浅夏有多美好,看完这些古诗词你就懂了

浅夏有多美好,看完这些古诗词你就懂了

原标题:古诗词里品浅夏

何夕

盈盈五月,春意渐藏,夏韵初长,婀娜的春光日渐长大,温婉的浅夏翩迁而来,那婉约的日光里满藏夏韵的娇俏,抬眼蹙眉间都是浅夏的优雅,风吹一吹她的娉婷,曼妙的夏便随诗人的词韵在心头荡漾。

“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诗人杨万里笔下,浅夏是轻柔而宁静的。那跳跃在初夏时节里的柔情与轻盈,随悄然流动的泉眼缓缓涌入恰好的时光,一缕轻柔的微风吹过,倒映在水面上的树荫绰绰而动,娇嫩的荷摇曳着水中微微探出的叶子,闻夏而来的蜻蜓已然俏皮地在它微探的角上打转,款款诗语,尽带柔情,我不禁也想做那只早夏的蜻蜓,在柔软而静谧的夏里,随清风拂动,和池中的莲共舞一曲浅夏的旖旎。

诗词里的浅夏又总是透着悦耳和清浅的韵律,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浅夏的歌是辛弃疾笔下的夏日序曲,听,皎皎明月升上山岗惊起了别枝的鹊儿,徐徐清风吹响了夜半的蝉声沉吟,风月相宜,鹊蝉相谐,那夏夜的歌煞是动听,连浅夏的夜梦都多了美妙的音韵。如若徜徉在江南烟雨的浅夏里,读一读赵师秀的《约客》,“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那又是另一番体悟,绵绵的细雨打落青瓦屋檐,雨雾里的青草池畔传来阵阵蛙鸣,万籁俱寂的夜里等待故友的人百无聊赖,倏尔落下棋子的清脆伴着燃尽的灯花徐徐坠落夏夜,浅夏的雨打落在江南的茫茫夜色,也打落在听夏人心底,这雨夜的韵曲里透着恬淡,在清浅的夏日里有着说不出的惬意与难以描摹的动听。

许是浅夏风光的诱人,许是心情愉悦的沉醉,词人李清照的笔下,浅夏则化作了一汪难得的悠然。“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日暮时分的美景,让人舍不得离去,一不小心误入了藕花,惊起了河滩里的鸥鹭,那是何等的快乐啊,我不禁回忆起儿时那些浅夏光阴,在乡间夕阳的余韵下,我和少年时的伙伴在村落里的巷道嬉戏,田野的尽头奔跑,那些日暮时分在清浅的夏意里沉醉雀跃,不和年少的诗人一样吗,悠然的快乐荡漾在夏日的余晖中,让人有着灼灼的醉意。

人间的四季,各有各的滋味,说起浅夏,又怎少得了她所独有的那份馥郁。于是诗人高骈写下“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的感慨,夏日醉人的美景,再添上一缕微风袭来的芳香,醉人的香便化作了满架的蔷薇,撩拨起一院的旖旎。落在苏轼笔下浅夏,那缕馥郁则成了“微雨过,小荷翻,榴花开欲燃”的清新,恍然间,夏日雨后的清甜夹杂着惹人怜爱的荷香四溢散去,盛放的榴花香气弥漫在浅夏的氤氲里,夏的滋味就成了一场宜人的盛宴。

浅夏,这不似春般斑斓的时节啊,有着独具一格的宁谧与优雅,在诗人的笔下,她是一汪清浅的幽梦,是一曲自然的歌谣,是酣畅醉意的乐上心头,是曼妙,也是一种沁透心脾的恣意。

(甘肃农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