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从榆林窟看《唐僧取经图》流变


来源:澎湃新闻网

敦煌地区是古代中国与西方文明的交汇处,也是古代通往西域的必经之路。今瓜州县隶属于甘肃酒泉市,汉武帝时为敦煌郡所辖,唐武德五年(622)称瓜州,清雍正年间设安西郡,民国二年(1913年)改为安西县,2006年更名为瓜州县。

原标题:由瓜州东千佛洞榆林窟看《唐僧取经图》的流变

近日,由归元玄奘文化促进会、中国玄奘研究中心、英属哥伦比亚大学佛学论坛共同主办,主题为“传承玄奘精神,弘扬丝路文化”的首届玄奘与丝路文化国际研讨会及高峰论坛在西安、商洛举行。

“澎湃新闻·古代艺术”经授权刊发由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于硕在此次论坛的文章《瓜州东千佛洞、榆林窟中的唐僧取经图》。瓜州东千佛洞和榆林窟中有五处唐僧取经图像,均出现在经变画的边角位置,这些壁画也是早期唐僧取经图像的代表。作者通过实地考察,对东千佛洞和榆林窟中唐僧取经图像的内容与样式特征进行分析,对早期取经故事做简要梳理并结合元代两例取经图像分析唐僧取经图在内容与形式方面的变化。

敦煌地区是古代中国与西方文明的交汇处,也是古代通往西域的必经之路。今瓜州县隶属于甘肃酒泉市,汉武帝时为敦煌郡所辖,唐武德五年(622)称瓜州,清雍正年间设安西郡,民国二年(1913年)改为安西县,2006年更名为瓜州县。瓜州东千佛洞、榆林窟的唐僧取经图绘于西夏,是我们所能见到的最早的取经壁画。1980年第9期《文物》刊载王静如先生文章《敦煌莫高窟和安西榆林窟中的西夏壁画》(作于1973年),介绍了榆林窟三处唐僧取经图。段文杰先生在《玄奘取经图研究》一文开篇提到1953年敦煌文物研究所考察榆林窟,在第2、3窟中发现了唐僧取经图,此后又陆续在榆林窟第3、29窟和东千佛洞第2窟中发现了4幅取经图。2009年刘玉权先生发文《榆林窟第29窟水月观音图部分内容新析》,依敦煌研究院复原该窟水月观音图稿及佛典,对这部分内容重新辨析后认为该窟《水月观音图》中并无玄奘取经图。故此瓜州洞窟中的唐僧取经图共有5处。

早期取经壁画有几处明显特征:其一,非独幅整铺壁画,而是存在于大型经变画中,且均出现在边角位置。其二,人物为唐僧、猴面行者(随从?)和一匹马。其三,各窟唐僧取经图人物形象不尽相同。本文尝试对几幅唐僧取经图内容进行阐述和比对,并就早期唐僧取经故事文本、两处元代唐僧取经图像特征进行比较和分析。

一、东千佛洞唐僧取经壁画内容

东千佛洞位于瓜州县境内,距县城约90公里。石窟开凿于干枯的河谷两岸,现存23个窟,其中东岸9个,西岸14个,有8个洞窟尚存有壁画和塑像,壁画总面积约486平方米,清塑46身。东千佛洞始建于西夏,内容以密教题材为主,兼有汉密、藏密成分。

东千佛洞第二窟有两幅唐僧取经图,分别位于北壁西侧和南壁西侧的《水月观音图》中。关于洞窟开凿年代,张宝玺先生认为:东千佛洞第二窟门侧西夏供养人服饰特征及西夏文题名,表明该窟是西夏社会地位较高的人建功德而造。门侧左右壁各画六身供养人,虽漫漶,但仍可看出他们与建于西夏乾佑二十四年(1193)的榆林窟第29窟供养人的服饰是一致的,是典型的党项人衣冠打扮。

东千佛洞第二窟南壁西侧唐僧取经图

东千佛洞第二窟南壁西侧唐僧取经图线图

东千佛洞第二窟北壁西侧唐僧取经图

东千佛洞第二窟北壁西侧唐僧取经图线图

东千佛洞第二窟坐西向东,窟内呈龟兹式,覆斗形顶,西壁前设佛坛,两侧及后方有甬道,南、北各设一像台。南壁西侧唐僧取经图内容如下:玄奘法师面容平和,鹅蛋脸,有头光,双手合十,穿褐色交领僧衣,左肩披红色袈裟垂至脚踝,露朱红云头履。法师身后行者头戴发箍,长发、圆眼宽鼻下颚浅,闭口但三颗牙齿外露,相貌奇特似猴,身着青绿色圆领长衫,右侧开褉,腰束带,有芾垂下至大腿处,下穿褐色小口裤和麻鞋。他左手抬起,四指攥拳拇指伸出指向后方,身后有一匹褐色马,背对观者,头扭向唐僧一侧,马鬃厚密略卷,马鞍上空无一物,马尾长垂至地,中间打结。

东千佛洞第二窟北壁西侧水月观音

东千佛洞第二窟北壁西侧唐僧取经图中剥落部分露出下层壁画

东千佛洞第二窟北壁西侧的唐僧取经图同样是绘在《水月观音图》中,但内容不同于南壁且壁画甚是斑驳难辨。画中玄奘法师侧身站立,长眉、双目微闭,神情庄重,双手合十,身着长袍僧衣,外披袈裟,有头光。身后一人似着淡青色短衫,褐色缚裤,小腿上缠有青蓝色绑腿,平底薄鞋,披风缠于颈部,左肩扛一长棍,头扭向一侧。在他身后有一匹棕褐色马,壁画斑驳不清,但马背上应是空无一物。东千佛洞第二窟中出现两幅唐僧取经图已是少见,二者均绘在《水月观音图》中则更为鲜有。不过,两幅取经壁画虽在内容上一致,但人物形象相去较远。

关于这幅唐僧取经图还有两处疑点。其一是该壁画有洗刷痕迹。取经图人物所在区域颜色浅淡,四周却似烟熏般呈深褐色,二者对比强烈。实地查看可发现取经图部分墙面斑驳,壁画浅淡应是褪色所致,且壁画尚存有几道水流痕迹,造成今天面貌的原因无非两种:洞窟漏水或人为洗刷(擦洗?),在该幅水月观音像上也可以看到“擦拭”痕迹,原因尚不知。另一处疑点是该壁取经图剥落部分显出下层壁画。按常理,上层剥落应现下层壁画或墙体本身。此处属于前者,残缺处可见石绿色上绘墨线波纹,同壁画中所绘水波的颜色、画法相似。据此笔者有两点推测:第一,壁画右上方可能原本绘有水面、波纹等,后被唐僧取经图覆盖,替代了原本内容。第二,在唐僧取经图下方可能绘有另一幅图像,换言之,北壁西侧这幅唐僧取经图也有可能是后人在原图上方补绘的。但被覆盖的图像究竟是唐僧取经图还是其它,尚还无法知晓。

[责任编辑:张惠]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凤凰中韩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