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我的金昌情结


来源:凤凰网甘肃综合

居住在十一栋的日子最为长久,对我而言也最为重要。在这栋陈旧低矮的楼房里,我参加了工作,恋爱结婚生女。最为神奇的是,不久前生活在厦门的朋友宴请来自金川的几个老朋友,聊起来才发觉,居然有一大半是金川二号区老十一栋的邻居。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地域情结,有的是一座城市、一条街道、一个村庄,有的是一座山峰、一条河流……地域情结中寄托着人生中最重要的某些片段。

童年、青春、爱情,大起大落的际遇、悲欢离合的人生……都可以成为地域情节的根基。

我的地域情结是金川——一个小镇。

金川现如今叫金昌,一座位于河西走廊戈壁滩上的工业城市。这座城市很年轻,四十年前,在中国的版图上还没有这座城市。

如今,金昌市拥有了繁华的街道、烟波浩渺的人工湖、成片的花海、现代化的高楼……但是,用地域情结的标准考量,它却不属于我,属于我的仍然是曾经那个叫做金川的小镇。

曾经镇上所有人共用一个大时钟,每天早中晚一天三次,大时钟按照北京时间提醒人们上班、午休、下班。

一天的开始,从当时最宽阔笔直的北京路开始。上班的人们骑着自行车犹如浩浩荡荡的洪水,铺满整条道路,喇叭里播放着歌曲《大海航行靠舵手》。

我的父辈们可能缺乏浪漫基因,在老住宅划分区域时,全都没有名称,就是一号区、二号区、三号区……这样简单化编号式地划分了各个小区。

凌乱的工业厂区,街上踢踏漫步的拉车骆驼,厂内穿黄马褂的职工,小镇周边的白杨树防风林,百货商店后面那片叫西坡的地方……

这就是属于我的金川,但,这绝不是最珍贵的部分,最珍贵的部分是人,是一个个在记忆中伴随我终生的人。他们才是我地域情结的灵魂。

感觉中,我的金川是从二号区那一栋栋低矮的楼房开始的。最早的四栋,那是金川迄今为止最有特色的建筑之一。它的过道就是阳台,沿着阳台走一趟,就像是到每家每户逛了一圈。四栋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建国家养的一口猪,在楼梯口拐角处圈养的一口大肥猪,我二哥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给建国家的猪挠痒痒。

四栋留下的记忆事比人多,原因大概是在四栋居住的时间过短,仅仅是放暑假的一个多月,那会儿我们真正的长居地在兰州。

接下来,便是十一栋,这也是我的记忆中开始有了金川朋友的概念之始。因为,我们从省城彻底迁到了金川,成了名副其实的金川人。在十一栋我交了在金川的第一个好朋友,一个跟我年龄相仿绝顶聪明的男孩。说他绝顶聪明是有事实依据的,当年我们还是青葱少年的时候,他头顶上的毛发已经稀稀落落,就像戈壁滩上的芨芨草。

再后来,我有了更多的金川朋友,结识了更多有趣且极好的人,冶金二室的师徒,动力厂仪表车间的同事,动力厂机关的领导。

居住在十一栋的日子最为长久,对我而言也最为重要。在这栋陈旧低矮的楼房里,我参加了工作,恋爱结婚生女。最为神奇的是,不久前生活在厦门的朋友宴请来自金川的几个老朋友,聊起来才发觉,居然有一大半是金川二号区老十一栋的邻居。

没有金川人,金川也不过就是一片戈壁滩而已,当然也就不可能成为我心中的情结。

想通了这一点,存于我心中的金川人尤显珍贵,对他们我是心存感激的。无论是对我友好的同事师傅,亦或是对我心存芥蒂甚至发生过冲突的人,无论是如今仍然穿行于市井的人们,还是已经长眠于斯的逝者,我都对他们心存谢意,因为他们构成了我对金川最为生动鲜活的记忆,他们都曾陪伴我演奏过生命中最为华彩的青春乐章。

正是有了金川人,金川这座游离于记忆和现实中的遥远小镇,才能够在我心中凝结成生命中一个历久弥新的情结……金川人,你们还好吗?祝你们越来越好。(金昌日报)

[责任编辑:杨文远]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陇原视界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