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萌有故事……文物里的兔纸“气质”这块拿捏稳了

自然萌有故事……文物里的兔纸“气质”这块拿捏稳了

原标题:迎新春——细数兔文物的“独特气质”

北齐 高洋墓门墙壁画(摹本)

北齐 高洋墓门墙壁画(摹本)

武威天祝吐谷浑喜王慕容智墓中出土的壁画

武威天祝吐谷浑喜王慕容智墓中出土的壁画

清 冷枚梧桐双兔图轴

清 冷枚梧桐双兔图轴

刘继卣 画兔轴

刘继卣 画兔轴

青花褐彩瓷兔

青花褐彩瓷兔

明 青花“蟾宫折桂”山形笔架

明 青花“蟾宫折桂”山形笔架

清 青玉嵌宝石卧兔

清 青玉嵌宝石卧兔

魏晋 奔兔画像砖

魏晋 奔兔画像砖

西周 兔尊(本文图片均为甘肃省博物馆提供)

西周 兔尊(本文图片均为甘肃省博物馆提供)

辛欣 茹实

2023年,中华传统生肖纪年中的癸卯兔年如约而至,甘肃省博物馆推出的“兔年生肖主题展”即将开展。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兔”是一个美誉度超高的字眼,它荣膺十二生肖之列,不仅与人类的现实生命、未来愿景紧密关联,还被传说为月神之属,且兼具吐春开物、丰衣足食等吉祥意蕴。唐代诗人蒋防《白兔赋》赞其“皎如霜辉,温如玉粹。其容炳真,其性怀仁”,诸般美德与智慧,神奇、超凡的精灵化身,已源源融入了中华民族的文化体系之中。

有“寓意”的十二生肖

十二生肖自其缘起之时,就被视为是人们祈求平安、长久的象征。每一种生肖都有丰富的寓意和传说,比如:鼠代表智慧,牛代表勤奋,虎代表勇猛,兔代表谨慎,龙代表刚毅,蛇代表柔韧,马代表一往无前,羊代表和顺,猴代表灵活,鸡代表稳定,狗代表忠诚,猪代表随和等。出于对兔的喜爱和崇拜,人们还将它列入了十二生肖之中,生肖兔也由此成为维系中华民族情感和文化的纽带。

有“自然萌”的兔子

人们常说的兔子,在动物分类学上,属于哺乳纲,兔形目,兔科,共有11属61种,其中又包括野兔属、穴兔属和棉尾兔属等。我国是世界上最早驯养兔的国家之一,古代先民爱兔、养兔、猎兔,同时使用兔皮毛制品,将兔的形象描绘在生活器物之上,使之成为中国人多彩生活中的重要元素。

目前学界主流观点认为,已知最早的兔类动物化石,是在蒙古国发现的距今约5500万年前的钉齿兽。大约3700万年前,一类名叫“古兔”的古代兔类动物分化为兔属和穴兔属等。中国原生10种兔科动物全部属于兔属,分别为东北兔、高丽兔、华南兔、蒙古兔、高原兔、塔里木兔、云南兔、海南兔、雪兔、中亚兔。而人们常见的家兔,则是由穴兔属驯化而来,也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种被驯化的兔子。

中国人与兔的关系由来已久,可以追溯到远古。殷墟出土了商代野兔的头骨上下颚和肢骨,实证当时野兔已经进入了中国人的生活之中,甲骨卜辞上也记载了诸多有关时人猎兔的文字。千百年来,中国人与兔相伴而行,共生共存,兔子作为家畜、宠物、食物以及皮毛兽,与中国人生命财富的联系愈加密切,日益丰富着我们的生活。

有“历史感”的兔子

我国兔文化历史源远流长,最早可追溯到远古的新石器时代。兔子在中国人眼里是天降祥瑞的使者,形成此意的文化元素沉淀在历代典籍及诗词作品中,保留在各类与兔相关的文物遗存中,如玉器、瓷器、青铜器等。

玉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代表,兼有五德,深深地影响了每一个中国人的思想与审美观念,而兔也是中国玉器最为常见的题材之一。从新石器时代开始,古人就用兔形玉器表达对生殖力的崇拜,祈求多子多孙。一件藏于故宫博物院的玉兔,形态灵动,呈伏卧状,四足弯曲向前,背部、双耳处有数道阴刻线刻画出毛绒质感,口衔灵芝,更显玉兔之温顺可爱。玉兔嵌有红宝、碧玺等彩色宝石八颗,颜色明艳洁净,从青玉的底色中透出闪闪的斑斓。

兔子在中国人眼里又是祥瑞生灵的使者,自古就荣列瑞兽榜单。古人将兔的形象融入生活器具之中,希望为自己带来福气。我国古代与兔相关的器物可分为实用性器物和观赏性器物,造型样式丰富多彩,虽少有龙虎器物的威猛,却独具一份精巧玲珑之美。无论是兔形圆雕,还是兔形纹饰,都直接或间接地反映了各个时代的社会生活和历史风貌,赋予人们历久弥坚的精神力量。

一件西周时期兔形尊是目前所知中国时代最早、也是唯一的立兔形尊,距今已有2900年的历史了。兔形尊的兔子三瓣豁嘴,四瓣爪,两只大耳上举,短尾下伏,形象十分写实。这件立兔形尊背上还有一只伏卧的小兔作为器盖的钮。虽然它的形体很小,但鼻眼清晰,相当传神。兔尊后脖颈处有2行13字铭文,标明当时一位名叫“典”的贵族,因为周王命令小臣“丰”赏赐给他一件校正弓的用具,他为了纪念这件事情而制作的。

还有一件长沙博物馆的青花褐彩瓷兔也是别具新意。文物中的兔子呈伏卧状,乖巧可爱,通体施白釉,兔身绘青花花瓣装饰,花心点饰红褐彩。兔子头顶、脚背绘青色,脖颈处一圈褐色,眼睛、鼻子、耳朵内侧点饰红褐彩,突出五官,更有立体感。

藏在文物里的“兔”还不止如此,故宫博物院藏的黄地桂兔纹妆花纱以黄色经、纬线织平纹纱地,以棕、墨绿、橘黄、黄、白、蓝、浅粉等色线及圆金、圆银线为纹纬与地经交织成平纹花。构图为3行小兔,间饰菊花和牡丹。小兔皆仰首,或口衔灵芝,或口衔桂花。

有故事的“仙兔”

在中国诸多的民间诗歌、神话传说中,兔常常以“仙兔”的形象陪侍在西王母旁,或生活在月宫之中,不停地捣制着“不死之药”,成为健康长寿的象征。在佛教故事中兔子还常常用来表现“佛本生”的故事。古人通过对兔子细致入微的观察,总结出机灵敏捷的特性,同时还根据其生活习惯,将兔与卯相配,与“酉鸡”一起在十二地支中形成了时空交错的空间方位意义,纳入了瑰丽的天体神话之中。此外“卯”像开门之形,因而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一直有着“卯开天门,兔迎万物” 的吉祥之意。

“开匣见明月,持照如嫦娥”。相传唐玄宗将自己的诞辰八月初五定为 “千秋节”,这一天,玄宗与群臣百官会互赠铜镜以示庆贺,名曰“千秋镜”。月宫镜属于千秋镜的一种,纹饰上或有明显的月轮图案,或刻画桂树、嫦娥、蟾蜍、玉兔等月宫神话元素,既蕴含了容颜常驻及爱情美好的吉祥寓意,同时体现着古人对浩瀚星空、无限宇宙的心驰神往。

还有一面葵花形嫦娥奔月纹铜镜,铜镜通身光亮,呈黑漆古色,树洞钮。右侧飞天嫦娥手持仙果,中间一株桂树,桂树枝干挺拔粗壮,镜钮巧妙地藏于树干之中;左侧为玉兔捣药,其下蟾蜍跳跃,纹饰精美,人物精细生动,将嫦娥徐徐飞天、衣袂随风而飘的姿态刻画得恰到好处,玉兔造型惟妙惟肖,活灵活现,外沿为八出葵瓣,上饰均有波云纹,此镜为大唐盛世时期的精湛工艺制品,品相极佳。

文物里的“仙兔”还有很多,其中一幅北齐高洋墓门壁画就生动地展示了羽兔的形象。壁画描述的是北齐初代皇帝高洋陵墓甬道券门上方,中心绘一朱雀,两侧分绘兽首人身像与羽兔。羽兔背生双羽,口衔粉色卷叶忍冬,呈自上而下俯冲之状,形象别具特色。

甘肃省也出土了一些有故事的“仙兔”。如武威天祝吐谷浑喜王慕容智墓中出土的壁画中,有关于玉兔的画像。壁画白灰为底,上涂一层青灰色颜料。内墨绘一桂树,树下墨绘一正在捣药的玉兔,从壁画出现的位置及形象判断,其应代表月亮。

除此之外,甘肃出土的一些魏晋画像砖中也有兔的形象。如敦煌市博物馆藏四耳兔画像砖,砖面勾绘红色边框,白色涂底,墨线勾勒,腿部彩色装点。兔昂首,四耳后倾,尾上扬,身体布毛状饰纹,作奔跑状。四耳兔是与传说相联系的神兽,充满着浓郁的仙幻色彩。

除了铜镜、玉器、青铜器以外,文人墨客也喜欢兔的形象。一件青花“蟾宫折桂”山形笔架也颇具雅致。此件笔架为山形与仿生形结合,中间为兔形,兔呈伏卧状,昂首向前方,耳朵向后伸,背部呈自然弧形,体态灵动可爱。兔是“蟾宫折桂”寓意的象征物,因此,此笔架既带有科举高中的美好祝愿,生动的兔造型也可以当做文人闲暇时的把玩之物。

有“艺术气息”的兔子

兔子性温和、善良,而且外形柔弱、优美,又在传统文化中被赋予各种吉祥的寓意和内涵,遂成中国历代绘画中的常客。古代兔画生动地展现了丰富多彩的兔形象,既有在野外为生存奔跑的样态,也有园中的悠闲自在,更有憨态可掬的形貌,形形色色、多彩多姿的画中兔,丰富了中国传统艺术的题材,也生动显现了中国艺术中的闲情逸趣。

故宫博物院藏有一幅清代的冷枚梧桐双兔图轴,此图似为中秋佳节而作。图中野菊满地,桂花飘香,高大的梧桐树下,两只肥硕的白兔惬意地在草地上嬉戏。双兔写实,造型准确生动,皮毛以细笔一一画出,具有柔软的质感。兔目用白色点出高光,令眼神活灵活现,顿生神采。甘肃省博物馆馆藏也有一幅绘画题材,画面两只兔子静静地俯卧在草地上,兔子惟妙惟肖,灵动可爱。这幅作品是刘继卣所作,他被誉为“中国连环画艺术大师”。

有“向往美好”的兔子

基于人们对兔子的喜爱、崇拜及吉祥长寿的美好寓意,兔子的形象备受世人青睐,成为民间艺术创作的重要题材,最常见的有剪纸、刺绣、年画。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在把握传统民间形象内在精神特质的同时,通过对民间审美的再创造,将各式各样的流行元素与兔的形象融会在一起,不断赋予兔子新的艺术造型及文化内涵,与当代审美形成意趣共鸣,使兔文化生生不息、恒久流传。

从自然到文化,从天上到人间,中国人围绕着“兔”的世代创造、日积月累,形成了绚烂多姿的文化寓意,并深深铭刻在中华民族的历史进程和文化血脉里。值此兔年来临之际,期盼大家和着暖暖春意,平安喜乐、吉祥美好!(作者单位:甘肃省博物馆)

(甘肃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