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诞生的那一刻,敦煌就注定不凡……

自诞生的那一刻,敦煌就注定不凡……

2021年09月22日 16:06:13
来源:凤凰网甘肃

要说大西北,唯一不能错过的地区,就是敦煌了。从春风不度的“玉门关”到西出无故人的“阳关”,再从月牙泉到千佛洞莫高窟,每一个名词,都是浸满历史,为众人所知。

敦者,大也,煌者,盛也。因其广开西域,故以盛名敦煌。这个城市自诞生的那一刻,就注定着不平凡。

▲敦煌古城 摄影/胡文凯

▲敦煌古城 摄影/胡文凯

汉朝时,敦煌就是丝绸之路的咽喉之地。张骞出使西域、霍去病抗击匈奴都和敦煌有关。

唐代,玄奘从京都长安出发,经过凉州,自瓜州、敦煌间出玉门关西行,历经艰难抵达天竺。

敦煌是“景区”,是“博物馆”,甚至可以毫不掩饰的说,就是大西北的文化名片。

莫高千窟列鸣沙,崖壁纷披五色霞。

胡杨翠荫阁道外,九层楼接日光华。

——邱登成

莫高窟,这座中华历史文明的宝库,距今已有1600年的历史,承载着四世纪以来中国的宗教、政治、经济、军事、科技等等数不清的灿烂文化。

直到121年前,道士王圆箓无意中发现“藏经洞”,原本已经被人遗忘的莫高窟,才真正进入了人们的视野。

▲ 敦煌莫高窟 摄影/徐海洋

▲ 敦煌莫高窟 摄影/徐海洋

人们总是带着无限向往与惋惜,试图去探寻关于它的更多故事。一千多年的时光,让莫高窟在西北大地上,从无到有、从无人知晓到举世瞩目。

专家预估:未来50-100年内,莫高窟或将湮没黄沙中。或许终有一天,它会走向消亡。有空一定要去看看它,好好感受它的魅力。

大漠茫茫升紫烟,仙池有水月牙泉。

长亭小榭山边寺,恰似桃园境外天。

——路曼曼

鸣沙山月牙泉风景名胜区,被誉为'塞外风光之一绝',鸣沙山、月牙泉与莫高窟艺术景观融为一体,是敦煌城南一脉相连的'二绝',成为中国乃至世界人民向往的旅游胜地。

▲摄影/自贡的黄师傅

▲摄影/自贡的黄师傅

鸣沙山位于甘肃敦煌市南郊七公里的鸣沙山北麓,面积约200平方公里。东起莫高窟崖顶,西接党河水库,整个山体由细米粒状黄沙积聚而成,起狂风时,沙山会发出巨大的声响,轻风吹拂时,又似管弦丝竹,因而得名为鸣沙山。

月牙泉,古称沙井,俗名药泉,南北长近100米,东西宽约25米,泉水东深西浅,最深处约5米,弯曲如新月,有“沙漠第一泉”之称。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王维

阳关位于敦煌市区西南70公里的位置,从大柴旦驱车翻越过当金山 ,经过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不久便可抵达。这里曾是古代交通咽喉之地,也是丝绸之路的重要关隘。文人墨客似乎格外钟情这里,“阳关万里道,不见一人归”“春云不变阳关雪,桑叶先知胡地秋”,无不流露着慷慨悲歌的苍凉之感。

▲阳关 摄影/徐海洋

▲阳关 摄影/徐海洋

昔日的阳关城如今早已荡然无存,仅存一座汉代烽燧遗址,耸立在墩墩山上,依靠这座墩墩山,远近百里尽收眼底。它是阳关历史唯一的实物见证。在山南面,有一片望不到头的沙红色大沙滩,被当地人称为“古董滩”。举目四望,这里流沙茫茫,一道道错落起伏的沙丘从东到西自然排列成二十余座大沙梁。沙梁之间,为砾石平地。汉唐陶片、铁砖、瓦块、兵器、装饰品、陶片等古遗物,俯拾皆是。也只有这些碎片,能够帮我们回忆起这片自古兵家必争地之上,曾经经历过怎样的战斗与厮杀。

伫立在这里,很容易想象到“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黄河远上白云间, 一片孤城万仞山。

羌笛何须怨杨柳, 春风不度玉门关。

——王之涣

玉门关是目前敦煌地区最古老的一座城池。它是开拓西域的前沿堡垒,又是丝绸之路通商口岸,负责征税、缉私、保护商旅的安全。相传,西汉时西域和田的美玉,经此进入中原,玉门关也因此而得名。可见玉门关也是丝绸之路的一个重要驿站。一匹又一匹的骆驼从玉门出发,又向玉门归来。

▲玉门关遗址

▲玉门关遗址

玉门关活在了唐人的诗歌里。“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李白);“玉门关城迥且孤,黄沙万里白草枯”(岑参);“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王昌龄);“借问梅落凡几曲,从风一夜满玉关”(高适)。但,王之涣吟诵下的《凉州词》,那悲壮苍凉的情绪,让人难以拒绝对这座古老关塞的向往。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玉门关前,春风难度。王之涣写下这首《凉州词》时,唐玉门关在何方?如今已经找不到确切的所在。但它无论在哪里,一定都是西风烈烈严冷刁寒,一定都有将军百战折戟沉沙的肃穆。

有生之年,有幸遇见。

你的旅行清单上,有敦煌一席之地么?

(微游甘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