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城烟沙半城画 来吧,张掖在风中等你!

半城烟沙半城画 来吧,张掖在风中等你!

2020年09月15日 16:06:35
来源:凤凰网甘肃综合

张掖丹霞地貌

张掖丹霞地貌

在大西北,有这样一片土地,她记载着千年的灿烂,书写着历史的传奇。

古代文人将士、道士僧人,都曾行走在这片土地上。他们把文明和信仰带到这个地方,把传奇和故事写进千年风沙。

半城烟沙半城画,这就是张掖。

“张国臂掖,以通西域”,张掖因此而得名。与许多城市一样,张掖也有一个别称——甘州,这是甘肃省名的来源。

2020年7月7日,在法国巴黎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会议上,张掖地质公园获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地质公园称号。至此,我国世界地质公园数量升至41处,占据全球161处的四分之一,居世界首位。

每一块土壤都写满了先人的“中国梦”

张掖的历史,与三个男人紧密相连;张掖的辉煌,与一条“路”彼此成就。

九州时期,张掖属雍州。

西周时期,戎、狄两族在这里居住。

春秋战国时,乌孙与月氏共居河西。其后,月氏逐乌孙而独居。

汉代以前,月氏国称雄于敦煌、祁连,张掖为其属地。

到了西汉,改变张掖历史、同时也改变中国历史的三个男人出现了——汉武帝刘彻、骠骑将军霍去病、博望侯张骞。

西汉武帝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弱冠之年的霍去病奉命提兵塞上,大败匈奴,浑邪、休屠二王率众投降,自此张掖归汉。

“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祁连山和焉支山如今都各有一段在张掖境内。这首流传的匈奴民歌,用粗线条勾勒出当时的战争情景。透过匈奴妇人失色的容颜,仿佛有刀戈相交、战马嘶鸣。

张掖东部的山丹县,有一处偌大的草原,跨甘青两省。在这片草原上有一个军马场叫山丹军马场,曾是亚洲最大、世界第二大军马场,现在占据了世界第一的位置。山丹军马场地势平坦,水草丰茂,是马匹繁衍、生长的理想场所。第一任“场长”,就是霍去病。

如今,霍去病已离开千年。夕阳西下、牧歌四起的草原上,他的战马仍在等候。

霍去病立马河西17年后,刚过20岁的张骞持节率兵,由大汉帝都长安出发,途经张掖出使西域,打通了汉朝通往西域的南北道路,即“丝绸之路”,汉武帝以军功封其为博望侯。

“去时舍生忘死,归来仍是少年。”张骞两次经张掖出使西域,“丝绸之路”开通。

汉元鼎六年,也是这个国号的最后一年,汉武帝取“张国臂掖,以通西域”之意,置张掖郡。“立屯田于膏腴之野,列邮置于要害之路,驰命走驿,不绝于时月,商胡贩客,日款于塞下。”此后,历代大规模徙民垦殖,戍兵屯田,发展农业生产,促进了中原与西域的经济、文化、交通和繁荣。

自此,“丝绸之路”这条中华民族的融合之路、发展之路、精神之路,绵延万里、闪亮千年,绕日熠熠。

后来的张掖,儒家文化、佛教、音乐歌舞等在此开花遍地。那时张掖经济繁荣,曾一度成为我国北方的文化中心和中华民族与西域通使的商贸驿站。在整个中国的历史进程中,她一直肩负着自己的初心——经略西域、共通共荣。

历史联系着张掖,历史描摹着张掖,张掖的每一块土壤都写满了先人的“中国梦”。

张掖的每一片土地都诉说着自然风情

张掖不仅是是古丝绸之路重镇,是新亚欧大陆桥的要道,更是美景和自然地质奇观的大观园。她是第二批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是国家1986年颁布的第二批全国历史文化名城之一,境内的丹霞地貌更被美国《国家地理》杂志评为世界十大神奇地理奇观。

如今,张掖又多了一个“头衔”——世界地质公园。

在张掖的南边,有一座连绵起伏的山脉,高耸挺拔,终年积雪,仿佛从历史中横亘而出,它就是祁连山。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从生态文明建设的宏观视野提出“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理念,祁连山就是山的代表。

在高大的祁连山之中,黑河蓬勃而出,流戈壁、过盐泽、穿凹地,踏遍千山万水,孕育了河西走廊的中部地区,使其流域形成了一个200多公里的天然屏障,也使得张掖成为西北茫茫戈壁之中的一块绿色“飞地”。

祁连山山清水秀,有奇峰,有云雾,四季不甚分明,却都美如画。油菜花开时,雪山脚下瞬间明亮了起来,祁连山谷地被装点得葱葱郁郁,色彩斑斓。

令人惊叹的是,巍巍祁连山孕育出的数以千计的悬崖山峦,在此全部呈现出鲜艳的丹红色和红褐色,相互映衬各显其神,展示出“色如渥丹,灿若明霞”的奇妙风采,把祁连山雕琢得五彩斑斓。

当地少数民族把这种奇特的山景称为“阿兰拉格达”(丹霞)。

不光有丹霞。在张掖,雪景、冰山、林海、草地、湖泊、碧水、沙砾相映成趣,既具南国风韵,又有塞上风情。古代诗人流连其中,于是有了“不望祁连山顶雪,错将张掖当江南”这样的佳句。

据说,西方旅行家马可·波罗曾在此痴痴住了一年。

来到张掖,就像遇到了一位历经风霜却眸清依旧的女人。她站在你面前,不言不语,只是静静地站着,但天上的白云、地上的湖水、远处的山峦都在争着诉说她的美好。

每一丝风都吹动了文化的脉搏

有人说,夏天是去张掖的最好季节。这里天地广袤、长河落日,大好河山铺陈眼前。

有人说,秋天是去张掖的最好季节。这里三千年不朽的胡杨林摇曳生姿,无数将士勒石记功的边塞长城外,羌管悠悠霜满地。

想来就来吧。这里众多历史古迹的景致随着季节更替而变换姿态,被岁月浸染过的历史其中包裹着的,是无穷无尽的灿烂人文。

丝路文明,在张掖俯拾皆是。

张掖市有一座寺庙,叫大佛寺,是历代皇室敕建的寺院,始建于西夏时期,是集建筑、雕塑、壁画、雕刻、经籍和文物为一体的佛教艺术博物馆。其中保存有全国最大的西夏佛教殿堂大佛殿、最大的室内木胎泥塑卧佛和最完整的官赐藏经《永乐北藏》的初刻初印本。

在这里,你会看到一整套《西游记》故事壁画,反映的是“大圣闹天宫”、“观音收怪犼”、“大闹金兜洞”、“取水子母河”、“道昧放心猿”、“婴儿戏禅心”、“大战红孩儿”、“活人参果树”、“路阻火焰山”等故事情节,形成时间比吴承恩的《西游记》早两三百年。

整幅壁画中,猪八戒不仅要挑着沉甸甸的行李担子,还要于深涧取水,与妖魔奋战,一副勤劳、拙朴的形象;而那位“特别能战斗”的猴哥倒是偷懒耍滑,心猿意马。

大佛寺往南65公里,沿着祁连山北麓,就到了肃南裕固族自治县。裕固族,是全国唯一集中居住在张掖的少数民族,古老而又年轻,现存约1.5万人。他们在祁连山脚下射箭骑马,喝白酒,吃羊肉,饮黑茶,生活传统而又现代,欣然自得。

东晋时有个叫郭瑀的文人来到这里,凿下一处石窟,名叫马蹄寺,因传说中有天马在此饮水踏有马蹄印而得名。马蹄寺并非寺庙,而是一处凿满洞穴的石窟群。郭瑀在此地隐居避世,修道讲学。他带领着三百书生,不论严寒酷暑,安然坐于洞内,一心学道。

石窟始建于北凉,由胜果寺、普光寺、千佛洞、金塔寺、上中下观音洞七处组成,共有70余处窟龛,将石窟艺术、祁连山风光和裕固风情完美结合。

寺内一个个石窟佛像雕刻着信仰,穿越在狭小的回廊之中,耳畔仿佛传来千年前的朗朗诵经声。

人们说,你会把最虔诚信仰刻进诸佛慈悲的眉目里。

黑水国、镇远楼;匈奴剑逼大月氏,吐蕃兵陷唐王刀……

来吧,张掖在风中等你!

(张掖市委网信办官方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