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再曝运营漏洞 水滴筹的流量变现之路能否成行?


来源:北京商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继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引发广泛讨论和质疑后,近日,一则员工“扫楼式”筹款的视频让水滴筹再次登上微博热搜。接连被曝的运营漏洞,令不少网友感叹透支了自己的爱心。市场人士不禁疑问,不符合募捐标准的求助人缘何频频筹款成功?不以盈利为目的的水滴筹业务如何能支撑这家商业公司运转?众筹、互助嫁接保险业务又能否成为水滴公司破局的“稻草”?,,

原标题:再曝运营漏洞 水滴筹的流量变现之路能否成行?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继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引发广泛讨论和质疑后,近日,一则员工“扫楼式”筹款的视频让水滴筹再次登上微博热搜。接连被曝的运营漏洞,令不少网友感叹透支了自己的爱心。市场人士不禁疑问,不符合募捐标准的求助人缘何频频筹款成功?不以盈利为目的的水滴筹业务如何能支撑这家商业公司运转?众筹、互助嫁接保险业务又能否成为水滴公司破局的“稻草”?

微信图片_20191201223137

“扫楼式”筹款再引争议 公司回应:缺乏权威核实途径

前有“放水式”审核,后有“扫楼式”筹款。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一段流传在网络上的视频显示,水滴筹为抢占市场,在超过40个城市的医院派驻地推人员,在各个医院病房进行“扫楼”,引导患者发起筹款。而在发起筹款的过程中,顾问们只是口头询问,没有核实患者病情、经济情况等信息,例如对求助者财产状况也没有加强审核甚至有所隐瞒。此外,还存在随意填写筹款金额,以及对后续捐款用途缺乏有效监督的情况。

对此,水滴筹于11月30日发文回应,称将对部分地区个别线下人员的违规现象,在调查清楚后给以严惩,同时自即刻起,线下服务团队全面暂停服务,整顿彻查类似违规行为,组织重新回炉学习,再次加强平台纪律培训和提升服务规范,培训通过后方可重新提供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前水滴筹也曾出现过多次关于平台信息审核不严导致的诈捐等违规现象。如今年5月,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众筹,最高金额100万元。因吴某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也有医保,由此遭到网友质疑。最终,该发起人停止筹款。

今年11月,全国首例因网络个人大病求助引发的纠纷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法院认定筹款发起人莫先生隐瞒名下财产和其他社会救助,违反约定用途将在“水滴筹”筹集款项挪作他用构成违约,判令莫先生全额返还筹款15.3136万元并支付相应利息。

为何不符合募捐标准的求助人可以在该平台筹款成功?对于此类现象,水滴筹母公司水滴公司表示,目前个人家庭资产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权威核实途径,当前平台采取覆盖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环节的全流程动态审核,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舆情监控等技术和手段对筹款项目进行层层验证。

资料显示,水滴筹隶属于水滴公司,除了筹款业务外,水滴公司旗下还拥有网络互助平台水滴互助以及保险业务水滴保险商城。

众筹监管缺位 盈利模式难觅

“放水式”审批备受诟病的背后是该类平台尚未建立资金需求情况的评价标准和监督机制。那么,类似水滴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在运行过程中,由谁来监管?

早在2016年8月,民政部等四部委联合印发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第十条规定:个人为解决自己或家庭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著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

北京格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郭玉涛表示,针对这类网络平台,没有相关法律法规进行专门的管控,对相关人员的权利也没有明确规定,也没有专门的主管单位进行监管,因此目前此类平台出现的欺诈现象较为多见。

据水滴公司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底,水滴筹已成功为大病患者筹得235亿元的医疗救助款,不过,该平台并未盈利。有业内专家认为,目前商业平台单纯运营网络众筹应该盈利困难,从长期来看恐很难坚持下去。另外,从盈利风险方面看,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陈嘉宁表示,网络众筹以及网络互助平台存在盈利的机会,不过也面临较大盈利风险。这类平台不像保险公司有稳定的资金流和精算基础,在运营方面不稳定性很大,况且保险公司都有可能运营失败,众筹平台的相关风险就更大了。

此外,陈嘉宁还表示,由于目前网络互助业务缺少明确的监管,此类平台也面临着很大的道德风险,例如可能面临一些平台运营者“卷款潜逃”风险,平台相关救助人信息泄露问题,以及救助人呈现逆选择的风险等等。

借众筹+互助+保险破局?导流仅是起点

水滴公司宣称,水滴筹大病筹款0服务费,对于一家商业公司而言,水滴公司只能依靠其他盈利途径才能保证公司整体健康持续的运营下去。为此,水滴公司在2017年上线保险业务“水滴保险商城”,其目标就是进行商业变现,保证整个平台的盈利及存续。

对此,水滴公司方面表示,水滴公司旗下水滴保险商城与水滴互助组成了水滴公司的商业板块,目前,水滴保险商城承担了公司主要的盈利任务。近期一项数据显示,自今年5月起,水滴保险商城开始试水长期险销售,当月长险规模保费600万元。此后,该公司也开始重点发力长期险业务,截至11月25日,水滴保险商城当月长期险新单年化保费突破1亿元,月度复合增长率超过60%。

北京商报记者在采访时,也就水滴公司是否实现盈利进行了提问,但水滴公司并未正面回复。

对此,一位保险经纪公司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道,相比普通保险经纪公司,水滴公司此前通过水滴筹以及水滴互助业务已营造出良好的互联网保险营销场景,同时该公司的客户也更加知晓风险保障的重要性,加之网络互助成员随着时间和年龄的增长缴费增加、保障相对降低,由此或会产生更多的潜在保险客户。

不过,多位受访人士均表示,看好众筹、互助平台联姻保险的发展模式,但如果合作模式仅仅是导流的话,并不能激起多大水花。在前期运营的过程当中会积累大量客户,可通过掌控的数据与用户需求,可以联合保险公司进行产品定制等。

此外,众筹或互助联姻保险的布局愿景虽被看好,但在行业前行的过程中,合规问题也成为隐忧。此前,原保监会于2015-2016年发布了《关于互助计划等类保险活动的风险提示》、《关于开展以网络互助性是非法从事保险业务专项整治工作的通知》,严格划清互助计划与保险产品的界限,防范消费误导;2019年,银保监会“净化”互联网保险市场,针对具体个案采取的监管动作,4月12日银保监会就相互保事件对信美人寿作出处罚决定。

“规避违规风险首先要做到明确众筹、互助与保险的区别,建立有效的风险隔离机制,从源头规避风险。”业内人士提醒道。

[责任编辑:陈沛辰]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陇原视界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