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圈”的平凉泾川,这里的文物会“说话”

“出圈”的平凉泾川,这里的文物会“说话”

原标题:“出圈”的平凉泾川,这里的文物会“说话”

有人说,因一个博物馆,爱上一座城。也有人说,读懂一座城,从博物馆开始。

近日,当所有国人的朋友圈被“泾川文汇”刷屏,各大网络平台上都在问“泾川”在哪里时,甘肃平凉市泾川县这个位于泾水河畔的小县城,迎来了属于它的“高光时刻”。

很多人不知道这个小县城曾经在历史的万古长河中,创造了多少辉煌,孕育了多少灿烂文化,在人类的繁衍生息、朝代更迭中曾经有过多少不为人知的动人故事……

△ 泾川博物馆

△ 泾川博物馆

走进位于泾川县城安定街5号的泾川博物馆,推开历史封尘的大门,目光掠过珍藏在玻璃展柜中的一件件文物,这一刻,仿佛每一件文物都变成了一个个鲜活的历史实证,诉说着文物背后的故事,讲述着泾川县,以及平凉这块大地的古老与苍茫。

△ 泾川博物馆展厅

△ 泾川博物馆展厅

1519件(套)文物,以“智人”头盖骨化石、新石器时代庙底沟类型的平折宽口沿彩陶罐、商代玉戈、西周铭文铜爵、铜觚、唐代金银棺、元代纪年瓦兽件、北宋龙兴寺窖藏佛像等为代表,让人们撷取历史的碎片,再现历史的风风雨雨。

据考证,60万年前的泾川地域,有丰富的古人类活动遗迹,发现了早期的旧石器遗存。

△ “泾川人”化石

△ “泾川人”化石

5万年前的“泾川人”头盖骨化石,证明了现代中国人起源于中国本土,而不是来源于非洲。

5000多年前的泾川,是西王母古国古戎族境域。4000年前的夏王朝建立前后,泾川已经有了建筑文明。

△ 龙提梁飞虎凤钮铜壶

△ 龙提梁飞虎凤钮铜壶

商王朝时期的阮国、共国曾在泾川这片大地上留下了灿烂的青铜文明。

到了秦汉时期,西汉武帝时在泾川所建的王母宫,成为国内最早修建的西王母祖祠,流传后世的西王母文化也因此而来。

到了魏晋时期,王母宫石窟、南石窟寺等石窟群在泾河流域大量开凿,成为蔚为壮观的“百里石窟长廊”,为后人留下了丝路佛教文化东进西渐的活地标。

△ 大云寺舍利五重套函

△ 大云寺舍利五重套函

隋唐大兴佛教,后世在泾川大云寺三次出土佛舍利,更是轰动海内外,其数量之多、规格之高,举世罕见。

到了元代,泾川遗留的“八思巴文”碑见证了元代泾州地区的民族及宗教融合,也是国内罕见的八思巴文相关文物。

明朝时期,泾川所建的城隍庙为甘肃省内唯一幸存的木质结构的明代建筑,泾川县博物馆就设在这座城隍庙院内。

到了清代,泾川由之前的所属陕西管辖改为甘肃管辖,为现今的行政区划分奠定了基础。大量精美瓷器的出土证实了平凉自古以来兴盛的陶瓷烧造业,造就了“安口窑”等享誉全国的美名。

△ 仰韶文化漩涡纹彩陶罐

△ 仰韶文化漩涡纹彩陶罐

沉睡千万年,一醒惊天下。这1519件(套)文物,按质地分为金、银、铜、铁、陶、瓷、玉、木、骨、石、丝、绵、字画14类。

透过这些精致的器物,我们仿佛身在商周,梦回汉唐,从这里瞥见历史的注脚,看见浩瀚的历史长河里,泾水河畔的这片土地在远古先民的刀耕火种中,在硝烟四起的金戈铁马中,在盛世太平的晨钟暮鼓中,充满智慧的祖先在这里孕育辉煌和繁盛,在后世人的敬仰中永远熠熠生辉……

(本网记者 张兰琴/泾川县博物馆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