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深山里的红色窑洞 书写平凉党组织传奇故事

藏在深山里的红色窑洞 书写平凉党组织传奇故事

原标题:平东工委旧址:藏在深山里的红色窑洞

说起平东工委这个名称,不了解平凉党史和革命史的人,也许并不清楚它所代表的涵义。如果你要问起平东工委旧址在哪里,知道的人更少了。

平东,是指平凉及陇东地区周边各县广大地域,按现在的行政区划来看,其范围包括陕、甘、宁三省(区)6市20余县。

位于平凉市崆峒区南部山区的大寨乡雨林村垭壑社,以前的名称叫武安山区关家垭壑。从1946年10月到1949年7月,这里作为中共平东工作委员会(简称“平东工委”)机关驻地,曾经书写了平凉党组织和地下党员隐蔽斗争的传奇故事,见证了一批批革命志士抛头颅、洒热血的英雄壮举。

平东工委旧址在雨林村

从大寨乡政府出发,沿着马(峪口)安(口)公路行驶约两三里,右转进入公路边一条乡村小道,盘山路虽蜿蜒崎岖,却是水泥硬化路面。下行约十几里,转过一个垭口,半山腰上一处“高大上”的窑洞庄院吸引了我们的视线。向导兼讲解员的乡干部马月霞告诉记者:到了,这里就是平东工委旧址。

说是旧址,其实面貌已经焕然一新。走进修缮一新的窑洞庄院,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黄土崖面上红色的党徽和“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八个大字。院子里树木苍翠,草坪泛绿,青石铺路,环境清雅而不失庄重。

记者去时正是晌午时分,除了正在隔壁院子施工的一些工人,平东工委旧址院子里没有游人和参观者,很是肃静。马月霞带着我们一孔孔窑洞参观。窑洞不是很大,里面悬挂有平凉早期党组织负责同志、革命斗争活动、相关旧址的照片和介绍文字等。当记者走进位于院落中心的张可夫旧居窑洞时,由于天阴光线较暗,隐约看到窑里有几个人,就随口问了一句“这个窑里还有人?”马月霞笑着说“这几个人是蜡像。”她告诉记者,那个身穿长衫站着讲话的人,就是时任平东工委书记张可夫,他1945年8月被党组织派来这里开展隐蔽斗争,直到1949年9月,一直住在这孔窑洞里。那几个坐着听张可夫书记讲话的人,都是当地的地下党员和交通员。五尊人物蜡像造型逼真,栩栩如生,四个地下党员蜡像之中,有一名留短发穿碎花衣服的女党员,还有一名戴白帽的回族党员。马月霞介绍说,大寨是个回族乡,雨林村回汉杂居,世代和睦团结,那时候的地下党员、交通员之中既有汉族也有回族。这些人物蜡像,是出自西安美院的师生之手。

张可夫旧居旁边的窑洞门口,悬挂着一块“三合成药铺”的牌子。走进窑洞,看到一位穿长衫的人正在给另一个人把脉问诊,身后还有一个长衫青年正在用戥子称中药。马月霞介绍说,这位把脉的大夫名叫李义祥,时任陇东工委副书记,他早在1940年就以工委特派员的身份来到了关家垭壑,负责以关山地区为中心的平凉、华亭、崇信等地党的地下工作。为掩护身份便于开展工作,经请示工委同意,他和党员邓吉成、张成甲搭伙,在这里开了一家“三合成药铺”,建立起秘密联络点。

垭壑,山区常用地名。垭,意思是具有自然闭锁性质的地形。壑,深谷或深沟。李义祥之所以把联络点选在关家垭壑,是因为这里地处平凉、华亭、崇信三县交界地带,距离宝平公路不远,属于三不管地带。公路沿山梁向东西延伸,公路两侧沟壑纵横,森林密布,窑洞稀少,村户分散,贫苦百姓敦厚善良。李义祥在中药铺以坐堂先生的身份,一面为当地老百姓治病,一面迎送来往于边区和国统区党的工作者,指导平、华、崇等地党的工作。他常以巡诊为名,走乡串户搜集情报,熟悉情况,发展党员。他设立的这个秘密联络点,为解放战争时期平东工委机关在此开展工作创造了有利条件。期间,他以此为根据地,先后在华亭、崇信、陇县交界地带开展革命活动。

祁家窑洞里的隐秘往事

据记者从平东工委纪念馆获悉,2018年,纪念馆工作人员在雨林村走访调查搜集平东工委相关历史资料时,从当地老党员及群众口中得知,已废弃的祁家窑洞庄院,就是原平东工委机关驻地旧址。

前年,市政协委员杨艳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叫《揭秘雨林祁家窑洞》,介绍了平东工委机关驻地和雨林村祁家窑洞的尘封往事。

她在文章中讲述了祁家神秘的高窑和地下窑:

想起来和这个地方还真是有缘。第一次来是2018年,当时应邀参加了平东工委纪念馆举办的红色征文活动,苦于闭门造不出车,便随该馆工作人员一起下乡,亲眼见证了他们对遗址的发掘勘察全过程,并走访了当地的知情人和机关驻地窑洞祁姓后人,听到了机关驻在他家窑里的很多往事。

1946年直至解放,平东工委机关秘密地设在关家垭壑这户祁姓人家的窑洞里,男主人祁连升1947年被发展为中共党员,工委书记张可夫就在他家的高窑里办公。高窑是一种特殊的窑洞,建在两窑中间高处,从外观看只是两孔窑洞中间的窑肩上多开了一个窗洞。人是怎么上到上面去的?主人演示给我们看,掀开窑门进到其中一孔窑里,被这扇门挡住的窑墙边儿上方有一个洞,搭梯架就可上去,从洞口钻进去是一小窑,与主窑形成类似今天的“复式二层”格局。高窑内地面平坦,放一小几,从窗口射进来的阳光铺洒其中,光线很好,又极其隐蔽,是地下机关办公的极佳地点。

关于地下窑洞,她写道:2019年8月,建筑工队开进遗址院内。破旧的窑面、坍塌的路面、高窑、土炕被翻修。工人们掀开了那个再平常不过的土炕上的破席子,一撅头挖开,“咣当”一下,显出一个大洞,工人们都好奇地围了过来,“快看里面是啥?”三两下清理了淤土,只见洞口向墙里延伸进去,竟然别有洞天。胆大的工人跳了下去,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看到里面是一个地下室,地面平整,有五六平方米大,能同时容纳20多个人。

“咱们这是在隔壁窑底下地下窑洞呢!”有人惊呼。大家这才发现,这孔地下窑其实是在隔壁院儿里的那孔窑下方。如此精巧的设计,保密工作又做的那么好,以至于天天生活在此地的祁家后人都一概不知,如果不是这次整修,这个秘密将永远沉寂于此,世人无法得知。访问中,祁家后人只知道当时有很多人来开会,他们装作喂鸡扫院实则放风……左思右想不得而知,地下党究竟是如何把这一地域的红村子、“两面政权”等革命活动搞得如火如荼,又不被别人发现?这下谜底终于揭开了:同志们竟是钻进炕里,在地下“负一层”召开会议。进来时有如走亲戚,三三两两迟迟早早的都有。人到全了开会,散会时也不必同时都走,亦可隔天,因为这里面吃住皆可,这样安全系数就高多了。

她描述:平东工委机关驻地之所以选择此处,从大的地理位置上看,这里是平凉、崇信、华亭等地的交通要塞。从窑洞周围环境看,关帝庙、机关驻地、三合成药铺这三层窑面由高到低排列,像三层楼房一样,层层之间可相互照应,曲径通幽,这样巧妙的安排隐蔽又安全,还便于信息传递和及时撤离。平东工委纪念馆工作人员爬进这个高窑,从厚厚的尘土中发掘出当时用过的玻璃灯、文件残片、书写字纸残片、学习资料、子弹壳等物件,经祁家后人证实,这的确是张可夫书记用过的东西。

修复旧址传承红色基因

采访中,杨艳告诉记者,正因为这次随访,她看到平东工委机关遗址与其他破烂不堪的废弃窑洞已无二致,院内杂草丛生,再过若干年,谁又能记得这里曾是平凉共产党机关诞生地?本着记住历史、传承红色基因的初心使命,她把抢救性保护红色遗存的提案提交给了市、区政协。2019年年初提案转办,由平东工委纪念馆和崆峒区大寨乡承办。在承办单位的高度重视下,一份详尽的保护工程方案很快出炉了。短短三个月后,当她再次来到旧址时,看到的是绿树掩映的白墙、红字、窑洞展现在世人面前。

记者从马月霞提供的相关资料上看到,1946年10月,中共甘肃工委决定将平东工委机关驻地由镇原马渠搬迁至平凉武安山区关家垭壑(今大寨乡关家垭壑),在此开展党的工作,直到1949年7月30日平凉解放。这一时期,平东工委积极发展党员,壮大党的组织力量,建立红村子和“两面政权”,开展袭击乡公所、打击敌特势力、镇压土匪恶霸等一系列革命斗争,完成了迎接人民解放军过境、选拔培养地方党政干部、维护社会治安稳定、支持配合建立人民民主政权、动员恢复工业、农业生产等任务,为当时平东地区的革命事业和解放事业立下了汗马功劳。

近年来,随着风雨侵蚀及雨林村整村易地搬迁,平东工委关家垭壑旧址因无专人维护,部分窑洞面临坍塌危险,急需修缮加固进行保护。2019年3月,大寨乡党委、政府根据市、区政协委员“关于抢救性保护崆峒区红色遗存,加快打造崆峒区红色教育基地”的提案,结合“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对平东工委旧址、遗迹、遗物实施了全方位的修缮保护。工程计划分三期进行建设,计划总投资941.9万元,其中一二期概算为387.95万元,目前已建设完成。一期工程主要维修加固原址窑洞8孔,新建宣誓广场一处,布设了张可夫、李义祥等人物蜡像8尊,布展图文宣传展牌37幅。

二期工程的规划实施中,大寨乡根据自身民族乡镇的特色,将统战民族工作纳入平东工委旧址修缮保护项目规划中,对关帝庙等3孔窑洞进行了恢复保护,用泥塑的方式还原重大历史事件5个、大寨乡统战民族工作典型事例3个、制作照片墙一面,精心打造了“民族团结进步”主题展馆,真正实现了统战民族工作和经济社会发展的有机结合。

2019年10月14日,一期修缮保护工程完成后,平东工委旧址对外实行免费开放。截至目前,已累计接待各级党组织和单位近200批次万余人前来参观学习,并先后被命名为崆峒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区委党校现场教学点、党史学习宣传教育基地、关心下一代教育基地和党员教育培训基地,也是大寨乡新时代文明实践教育培训基地。

根据规划,大寨乡计划投资554万元实施三期工程,修建停车场一处,设置红色课堂、影音室5间,修缮保护孙秉仓烈士墓及故居一处,加固维修海寨沟与平东工委旧址之间地下交通站三处,将红色资源与全域旅游结合起来,统筹开发,积极探索“红色+旅游”模式,打好“星火平东,魅力海寨”组合拳,争取创建AA级景区。

然而,巨额的投资,使得大寨乡党委、政府面临着沉重的经费压力。同样,作为主管部门的平东工委纪念馆,因场地、经费等问题,也无法实质性介入旧址的修复保护工作,处境尴尬……

(平凉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