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拉条子,“骗”来一个小伙子

一碗拉条子,“骗”来一个小伙子

原标题:【食说新语】一碗拉条子 “骗”来一个小伙子

都说西北人的胃是面做的,对面食有着固执的讲究。

对于一个不会做饭的姑娘来说,有的吃就好了,纵使心底默默抗议,面子上绝对是不挑,给啥吃啥!

但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兰州姑娘,拉条子在我心中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偶尔也会强烈要求来一碗解解馋。

拉条子筋道,普通面条容易绵软,但拉条子不会。它是牛肉面中不可或缺的主角,无论是细的还是宽的,夹一筷子咬断都是带着十足的韧劲,口感极佳。

拉条子入味,尤其是下入滚烫的火锅里,配上煮沸到翻滚的白萝卜、番瓜、肉,淋上蒜末和香醋——那滋味,嘶溜一口,吐着舌头散热散辣的同时,也还想再来上一口。

被拉条子吸引的,也不只有西北人。与我相恋的他,就是地地道道的山东人,喜欢烹饪,住在海边却不爱海鲜,只爱那一口扎实又筋道的拉条子。

初识他时,他兴奋地与我分享他最喜欢家旁边的那家牛肉面店,而我也一再保证,如果来到兰州再吃一碗地道的牛肉面,一定会是不同滋味。

自他来到兰州后,我便像个手忙脚乱又亢奋无比的东道主,带着他一通乱吃,牛肉面、炒面片、卤面、两和……只要是面食,都未能逃出我的计划清单。

在他一声声的饱腹赞叹中,满足了一个兰州人对面食的自豪感和自封美食家的虚荣心,虽然我不会做饭,但我会吃啊!

食物使人温暖,那是一种从胃部蔓延开来的踏实的暖意。

从街边的牛肉面店到我妈亲手做的拉条子,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深深被拉条子的魅力折服了。渐渐地,他和老妈一起热烈讨论做菜技巧的画面,已经是我司空见惯的情节。

我想俘获他的一定不是我,而是我妈的厨艺。

因为两个人对面食的喜欢,在厨艺方面他又点亮了新的技能点,会拉拉条子的山东小伙就此诞生。

拌着嘴开着玩笑,一晃几年我们有了自己的小家。就这样,我如愿以偿成为了那个只吃不做的家庭成员。

如果问他为什么会不远万里来到我的城市,拉条子只是一个小小的点缀,那是年轻无畏的勇敢一步,是愿意作出让步作出牺牲的感情,是我的感激和他的热爱,是我们心知肚明无需言说的默契。

但若是有人问起,我依然愿意调侃地声明,是“一碗拉条子,骗来一个小伙子”。

文字撰写:石静瑜

(新甘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