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石“讲述”的敦煌故事,美得令人心醉
甘肃

宝石“讲述”的敦煌故事,美得令人心醉

原标题:【奔流·有YOUNG】宝石“讲述”的敦煌故事,美得令人心醉

敦煌文化是世界各种文明长期交汇的结晶,在东西方文化的碰撞交融中,不但产生了数量众多、内容丰富的壁画和彩塑,也衍生出独具特色的装饰艺术,灵动跳跃的九色鹿、各种藏于洞窟之内的纹样……无不散发着独属于敦煌的气质。

binary_middle (4).jpg

binary_middle (5).jpg

九色鹿手链、忍冬纹手镯、宝相花饰品……而今,越来越多的艺术设计者不断探索千年敦煌文化之美学,传承经典,开拓创新,这一件件精美绝伦的珠宝饰品,集传统文化与现代时尚于一体,讲述着一个个崭新的敦煌故事……

01

无二珠宝是甘肃本土原创设计高端珠宝品牌,多年来专注于弘扬本土文化。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独立设计师张琳作为无二珠宝的设计师,因幼年受到收藏鉴定师父亲的熏陶,从小就梦想着从事与珠宝设计相关的职业。“小时候,有一天在父亲的收藏间,看到一顶凤冠,上面镶嵌着很多宝石,工艺非常精致,我一下子被它的美震撼了。我呆呆地注视这顶凤冠好久,也许就是从那时候起,冥冥之中预示了我的人生将与珠宝有不解之缘。”张琳说。

于艺术设计专业学习后,张琳开始专注于原创珠宝设计。“我做珠宝设计的理念是,中西合璧才是最高级的审美。而敦煌,正是世界各种文明交汇之地,从2018年开始,我开始设计了敦煌系列珠宝。”

将敦煌悠久灿烂的文化用珠宝的方式来表达,是张琳心中多年的愿望。2003年,张琳到敦煌去写生,就种下了这颗种子。

“中国自古崇尚玉文化,儒家文化中也以‘玉有九德’来比喻一个人。在珠宝设计的过程,我会接触很多不同的(珠宝)材质,比如宝石。中国本土并不产彩色宝石,正是由于丝绸之路的开通,让很多西方国家的宝石进入了中国。中国的玉,传统内敛,而西方国家的彩色宝石,推崇个性释放,但这些特点,在珠宝设计中却可以得到统一呈现。”张琳说。

02

张琳在设计珠宝时,常常于敦煌壁画中寻找灵感,再将中国的玉石与西方的镶嵌技法结合,灵感来源于莫高窟第257窟《鹿王本生图》的九色鹿饰品,正是这样一款设计别致的中西合璧之作。

binary_middle.jpg

binary_middle (6).jpg

“大家对九色鹿的故事都再熟悉不过了,鹿是聪慧的生灵,九色鹿更是智慧与善良的代表。我采用东方的和田玉雕刻浮雕鹿,正是极具中国传统的表达。而《鹿王本生图》画面采用横卷连环画的表现形式,按两头开始,中间结束的特殊顺序布局绘制。除了九色鹿本身,其他画面也非常具有美感,因此我用宝石搭配出壁画中的色彩,用橙、黄、白宝石的渐变镶嵌出岁月蜿蜒的金色长河,这种色调也来源于壁画中的暖色。而绵延起伏的山峦,则采用祖母绿镶嵌,其间用珠下沉式镶嵌方式点缀。”张琳详细介绍说,“同时,我采用了卡扣式接头,设计中考虑到制作工艺的细节,九色鹿手链打开平置,犹如一幅画面,整体质感非常柔软、灵活,佩戴时也非常贴合手腕。”

一款款精美的珠宝,在张琳手中,成为呈现和传播敦煌文化的载体。从2019年开始,张琳参与很多次敦煌文化的公益传播,也做了多场纪录片的观影会。

“在参与这些公益活动中也让我再一次认识和学习了敦煌文化,这也使得我于一遍遍地重新审视敦煌壁画之间,收获了多种新灵感——我试图深潜其中,寻找一种可能,让东方美学融入日常可以佩戴的首饰,我想这应该也是一种敦煌文化独特的传播方式。”张琳说。

03

binary_middle (7).jpg

binary_middle (9).jpg

“有一次,我在敦煌博物馆看到一件文物,上面画着各种云朵,每一种云都有不同的记载。这一直让我念念不忘,后来,就有了敦煌云朵系列饰品。在我看来,这款项链就像壁画中飘荡的一朵云。”张琳说。

binary_middle (5).jpg

敦煌艺术中具有永恒美感的纹样,成了张琳的灵感源泉,她将这些敦煌元素浓缩于一款极具时尚气息的现代珠宝饰品上,为自己、也为佩戴者,留下一段有关敦煌的美丽记忆。

忍冬,作为是一种平平无奇的植物,其花长瓣垂须,黄白相半,凌冬不凋,越寒不死,故而有忍冬之称。它究竟为何物呢?其实就是大家熟知的“金银花”,又称卷草。忍冬纹图案,是敦煌石窟中出现最早、也是出现次数最频繁的图案之一。它与卷草纹、莲花纹、宝相花等,为辉煌灿烂的敦煌艺术增添了一抹亮色。历代图案作品,都是通过写生获取原型,经过图案化加工、取舍,看似相同,却又千差万别。

张琳将忍冬纹与黄金搭配,设计了忍冬纹系列金饰。

“忍冬蕴含着奇迹与爱,生生不息的愿景。沿丝绸之路向东传播的‘忍冬纹’历来被认为是源于希腊,古代西亚和中亚盛行‘生命树’崇拜,形成了理想化的‘圣树’,其中类似葡萄、有枝叶和丰硕果实的卷叶纹样,就成了象征‘生命树’的 ‘忍冬纹’,其从中亚流入中原,是南北朝时期流行的‘胡饰’。而唐代的卷草纹,是牡丹的枝叶,卷草纹。忍冬是我最爱的敦煌纹饰题材之一,也是我运用到此系列饰品的原因。”张琳说。

04

说到宝相花系列珠宝,张琳再次谈到了中西合璧的珠宝设计理念。

宝相花系列珠宝选用红、蓝宝石、祖母绿等贵重宝石,撷取敦煌壁画宝相花纹饰,提炼精简并结合当代审美打造而成。

“几千年中西文化交融的历史中,我非常喜欢宝相花这款融合了莲花、牡丹、菊花的一切优良特性,并经过艺术处理加工形成的敦煌纹样。宝相一词代表着圣洁、端庄。宝相花的花瓣有着多层次的排列,看起来十分华贵。”张琳说。

裸面红宝石镶嵌其中,米字形排列的钻石跳脱传统,繁华不失精巧,大气不失优雅。谈到这款珠宝的设计,张琳说:“仔细观察,会发现除了中间一颗主宝石为主色调,周围用了细小的18K白金珠焊珠工艺。这正是模仿古法炸金工艺,做出的现代珠宝。这也是通过丝绸之路传入中国的黄金工艺。从工艺上来说,它也是一款亦中亦西的饰品,更适合当代生活日常佩戴。我一直梦想着用世界的宝石来讲述敦煌故事。”

binary_middle (13).jpg

binary_middle (3).jpg

binary_middle (14).jpg

binary_middle (15).jpg

binary_middle (4).jpg

binary_middle (16).jpg

文丨奔流新闻记者 荆雯

(奔流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