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电战”鼻祖立奇功 两次河西之战改变中国历史

“闪电战”鼻祖立奇功 两次河西之战改变中国历史

原标题:河西之战:改变中国历史的战役

孙江

古时在合黎山、祁连山和龙首山之间,绵延一千余公里地势狭长形如走廊的河西走廊,因为有丰富水源适合耕作,并位于中原和西域的交通要道上,战略地位十分重要。

河西地区指的是乌鞘岭以西即今武威、金昌、张掖、酒泉、嘉峪关五市辖区,面积约为27.8万平方公里。南面的祁连山脉又称南山,北面由西向东依次分布的马鬃山、合黎山、龙首山,统称北山,河西走廊就夹在南北两山之间。

雄才大略的汉武帝即位之初,河西地区仍属于匈奴势力范围,汉武帝为“断匈奴右臂”,决定联合西域各族把长期以来威胁中国北方的强敌驱逐消灭。尤其张骞出使西域归来,上奏说西域归属可“广地万里”。汉武帝十分认同,便决定先夺取河西地区,作为进一步经营西域、夹击匈奴的前沿阵地。

两次河西之战,大大削弱了匈奴势力,改变了汉、匈之间的关系。

第一次河西之战发生在汉武帝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三月,汉武帝派霍去病率兵万人由陇西出征,在今兰州以西渡河,沿乌鞘岭北坡的草地进军,沿途对一些小部落归顺者安抚释放,不从者一律斩杀。在焉支山打败浑邪、休屠二王,俘虏浑邪王之子及部将,歼敌九千余人。取得这次战役的胜利付出了死伤惨重的代价,出征万余人只三千人归。汉武帝决心趁河西匈奴兵马粮草受损严重之机,再次发动攻击。

同年夏天,汉武帝派霍去病、公孙敖率数万骑兵进攻河西,兵分两路,计划会师黑河。于是霍去病率军从灵武一带渡河,翻越贺兰山后又穿过浚稽山,沿弱水通过小月氏地区,深入两千里来到与公约敖约定的黑河。公孙敖却因迷路未能如期到达,霍去病改由从匈奴背后发动进攻,歼灭匈奴三万余人,汉军损失仅十分之三。后来浑邪王斩杀休屠王并整编军队,共四万余人降汉,被汉武帝封浑邪王万户,为漯阴侯。

自此,汉王朝“列四郡、据两关”的宏大战略序幕正式拉开。广大西域地区永久纳入中华版图,内外分裂、阴谋觊觎再无可能。

两次河西之战中,霍去病除了采用“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战术手段,还采用了“舍服知成而止”的策略,即只要敌军归顺,便会释放并予以安抚,拒不归顺便强力攻打,直至歼灭。在冷兵器时代,汉武帝主要采取的是骑兵战术:

其一,长途奔袭,迂回包围。公元前127年,卫青率精锐骑兵从云中郡出发,向西大迂回,直抵高阙,然后南下突袭匈奴白羊王、楼烦王,大破之,收复河南地。利用塞外地形开阔的自然条件,长途奔袭、迂回包围的战术,充分发挥了骑兵灵活机动的特点,汉军屡战屡胜。

其二,乘胜追击,扩大战果。公元前119年,卫青大败匈奴,单于连夜逃走,汉军穷追不舍,俘杀敌军万余人,因未发现单于,继续追击,攻克赵信城,缴获了大量粮食和军用物资。

其三,骑攻车守,协同配合。公元前119年,卫青率军与匈奴大战,“单于兵陈而侍”。卫青命汉军以武刚车“自环为营”,防止匈奴骑兵袭营,同时派五千骑兵出战。黄昏时,狂风大作,卫青派骑兵左右两队夹击匈奴大营,匈奴惨败。

在河西走廊这块几乎是中国古代沟通西域地区的唯一通道上,青年将军霍去病是“闪电战”的鼻祖和成功运用者。

(酒泉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