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羲创世与大地湾文明

伏羲创世与大地湾文明

原标题:【2022 · 伏羲文化旅游节】王若冰|伏羲创世与大地湾文明

□王若冰

为什么?并不是中华文明没有经历过类似耶稣创世那样的历史,而是在我们几千年来赖以诠释自己历史的《史记》中,司马迁开篇“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徇齐,长而敦敏,成而登天。”——黄帝。于是,疑窦就产生了:华夏文明难道就没有经历过西方文明史上天地混沌,长夜漫漫的那个时代吗?在黄帝以前,我们到底有没有如西方的耶和华那样的创世先圣呢?如果有,这人又是谁呢?

如果到了被称为“羲皇故里”的甘肃省天水市,你拜谒了祭祀人祖伏羲的宗庙伏羲庙,登临了伏羲当年仰观天象,俯察万物,制作八卦的卦台山,又在大地湾那片埋藏着中华远古先民前后延续三千多年神秘而令人惊绝的远古文明遗址上徘徊过,那么你只有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和耶和华创造了最初的西方文明一样,中国太古时代的创世人物,就是伏羲和女娲。

在我国昆仑神话体系中,伏羲和女娲也是兄妹成婚,为大洪荒过后人类几近灭绝的华夏大地留下了繁衍生命的种子。在我们可以见到的不少历史遗存和研究资料中,已经有足够的材料可以证明,伏羲和女娲这两位远古传说中的东方亚当和夏娃,就出生在天水。被称为黄河文明源头的渭河流域,我国迄今为止发现时间最早、延续时间最长、文明程度最高的大地湾原始部落遗址,就在传说中伏羲女娲出生地的地理范围之内。那么,伏羲女娲是不是就是当年大地湾氏族的杰出首领呢?

伏羲这个名字最早出现于《易经》《管子》《庄子》等典籍中,女娲补天、女娲抟土造人的故事也是《山海经》中的名篇。一直被认为是人首蛇神的伏羲女娲生活的年代,就在距今7000-5000年之间的大地湾文明的中晚期。也就是说,现在我们看到的大地湾氏族社会遗址,其实就是当年伏羲氏开创最初的中华文明的舞台。

发现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大地湾原始氏族遗址,在渭河上游天水市所属的秦安县五营镇。在这个依山傍水的山湾里,已经探明的历史文化遗存总面积达150多万平方米。仅就目前发掘的1.37万平方米的面积,已经涵盖了从距今7800年-4900年前后三千多年华夏先民所创造的历史。作为实物依据,大地湾不仅复原了此前我们无法想象的华夏先祖在混沌初启时的生活场景,而且还给《山海经》里女娲补天和唐代司马贞《史记索隐》中补《三皇本纪》中,关于伏羲创世的历史寻找到了实物依据。司马贞《三皇本纪》说:“太昊庖牺氏(伏羲氏),风姓,代燧人氏继天而王。母曰华胥,履大人迹于雷泽,而生庖牺于成纪。”秦安从西汉时期就称成纪。更有意思的是,在秦安,至今还有女娲庙,而且女娲庙,以及与“风”姓和女娲有关的当地民间传说中的几个地名——风谷、风台、风茔,都在大地湾周围!在天水市区有我国大陆唯一一座祭祀伏羲的宗庙——伏羲庙和伏羲制作八卦的卦台山。而这些遗迹,都由古老的葫芦河和渭河与大地湾相连。

在长久的审视与思考之后,我一直认为,出生并活动于甘肃天水一带的伏羲女娲兄妹创造、繁衍了最初的华夏人类。同样,如被西方文化视为无所不能的上帝的耶稣创造了西方的宇宙万物一样,作为大地湾原始部落首领,在长达三千年之久的发展演变过程中,在大地湾的浩荡黄土上将他们从蒙昧带向文明的伏羲氏,就是华夏远古先民心目中的上帝耶稣。伏羲所经历的创世记的过程,并不像耶稣那么简单。这位因其母华胥氏“履大人迹”而感恩受孕的华夏远古文明的创造者,全然是一副思想者和创造者的模样。在距大地湾不远的卦台山上,树叶为衣,兽皮为服的伏羲目光如炬,他的头顶是黑云翻滚、雷电交加的冰冷的天空;他的四周,是长夜漫漫,沉寂如死的华夏大地。唯有卦台山下弯曲如弓,逶迤如蛇的古老的渭河发出幽幽的亮光。就在风雷激荡,又一场威胁着大地湾——他的家园、他的祖国的灾难即将降临的一瞬间,神的旨意出现了,于是灵感和智慧给了伏羲开天造地的创造膂力。

时隔六千多年以后,唐代史学家司马贞为了弥补司马迁的缺漏,饱含深情地描绘出了伏羲画卦创世的诗意化情景。司马贞说,伏羲“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旁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始画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这如一轮唤醒大地万物的太阳一般的八卦的出现,把生活在大地湾一带的伏羲部落先民一下子带到了一个阳光明媚,万物繁荣的新时代。而伏羲由创造八卦推而广之,教渔猎、取火种、造书契、始婚嫁、立官制、定历法、尝百草、制礼乐,华夏文明才有了尧舜禹和炎黄二帝的繁荣。

在大地湾原始氏族遗址目前发掘的仅占总面积百分之十的考古发现中,已经发现了我国最早的宫殿式建筑、我国最早的记事符号、我国最早的地画、我国最早的谷物、我国最早的乐器、我国最早的高标号水泥等。仅仅这一切,就足以证明伏羲就是在中国西部这个山峦起伏的华夏远古文明摇篮——大地湾文明的缔造者。

那么,我们说是伏羲在甘肃天水的大地湾创造了华夏民族从鸿蒙走向文明的新世纪,大抵是不会错的罢?

(新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