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奇少女》里的公主病与东方病
甘肃

《惊奇少女》里的公主病与东方病

原标题:《惊奇少女》里的公主病与东方病

最新漫威流媒体剧集《惊奇少女》(Ms. Marvel)里出现了动画片《花木兰》的主题曲“Reflection”(倒影),这一点都不意外。或者说,这是好莱坞,特别是迪士尼,对于女性题材的套路化表达。

《惊奇少女》海报

《惊奇少女》海报

纵观“漫威电影宇宙”(MCU)近15年来的发展,无论是电影《惊奇队长》《黑寡妇》,还是现在的剧集《惊奇少女》,一旦触碰到女性题材,它总是预设这样一个框架——社会对于女性能力的看轻、男性对于女性的优越感、传统观念对于女性的束缚。随后在漫威影视剧里放大女性超级英雄的能力,以此彰显女性力量。

这套迪士尼乐园式的女性主义表达,最终会演变成姐姐妹妹向前冲形式的肥皂剧。原本严肃的两性平权议题,全都化作超级女英雄嘴巴上的口号。

《神奇女侠》剧照

《神奇女侠》剧照

漫威似乎更懂女人,相对而言,华纳与DC的《神奇女侠》则因为女主角凹凸有致的身材、清凉半裸的着装,被欧美女性主义者口诛笔伐,认为这是在赤裸裸物化女性,以此取悦男性观众。笔者作为一位男性观众的确不太能发表太多意见,只是个人愚见,相比漫威动不动喊口号,神奇女侠干净利落的拳头,似乎更能体现“姐就是强”的那种巾帼霸气。只是,神奇女侠的人设本身自带“神性”,这在叙事结构上先天就高过漫威一筹,未来漫威推出的女雷神,或许才能与之抗衡。

如果回看1937年迪士尼出品的《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就能发现,近年来,迪士尼实际上一直在努力治愈自身的“公主病”,即多年来,迪士尼多位“公主”都在等待王子的拯救。这其中,《花木兰》在迪士尼转型过程里显得尤为突出,因为她既不是公主,也不想等着王子来救。

《复仇者联盟4》剧照

《复仇者联盟4》剧照

百年时间,美国流行文化对于女性定位逐渐从贤妻良母转为推崇独立女性,正因此,一些观众笑称漫威正在将“复联”变成“妇联”,《复仇者联盟4》超级女英雄的齐聚画面,可谓是迪士尼式女性力量觉醒的特写。

然而,在笔者看来这仍然是另一种“公主病”,本质上,超人化的女英雄已经脱离了两性范畴,她们已不能算是人,而是超人。

《花木兰》“Reflection”概念海报

《花木兰》“Reflection”概念海报

说回本文开头的《惊奇少女》与《花木兰》,这两部作品除了都存在着迪士尼最新的“公主病”(超人化女主角),还“染上”了好莱坞常见的“东方病”,这里可以再添加两部作品《青春变形记》和《瞬息全宇宙》,它们都有一个内在关联——当传统的东方文化与现代的西方文化碰撞。的确,《花木兰》从头到尾讲的都是一个古代中国的故事,但请回忆一下“Reflection”的歌词:

看着我,也许你认为,这就是我。但你不了解我。每一天,都像是演戏。现在我已觉醒。如果我永远遮掩自己,只能欺骗世界,却无法欺骗自己的心。我看到的女孩是谁?那个直盯着我的女孩。当我的倒影显示出真正的自己,我正在一个我只能遮掩内心、遮掩信仰的世界里。但也许我可以告诉它,真正的我。它也会因此爱我。我看到的女孩是谁?那个直盯着我的女孩。为什么我的倒影,只是一个陌生人?难道我必须躲藏,装扮成他人?当我的倒影显示出真正的自己,那里一定是一个可以自由飞翔的灵魂。它焚毁了。我们必须隐藏自己的理由。我们会怎么想?怎么感觉?难道我只能成为秘密?只能躲避?我不会再逃离,不会遮掩自己。当我的倒影里,是我真正的自己,倒影里的自己。

不管我们如何解读《木兰辞》,这首乐府民歌的逻辑重点仍然是落在“替父从军”四个字上,最终木兰的结局是回归家庭。

但动画片《花木兰》则是在强调女性个体的抗争——对于家庭、社会、观念、伦理等方方面面的抗争。

漫画和剧集里,虽然都设定卡玛拉是一名潜在的异人族,但两版在能力觉醒上存在不同:漫画里她是在一次同学聚会之后意外通过泰瑞根雾(Terrigen)获得了超能力。而剧集里则是通过曾祖母传下的手镯激发了潜在超能力

漫画和剧集里,虽然都设定卡玛拉是一名潜在的异人族,但两版在能力觉醒上存在不同:漫画里她是在一次同学聚会之后意外通过泰瑞根雾(Terrigen)获得了超能力,而剧集里则是通过曾祖母传下的手镯激发了潜在超能力。

这种表达仍然存在于《惊奇少女》里,卡玛拉·克汗这个二代移民(当然如果从第二集的叙事看,算三代移民也可以),已经非常美国化了,然而她生活的新泽西巴基斯坦裔社区,仍然保留着浓郁的南亚穆斯林传统,卡玛拉的母亲与花妈妈一样,都是明显的工具人:她们都以爱的名义,以为你好的借口,对女儿过度保护,认为自己女儿出门就会学坏(这种令女儿窒息的爱可详见《瞬息全宇宙》)。

尽管温馨,但让女主角感到压抑的“原生”家庭

尽管温馨,但让女主角感到压抑的“原生”家庭。

另一方面,虽然卡玛拉·克汗生活在美国,但她所处的小天地——巴基斯坦移民社区对于女性仍然很不友好,这从洗衣房里几位八卦大妈大谈特谈某家丑事“女孩逃婚”便能管窥蠡测,而第二集里卡玛拉的好友纳蒂亚之所以要竞选社区理事,起因于她们礼拜后发现鞋被偷走了,纳蒂亚认为这全是因为社区管理层全是男性造成的,因为他们根本不关心女人们的想法,否则不会多次投诉偷窃现象后,迟迟不做反应。

于是,这个号称漫威史上首位女性穆斯林超级英雄的成长之路,再次成为“Reflection”歌词的重复。

本人可以铁口直断,到了本季最终的第六集,卡玛拉·克汗注定不用再遮掩自己,她的倒影里,是她真正的自己。

漫画设定里,卡玛拉·克汗拥有超级力量,她也可以变形或者变换身体部位的大小,并且还有治愈能力。但在剧集里,她的能力更像附体了阿拉伯传说里的巨灵(djinn),某种无形的超自然生物。

漫画设定里,卡玛拉·克汗拥有超级力量,她也可以变形或者变换身体部位的大小,并且还有治愈能力。但在剧集里,她的能力更像附体了阿拉伯传说里的巨灵(djinn),某种无形的超自然生物。

尽管从笔者角度来看,《惊奇少女》过于“鸡贼”,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政治正确”上,以至于它的故事本身中规中矩,甚至可以说平淡无奇。但从欧美市场的反应来看,迪士尼和漫威显然还是踩对了点,在烂番茄上,它得到了97%的高分,超过了《黑豹》的96%,也就是说《惊奇少女》得到了“漫威电影宇宙”系列影视剧在烂番茄上的最高分。

《惊奇少女》里的粉丝向彩蛋比比皆是

《惊奇少女》里的粉丝向彩蛋比比皆是

翻看欧美社交网站上的评论就能明白,《惊奇少女》粉丝向的多个关联彩蛋功不可没,比如第一集里美队的翘臀,还比如纪念死去的黑寡妇与钢铁侠。

只是这样的故事真的能鼓励到世界各地想要做自己的妹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