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了一万次的你》:不掉链子的国产喜剧
甘肃

《救了一万次的你》:不掉链子的国产喜剧

原标题:《救了一万次的你》:不掉链子的国产喜剧

很多年前,当我第一次在《万万没想到》中看到白客的时候,我是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能看到这哥们儿拍爱情剧。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国产爱情剧内卷,但我不知道国产爱情剧垂直细分到这种程度啊。

这部男主实属有些离谱的剧叫作《救了一万次的你》,它改编自韩漫《我的老板每天死一次》,也曾改编为同名韩剧。

该剧讲述了社畜女主和刻薄老板宿命纠缠的倒霉故事:刻薄老板被同事们憎恨下了诅咒,每当老板贱贱惹人厌时,一句背后吐槽的“去死”,就会真的导致老板死亡,而老板的死,则会让女主被困在时间循环中,过着重复的一天。为了打破诅咒,女主只能背负起拯救老板生命,阻止他毒舌“找死”的使命。

白客表情包

白客表情包

《救了一万次的你》基本延续了原作这一设定,剧情上原创度挺高,大量增加了喜剧段落,但表现形式上保留了原作强烈的漫画感和跳脱感。

中国台湾导演邓安宁,曾提名金钟奖,拍起这种脑洞奇大的爱情喜剧小品,可以说是游刃有余。对于很多观众来说,只知道导演对电视剧的成败很重要,但可能从专业角度,也不太了解到底重要在哪里。曾经和一位入行七八年的编剧朋友聊过天,用他的话来说,好的导演,在拿到剧本之后,很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以及“怎么干”,也就是既懂剧本,又知道剧本每一场戏所需要的视听、气氛、表演、调度,要如何组织如何实现。而弄不明白这两点的导演,是每一个编剧的噩梦。

白客 饰 白真相

白客 饰 白真相

张雅钦 饰 李路多

张雅钦 饰 李路多

像《救了一万次的你》这样的中小体量剧集,并不会因为其成本低,而对导演的要求低一些,相反,喜剧、爱情这两个元素,相当考验导演功力。动作、战争这些大场面,更多难在技术层面,喜剧、爱情这些小情节,则更需要导演对戏剧节奏感和氛围感的精准把握。一场喜剧,台词与台词间气口不对,笑果打折;一场爱情慢慢升温的戏,气氛营造不对,演员表演张力不对,可能就没有心动只有尴尬。

很明显,《救了一万次的你》至少在喜剧方面足够用心和准确,这一点,编剧足够用心,且主演白客功不可没,他那即使面瘫却依然能体现出演技的脸,值得每一位面瘫系男演员复制粘贴,而多年的喜剧表演经验,也让他在拿捏喜剧节奏方面,相当熟练。

但在爱情戏方面,就见仁见智了,我只能说白客和张雅钦这样的演员组合,很奇妙。在看到“王大锤”浪漫的荧幕初吻时,我很难形容那一刻的心情,作为“王大锤”这个角色的多年粉丝,既欣慰于白客在表演和类型的突破,又有一种“说好大家一起做搞笑女,如今你偷偷当了女明星”的被背叛感。

剧中的感情戏

剧中的感情戏

这部剧目前在某瓣上评价两极,不喜欢的,会觉得夸张、幼稚,喜欢的会觉得哈哈一乐,挺下饭的。小成本,漫改剧,演员们也没有什么大明星,这样一部作品,可能谁都不会太认真。但说真的,这部剧在剧作、表演、拍摄、审美、特效、剪辑等方方面面,并不掉链子。而这份“不掉链子”在当下国产剧环境中,竟然已经难能可贵。

说到国产喜剧的电视剧,到现在,大家能想起来的,恐怕都还是《武林外传》《家有儿女》,甚至更古早但经典的《我爱我家》这些情景喜剧。近些年来,国产剧已经罕见比较纯粹的喜剧踪影,大多数是打着“轻喜剧旗号”的其他类型剧。

然而,光“轻喜剧”这个元素,能玩儿明白的编剧和创作团队,也实在没几个,这导致,许多打着轻喜剧旗号的电视剧,出现了一种很荒唐的场面:一个所谓的喜剧段落中,编剧写得很尬,导演也不懂喜剧节奏,演员也不懂喜剧表演,以为做做怪脸,出乖露丑就是喜剧。所有创作者扎一堆无比努力地“搞笑”,荧幕前的观众尬得脚趾抠地。

这几年,个人从头到尾看完,且认为在喜剧元素方面完成得不错的,《我的巴比伦恋人》算一个,《救了一万次的你》算一个。这两部剧在喜剧元素方面的完成度高,和两位导演对喜剧的理解较为成熟、演员对喜剧表演比较擅长,是分不开的。同时,也都体现出了新一代国剧创作者在喜剧方面的新特点。

《我爱我家》《编辑部的故事》这些几十年前的经典情景喜剧,从台词到表演,有着强烈的知识分子式讽刺性幽默,这和当时的社会环境、创作者学养及生活状态密不可分。而现在的《我的巴比伦恋人》《救了一万次的你》,则出现了更加漫画式、无厘头式、脑洞式的幽默感。追根溯源,这也是因为新一代的喜剧创作者和年轻观众,都是在漫画、周星驰电影的浸淫中长大的。

片尾插画定格

片尾插画定格

脑洞大开的无厘头幽默,更依赖视听方式的漫画式夸张,也就局限了其受众群体:更年轻化。很难达到像《我爱我家》等作品的高度:让人在捧腹之余,对于其精彩的台词、其尖锐的观点,还能有所回味和思考。

为什么咱们现在再也没有《武林外传》和《我爱我家》了?如果现在还有这样的作品,能不能播,爱优腾愿不愿意买?我们的电视剧的喜剧创作,到底是断了传承?还是在推陈出新?还是在曲线救国呢?

怀着这些“深邃”的思考,和淡淡的担忧,我吃着薯片,继续投入在《救了一万次的你》这种被网友说“幼稚浮夸无脑”的爱情喜剧之中,度过一个寻常的社畜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