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名“男丁格尔”难不难?听听他怎么说

当一名“男丁格尔”难不难?听听他怎么说

原标题:男护士告诉你当一名“男丁格尔”难不难?

自动播放

【解说】近日,在兰州大学第一医院介入医学科手术室里,36岁的男护士党磊身穿30多斤重的铅衣,穿梭在手术设备与器械库之间。随时随地准备物品,观察病人术中情况,眼睛盯着屏幕数据,俯身在患者身边轻声安慰,“放轻松,手术做完就好了。”

这是护士党磊日常工作中的一部分,作为护士群体里的“绿叶”,男护士常常被质疑会不会不够细心?是不是没有女护士温柔?党磊告诉记者,在从医的11年里,经历过凌晨三点的紧急抢救,经历过一天站十几个小时的手术,经历过不被理解的抱怨和委屈,也经历过从死神手里抢回一条生命的成就感。这个职业难,也不难。

【同期】党磊 兰大一院介入医学科护士

我记得这个病人就是取了两针活检之后,病人因为是俯卧位,就需要跟病人去沟通,然后突然间问他两句说,你怎么样,病人没有回答,我这个时候我就马上能意识到,病人可能就是窒息了,我们就是立马就把病人翻过来,就是鼻子里面,嘴中,都有血,(后来)把患者口中的这个呼吸道通畅了之后,病人突然间就说了一句话,说是哎呀,这种声音让人听见之后,虽然说是一个简短的语气词,让人听了之后说明这个病人已经被我们救活了,当时还是感觉挺有成就感的。

【解说】党磊说,医生全神贯注做手术时,作为护士的他,需要时刻关注手术室里的各种情况。穿着三十斤重的铅衣、铅脖套,捂得密不透风,几小时的手术后,经常是腰酸腿胀,衣服湿透也是常事。

【同期】党磊 兰大一院介入医学科护士

俗话说三分治疗七分护理,在临床的工作中,我觉得我们护士的工作相比于医生的工作,要显得琐碎一些。不被理解,不被体谅的这种情况下,自己的心里可能还是感觉,就是比较有时候感觉是(会)委屈。

【解说】在准备手术期间,党磊会习惯性地和熟悉的病人唠唠家常,缓解病人的紧张情绪。他告诉记者,从医的辛苦的确难,但是患者和家属的一声“谢谢”,也是治愈自己疲惫的良药,再难的工作,也不难了。

高莹 闫姣 甘肃兰州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