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作家陈晓斌谈《丝路花雨》:艺术与时代的必然

青年作家陈晓斌谈《丝路花雨》:艺术与时代的必然

原标题:舞剧《丝路花雨》艺术的必然与时代的必然

自动播放

嘉宾简介

青年作家陈晓斌谈《丝路花雨》:艺术与时代的必然

陈晓斌

青年作家

《丝路花雨·诞生》作者

精彩观点

为什么《丝路花雨》诞生在祖国西部甘肃?

为什么《丝路花雨》诞生在祖国西部甘肃?

当年,甘肃的舞蹈界流传着一个说法:“甘肃的戏,不过陕西”,甘肃舞蹈艺术作品的影响力,往往到邻近的陕西省就停止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文化事业强劲发展,全国舞蹈团体雨后春笋般出现,而舞剧创作核心地一直以北京为重镇,其次是上海。在上述时代背景之下,舞剧《丝路花雨》横空出世,在甘肃这片土地孕育诞生,可谓石破天惊。舞剧的成功,我想大概有几个方面的原因。第一、甘肃有敦煌莫高窟。美的东西,有自己的生命力。从舞剧产生的艺术背景看,舞剧是敦煌莫高窟美的历程发展的内在结果。莫高窟用自己的美拯救了自己,有了常书鸿、段文杰这些敦煌艺术的守护者,莫高窟的保护和传承有了很好的基础,从而吸引着更多艺术家、舞蹈家去莫高窟去采风。这就有了《丝路花雨》的艺术源头。第二、甘肃的省会兰州,有条黄河。五湖四海的艺术工作者,为了建设大西北,汇集到兰州,他们共饮黄河水,在黄河之滨奋斗、创业,他们身上流淌的情感、汗水和精神,是黄河文化的集中展现。第三、甘肃有自己的文化自信。从过去的向上看、向外学,转到向下看、向内学。舞剧的创作过程,是认识艺术规律、用实践检验真理的生动体现。舞剧体现出我们甘肃的文化自信。第四、文化艺术也可以走在经济基础前面。

为什么《丝路花雨》要从敦煌寻找主创元素?

为什么《丝路花雨》要从敦煌寻找主创元素?

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舞蹈艺术取得了丰硕成果。甘肃省歌舞团的同志们深入敦煌苦心学习、研究,反复实践,终于把静止的、片断的莫高窟壁画艺术,创造性地化为连贯的、生动优美的舞蹈形象。在认真掌握人体造型艺术的科学规律的基础上,不仅复活了敦煌壁画,而且复活了唐代舞蹈,创造了许多崭新的舞蹈语汇,为发掘、整理我国古代舞蹈艺术,写下了新篇章,提供了新经验。舞剧的成功,使得在我国现代舞蹈史上,一个新的独立成型的舞蹈流派——敦煌舞派创立起来了。《丝路花雨》诞生的生动实证启示后来的舞蹈创作者,要重视对舞蹈史的研究,对中国文化艺术史的学习和研究应该深入。

为什么《丝路花雨》选择普通人物成为主角?

为什么《丝路花雨》选择普通人物成为主角?

党的文艺工作者永远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热情讴歌普通的人民群众。舞剧的主人公有三位,大唐的画工神笔张和他的女儿英娘,波斯商人伊努斯,他们都是普通的百姓。历史上虽然不曾有过神笔张父女这样两个人物,却有千百个和神笔张父女同命运的画工和塑匠。因此,编导者分析研究大量史料,怀着对古代无名匠师们的崇高敬意,构思出了神笔张父女这样两个栩栩如生的人物。“神笔张”这个名字是段文杰根据史实概括得来。唐代有四五万所寺院,几千个石窟,大量的壁画和雕塑,都是“神笔张”这样的无名画工创作的。他们是唐代艺术、敦煌壁画的真正创作者。神笔张的女儿英娘是唐代歌舞伎的化身。唐代乐舞极其发达,在朝廷,有太常寺、教坊、梨园三大宫廷乐舞机构并存。隋唐时期,琵琶大盛,弹奏技术高度纯熟,上自宫廷,下至民间,响彻琵琶声。敦煌壁画中大量弹奏琵琶的形象,就是当时时代风气的反映。而敦煌作为当时的国际化城市,世界各国的舞乐、商人在这里交流汇聚,所以在敦煌,有英娘这样善弹琵琶、舞技超群的艺人,有波斯商人伊努斯合乎情理。

在现阶段,再现《丝路花雨》的创作历程,有哪些现实意义?

在现阶段,再现《丝路花雨》的创作历程,有哪些现实意义?

《丝路花雨》不只是将文化展示出来,更是回归到文化深处。《丝路花雨》能表达民族共同体意识,中国舞蹈历史由多元民族文化构成。敦煌舞派的产生,是丝绸之路文化基因生生不息、文艺创作者长期积累吸收多民族文化基因而产生的一个硕果。丝路古道上多元文化持续输入,在河西走廊、甘肃境内不同民族的传统舞蹈中早就埋藏下古代舞蹈艺术的基因,隐藏着丝绸之路浩瀚的历史。《丝路花雨》高度体现丝绸之路精神。丝绸之路不仅是商业通道,更重要的是丝绸之路体现的“丝路精神”。 丝绸之路作为人文社会的交往平台,多民族、多种族、多宗教、多文化在此交汇融合,在长期交往过程中各个国家之间积淀了“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 为核心的丝路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