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泉胡杨

黑泉胡杨

2022年01月14日 10:41:50
来源:凤凰网甘肃

原标题:黑泉胡杨

胡杨,这种寿命长达三千年的树中精魂,不仅仅是内蒙古额济纳的专利,也不仅仅是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塔里木的独有,它也属于甘肃黑河中下游岸边高台县的黑泉镇。

高台县城西20多公里处的黑泉镇,昼夜奔流不息的黑河穿镇而过。在黑河两岸的沙漠戈壁里,就零零星星地、时断时续地耸立着大小不等的胡杨林。它们坐拥松软的沙漠,吮吸丰沛的黑河水源,伴随时空的沧桑变迁,自由自在地扎根立足,郁郁葱葱地茂盛葳蕤,不紧不慢地繁衍生息。秋天是胡杨的黄金季节,每当金秋时节,一株株胡杨,无论高大繁茂的,也无论矮小苗条的,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一律披挂上金灿灿黄澄澄的艳装,在广袤的苍穹下激情燃烧,在萧瑟的秋风里婆娑起舞,始终以娇艳的迷人风采,大大方方地迎接一拨又一拨旅人的倾心仰慕和唏嘘赞叹。天南海北的游客,无需高空飞驰塔克拉玛干沙漠,也无需长途跋涉额济纳,只要在高台驻足留恋,迈步黑泉戈壁,足可以一睹胡杨金黄靓丽、浓烈燃烧的激情风采和光华神韵。

黑泉的胡杨钟情于迷人的金秋,也钟情于络绎不绝的游人。大凡来这里游览观光的红尘男女,时不时会寻找一株株理想的胡杨伴侣,搔首踟蹰地摆弄出自认为美妙的各种姿态,接二连三地挥动自拍杆,自我陶醉地按动快门线,纷纷定格自己多姿多彩的倩影。一拨又一拨的职业摄影师们,都在马不停蹄地寻找最佳拍摄位置,一会儿直立,一会儿俯卧,咔嚓咔嚓地抓拍以胡杨为中心的天地之大美,恨不得一股脑儿将周边的一切美景都聚焦到笨重的镜头里独自分享。紧邻黑河岸边的几棵冠盖高大而蓬勃的胡杨树下,一对对年轻或年老的恋人,肩并肩、头对头地席地而坐,或四目对视凝望着,或打情骂俏甜蜜着,或亲亲热热地分享着美味佳肴,或絮絮叨叨地诉说着各自的快乐与忧伤。婆娑舞蹈的树影,恋人们或静或动的身影,倒影在打着漩涡唱着欢歌的河水里,斑斓的色彩,万千的姿态,动荡不定。还有一对文朋诗友,被淘气的摄影师有意摆布,肩并肩坐在胡杨树下,勾肩搭背地作缠缠绵绵、窃窃私语状,按动快门定格了几张亲昵照,而又欠考虑地发到微信朋友圈,在同事和当事人中间引起了些许的风波,无意识地制造了不必要的麻烦和流言,招致了当事人的冷眼和责备,一时被同事们传为茶余饭后谈论的笑话。

在零零星星的胡杨地带边溜达边欣赏,一幕充满十足乡愁味的场景映入眼帘,令人不由自主地驻足仔细端详审视一番。一户胡杨人家的庄门外,一棵冠盖如云的胡杨下,露天暴晒着一滩采摘不久的可爱的裸体玉米棒,大地上淡黄的玉米与半空中金黄的胡杨相映衬托着,为陈旧的农家庄园装饰了喜庆祥和的容颜。玉米滩的边沿,直立着一位与人一般高的简易人像模具,模具装模作样地穿裹着褴褛的衣衫,戴着一顶暗黄而破败的草帽,一动不动地孤立着,一副无精打采的疲惫模样。庄户人设计这样一个类似稻草人的假人,意在警示馋嘴的鸟雀们不要肆意偷食和糟蹋庄户人辛苦得来的劳动成果。只是不曾询问他们,面对狡黠而机警的鸟雀,这样的假象到底能有多大成效啊。

黑泉镇的九坝、十坝村,一处处沙窝窝里挺立着一株株高大粗壮的年迈胡杨,其中的一株胡杨,连根扎出九棵主杆,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耀武扬威,格外引人瞩目。它,就是被当地人盛赞炫耀的九头胡杨。在这荒凉萧瑟的沙漠戈壁,九头胡杨以独特的长势和声名傲立高远的苍穹,简直就是一种特立独行的沙漠奇观。提起这声名鹊起的九头胡杨,当地还流传着形形色色的多种传说。其流传甚广的传说有两个版本,一个是九尾灵狐所化的传说,一个是大禹神斧斩劈人首蟒身的九头相繇所化的传说。但无论何种传说,也无论多么精彩感人,都是民间文人杜撰编造的子虚乌有之事。九头胡杨茂盛的长势,如云的冠盖,粗壮的身躯,不仅阻挡了风沙的侵袭和沙丘的移动,保护了丰沛的水土,还向人们无私奉献了惊艳的金黄和壮美的秋色,给人以希望和种种美好的畅想,不啻是英雄胡杨“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的精神写照。

□王振武

(兰州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