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鸾鸟湖

走近鸾鸟湖

2021年11月25日 10:33:45
来源:凤凰网甘肃

原标题:走近鸾鸟湖

弱水吟

祁连山主峰冷龙岭北麓,鸾鸟湖像一颗深藏的水晶,嵌于山丹马场草原。《史记·匈奴列传》记载,汉武帝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骠骑将军霍去病在焉支山大败匈奴,在祁连山北麓鸾鸟口设鸾鸟县,建鸾鸟城。千百年政权更迭,鸾鸟城颓败,消失在历史深处。1968年修建西大河水库,挖出兽骨、石臼、陶罐、铜扣、铁刀、铁犁、铁钟等物,经考古学者研究考证,确认水库北岸的残垣断墙就是消失千年的鸾鸟城,西大河水库遂称鸾鸟湖。

农历八月。白露。细雨蒙蒙。入马场界,一望无际的平川草原,油菜,青稞,大麦,苜蓿,绿油油渺无边际。间或有蜂帐湿漉漉卧在绿野,青烟袅袅,氤氲在雨雾山岚。远处祁连雪峰矗立在铅灰的云层,挺拔威严。

灰蒙蒙的天空,雨雾,峰峦,草甸,灌木丛,似一幅油画卷轴,从车窗外缓缓展开。过马营河,入祁连山腹地,天气骤然变冷。天空一低再低,云层匍匐在高原肩上,雪花纷纷扬扬。在海拔3500米的马场草原,“胡天八月即飞雪”是常有的。巨大的寂静和空旷,车子宛若一片落叶,在秋的雨雪的高原飘曳。山路崎岖,沟壑无法行进,下车步行。雪花滋润土地,湿润而富弹性,不起尘也不滑腻。白露的雪冰清玉骨,在草尖上滴露。晚开的花,细碎如珠,隐在草丛,紫色、黄色、粉色,粲粲如焰火。秋虫旁若无人,从草间摇摆上大路。一只飞奔的野狐隐没入远处灌木,留下一线草动。时间仿佛在刹那间凝滞,如梦一般。

至鸾鸟湖,雪停了。一片雪白,雪峰与云团相合,无法辨别哪里是云团,哪里是雪峰。云雾从天上滑到山腰,丝缕缥缈,青松与白雪相间,与云雾缠绵,天地静谧、澄净。骠骑大营灯火初上,莹莹映雪,如童话世界。冈峦、坡地、滩涂,没踝的青草藏着白雪,晶莹若玉。迟开的高原花朵在冰雪里轻颤抖俏,粉焰的粉团花,紫玉的妹妹甜,黄色的蒲公英,白色的黄参花,百花竞放。鸾鸟湖在青山碧草白雪的围裹中,似进入恬梦,如镜的湖面,倒映着青山、云朵。湖泊是大地的眼睛,鸾鸟湖是祁连山最清亮的瞳仁。这一汪明镜,似能洞照人心,探幽心灵深处的感情。心中涌起阏氏的传说。“阏氏,阏氏,你是我前世的姐姐。”十年前寻访百花池写下的诗句,喷薄而出。

夜宿骠骑大营。马场夜,生铁般寒凉。晨曦微露,天晴。鸟鸣婉转,在看不见的地方歌唱。雪峰围着成团的云朵,风起云涌般,在丹青的天际神秘而有气势。流雾从山顶泄泻,至山腰漫向鸾鸟湖,白纱笼烟如幻境。

日出。红日扛着朝霞的大旗挥舞,满天的云朵都是旗帜。天地在一片红霞中祥瑞和美。祁连雪峰如胭脂涂晕,青松挂粉,白雾酡红。坡上鸾鸟城,土垣披红挂绿,垣上草叶露珠闪亮,笑逐颜开。湖面薄雾染成红纱,湖水倒映红霞蓝天,一时五彩斑斓,缤纷绚丽,恍若百花翩跹,彩蝶翻飞,湖光山色,激情荡漾。

几百匹马从四面八方汇聚于鸾鸟湖晨饮。散于坡冈、滩涂,或吃草,或卧,或交颈爱抚。蓝天下,碧草滩,马自在行走,是马场的骄傲。每天晨午两次,牧马人将四散的马匹赶去饮水,群马奔腾的场面蔚为壮观。在马匹退出坐骑的现代,能看到万马奔腾,或策马飞奔草原,已是难得的享受。马是草原骄子,阳刚、轩昂、忠诚、温驯,与英雄相伴而生。即使在现代交通工具发达的今天,人们还是向往纵马驰骋,离弦箭般飞的感觉。那是男儿气概,英雄本色。有一匹马相伴天涯,靠着马儿温暖柔滑的长颈,让它的唇裹着手心里的青草,黑色瞳仁照见彼此的信任和忠诚,舒泰而熨帖。

爬上山脊,海拔三千米的祁连高原,如登天的阶梯。苍鹰盘旋,云朵高飞,一块巨大的山影,缓步挪移。云开处,高耸的祁连雪峰威严。日中,天空愈发明净,云朵如棉,如絮,如丝,如带,在高原蓝里变幻着。更高远的雪峰,大团大团的云朵汹涌澎湃。雪峰下层次分明、深浅各异的绿,像画师调配的一幅灵韵水彩画。羊群在绿草间滚动,如白云降落。远处的高坡上,牦牛如墨散点在绿色画板。这些草原的精灵,是草原图画难以或缺的灵动元素。马群,牛羊,雪峰,草原,湖泊,看一眼便刻骨铭心,如何不叫人魂牵梦萦,流连不已?千年前匈奴游牧至此,跪拜雪峰高呼“祁连”。苍鹰唳叫,空谷回音,像是千年的回响,激荡天地。

清风起澜,鸾鸟湖波光粼粼,似一只开屏的蓝孔雀。更多的水鸟翔集,欢叫声沸腾如百鸟朝凤。蓝天倒影,分不清是天的蓝,还是水的蓝。湖边栈道纵横,伸向湖面的观景台,赭色的四角尖顶亭榭空无一人,亭下石柱苍苔覆盖。秋水长,白露为霜。一切是那么静美、安谧,仿佛世界的初始。几只水鸟,在亭前啄食,纤细的长腿在浅水中跳来跳去,不时扑棱翅膀,恍在湖水的琴键上起舞。一只云雀飞来,停在湖中水草秆头,啁啾如歌。忽而凌空,拍打翅膀欢歌凌舞。我似看见身体里飞出另一个我,与那云雀一起凌空欢歌舞蹈。在草原深处,人与自然共享上天赐予的美宴!

坡冈、滩涂雪已融化,草色微微泛黄。高空雁叫,雁字南飞,在湛蓝的天空,缓缓滑翔。一度春秋,一岁寒暑,年年岁岁,归去来兮。鸾鸟湖安之若素,任四季更迭,任暑重霜寒,一颗水晶般纯净的心,永不染色。(甘肃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