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壁画里的时令:飞花初来 慕古添香
甘肃

敦煌壁画里的时令:飞花初来 慕古添香

2021年11月23日 15:55:18
来源:凤凰网甘肃

原标题:敦煌说丨壁画里的时令:小雪,飞花初来,慕古添香

雨下而为寒气所薄,

凝而为雪。

气寒而将雪矣,

地寒未甚而雪未大也,故谓之小雪。

这天起,虹藏不见,

天地闭塞,万物冬藏。

北斗西沉,

日子一天冷过一天。

敦煌壁画里的时令:飞花初来 慕古添香

榆林窟第3窟的壁画里,

已一派凛凛的入冬之景。

红黄的秋色全然褪尽,

只留下一处处墨线勾勒的枯树。

晨起灰蒙的天空,氤氲着降雪的寒意。

敦煌壁画里的时令:飞花初来 慕古添香

傍晚,酝酿一日的雪意将至,

三五好友已至家门赴宴。

促膝坐在花毡床上,围坐夜话。

一壶醇酒,对谈冬月,思绪漫游。

忽得抬头,见玲珑的雪花旋落窗扉。

桌上美酒温热,小酌便已微醺。

恍惚间,似见白乐天坐在身旁,

悠吟着: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霜白伴梢,篱菊覆水。

飞花将至,邀谁共饮?

《月令七十二候集解》:“小雪,十月中。雨下而为寒气所薄,故凝而为雪,小者未盛之辞。”零星的小雪,是此时的物象,也是此时的意象——轻盈的浪漫。

冬意渐浓,与之最相宜的还是“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有飘雪,有火炉,有醇酒,揉起来便是朴素的古人在取暖的同时对生活意趣的一点用心。

雅致一些的,冬日屋里得有一盏香炉,香料在炉内徐徐燃烧,丝丝清香,温暖的同时整个人被香气沐浴,变得舒展。而作为器物,香炉造型优美,可谓是讲究人儿的冬日必备了。

柄香炉——携带的香气

敦煌壁画中,手持柄香炉的画面并不少见。多出现在剃度、礼忏、奉请等佛事场合。

带有长护柄的“柄香炉”,炉头、护柄各有形状,有龙首炉头、鱼身护柄,有莲花炉头、如意护柄……手炉一端炉头插香,另一端可手执。

▲有宝珠形镇的柄手炉 榆林窟第25窟 中唐

▲有宝珠形镇的柄手炉 榆林窟第25窟 中唐

手持柄香炉的,一般不是佛菩萨便是供养人。而柄香炉的出现,为正在进行中的佛事活动平添仪式感,持炉者无不显露出平和、喜悦、虔诚的神色,整个画面都变得祥和、宁静。

▲敦煌藏经洞出土 绢画引路菩萨图 唐

▲敦煌藏经洞出土 绢画引路菩萨图 唐

敦煌壁画中早期的香炉无盖,简单朴素。随着不断发展变化,柄香炉的形制、样式、装饰等等都越来越丰富多样。不同材质、盖形、宝珠、纹饰,都让一只原本平淡无奇的器具变成了一件用心雕琢的艺术品。

▲敦煌藏经洞出土 绢画千手千眼观音图之供养人 北宋

▲敦煌藏经洞出土 绢画千手千眼观音图之供养人 北宋

而自柄香炉中散发升腾的袅袅香气,除了四溢的芳香带给人感官愉悦之外,更是可以迅速凝神静气、净涤心灵,让人获得片刻由心而发的自由了。

陈设香炉——安放的暖意

除了将香气随身携带,香炉后来更多被用于静物陈设,这在敦煌的壁画以及藏经洞出土的绢画、麻布画中都有体现。

陈设的香炉有更大的空间可以发挥功用,体型大,造型细节丰富。香炉居中,两侧放置盛放香料的“香宝子”,几乎是佛教供养的标配陈设。

▲敦煌藏经洞出土绢画 弥勒净土图(局部) 五代

▲敦煌藏经洞出土绢画 弥勒净土图(局部) 五代

▲敦煌藏经洞出土绢画 水月观音菩萨像(局部) 北宋

▲敦煌藏经洞出土绢画 水月观音菩萨像(局部) 北宋

▲云样透花图案的香炉 莫高窟第98窟北壁 五代

▲云样透花图案的香炉 莫高窟第98窟北壁 五代

顶置宝珠、饰云纹、莲花底座是香炉常见的造型,再加镂空工艺,整个香炉更显灵动与贵气。

莫高窟第445窟北壁所绘的曲腿香炉尤为特殊——唐代出土的香炉多见三足或五足,这只绘于盛唐的香炉则有六足,在壁画和出土文物中极为少见。

▲曲腿香炉 莫高窟第445窟北壁 盛唐

▲曲腿香炉 莫高窟第445窟北壁 盛唐

▲莫高窟冬日雪景

▲莫高窟冬日雪景

冬日里的香炉,有温柔的暖意,也有净化的力量,是难得的风雅,将室内与寒风萧瑟的户外隔离成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敦煌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