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耳朵图图”竟然有原型 霸王龙舞蹈请来黄豆豆
甘肃

“大耳朵图图”竟然有原型 霸王龙舞蹈请来黄豆豆

2021年10月09日 09:03:06
来源:新京报

原标题:“大耳朵图图”竟然有原型,电影中的霸王龙舞蹈请来黄豆豆丨揭秘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有将近十个项目在创作过程中,包括《孙悟空之火焰山》,年底还计划完成《新雪孩子》,第一部中国水墨动画长片《斑羚飞渡》也会在明年年底完成,《大闹动画城》则会把上美影的很多IP集合在一起。

由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厂长、导演速达执导的《大耳朵图图之霸王龙在行动》(后简称《大耳朵图图2》)在这个国庆档中上映,至截稿前该片获得了超过4000万票房,成为国庆档单片第四名。《大耳朵图图》系列动画是由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后简称上美影)出品的经典动画作品,自2004年央视少儿首播至今依然受到众多小朋友和家长们的喜爱,豆瓣评分高达8.6。

《大耳朵图图2》聚焦孝道文化

《大耳朵图图2》聚焦孝道文化

谈及《大耳朵图图》的创作缘起,速达介绍说:“当时电视的黄金时间段几乎都是美国、日本这些外国动画片,中国原创的很少,我们就想制作原创优质的、反映当代孩子生活的动画片,而恰恰当时我的儿子三岁,图图的原型就是我儿子,他小时候也是圆乎乎的,耳朵也有点招风,头发也很稀疏,一些童言稚语常常能逗得大家欢笑不止,启发了我们的创作。”

这部超过百集的电视动画片《大耳朵图图》陪伴了不少90后、00后成长,被搬上大银幕后,也随着时代而融入新内容,跟踪社会关注和喜爱的话题。2017年,电影《大耳朵图图之美食狂想曲》讲的是中华美食;而今年国庆档上映的《大耳朵图图之霸王龙在行动》则涉及了孝道文化、养老话题,讲述了以图图为首的霸王龙小分队总在幼儿园制造一些让人头疼的“恶作剧”。随着与牛爷爷的深入接触,霸王龙小分队了解到最棒的“恶作剧”是让别人开心,甚至感到幸福。

事实上,速达也没有想过图图这个IP会这么成功,她说上美影创作习惯不是说去追求一个爆款,追求点击率或者票房,更多的还是希望能把一些有意义的故事表达、传递给孩子:“当然我们是希望图图能够流传很广,让更多的孩子喜爱,如果有很多孩子跟我们反馈说他们太喜欢图图了、喜欢牛爷爷、喜欢片中的角色,对我们创作者来说肯定是个非常开心的事情。”

主创希望讲述有意义的故事

主创希望讲述有意义的故事

图图升级,画面细腻度提升、色彩更柔和

距离《大耳朵图图》第一部院线电影已经过了四年,速达说本来希望《大耳朵图图2》能在去年上映,但因为疫情的原因拖延了一下,主创趁着这段时间对影片进行全面打磨。相较于动画剧集,此次大电影的制作更偏细腻,画质成色更好,在很多细节上也做了不少升级,包括人物的色彩、图图家庭里的装饰、片中的场景设计都做了细腻度提升,同时整体色彩也更加柔和。

长期以来,动画偏重于传统的历史题材,当代家庭题材稀缺,儿童题材的创作“接地气”是一种挑战。速达表示,现实题材儿童作品难出经典,是因为要找到合适的题材难度很大,“没有那么多的矛盾冲突可以去讲,表达起来也需要异常严谨,《大耳朵图图2》确实在走一条难走的路,没有正义和邪恶的对撞,却依然能让孩子看得津津有味,能用感情去感动他们。”

据悉,《大耳朵图图》的创作团队已经一起合作了近20年,他们一直保持着对于当下社会的敏感发掘、感悟寻找。这些年,速达很关心民生社会话题,例如第一部《大耳朵图图》电影就涉及食品安全的问题,而这一次,他们发现老龄化社会的问题也越发严重,关爱老人是需要教给孩子们的观念:“现在这个快节奏的社会,孩子们经常因为父母工作特别忙,会跟老人一起生活,隔代的关系会特别亲,希望孩子们懂得尊老敬老,我们希望用图图的视角把这种温暖的关系传达出去,这样孩子们也可以接受。”

很多观众看完电影,不论是成人还是小孩,都会告诉速达这部电影让他们有所反思,很多时候大家关注孩子多,忽略了对老人的照顾,一部动画能起到的科教意义,在速达心里是最弥足珍贵的。

很多观众看完电影,都会告诉速达这部电影让他们有所反思。

很多观众看完电影,都会告诉速达这部电影让他们有所反思。

不局限于动画展示,从真人表演中找灵感

上美影的作品承载了几代人的美好记忆,《小蝌蚪找妈妈》《大闹天宫》《哪吒闹海》等经典作品,把最有想象力的动画影像映入了孩子们的童眸。就当所有人都认为上美影对动画制作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速达及其团队依旧坚持去寻找更细腻真实的动画表演。“其实,人物表演这一块在中国动画中算是比较弱的一块,动画形象画得好与不好,角色表现得生动不生动,直接影响到动画主题的一个表达,所以这次我们的一大看点是依照真实的人物表演,请专业的演员来参与我们的动画表演,等剧本打磨好、分镜画好以后,我们会同时记录下真人和小朋友的表演,文字上拍摄特写,再根据他们的表演去画,赋予角色形象,把现实生活中的真人生动的表演融进动画形象上。包括片中霸王龙的那首歌和舞蹈,都是请了黄豆豆老师作为舞蹈指导,然后编舞,在真正跳的基础上再画。”

事实上,图图并不是很复杂的动画形象,相较于复杂的动漫形象,图图似乎可以拿起画笔进行简单勾勒,这也是上美影一直坚持的“返璞归真”的传统。“其实越简单的造型,有时越难把握,像图图这种头上面带点方,下面带点圆,在艺术上还不完全对称。在形象创作上,线条越多越容易把握,因为它容易找准,能找到点和线在哪里,像这种越空、越简单的东西,差一点就会不一样,也就难把握,要让简单的线条动起来也是有难度和挑战的。”速达说,也有建议把图图做得更潮一些,穿卫衣、打扮时尚,但剧组认为没有必要什么流行就做什么,图图坚持自己的简单风格,坚持传统,在每一步上都会有新升级。

简单的线条、画面,背后是不简单的创作。

简单的线条、画面,背后是不简单的创作。

速达透露,上美影将近有十个项目在创作过程中,除了正在制作的《孙悟空之火焰山》,年底还计划完成《新雪孩子》,第一部中国水墨动画长片《斑羚飞渡》也会在明年年底完成,《大闹动画城》则会把上美影的很多IP集合在一起,此外适合网络的怪谈类型的动画,汇聚了八位年轻导演,用不同的美术风格,讲述中国传统精灵的故事。她提到,《大耳朵图图》的第三部剧本已经逐步完成,他们会继续将这个IP的故事进行到底。至于图图会不会和其他上美影的IP联动,速达透露正在筹备的冬奥电影有可能将这次互动实现。

速达表示,很多人都在怀念老的动画片,认为新动画片难出经典,甚至认为老IP在“炒冷饭”,她觉得这些都没有关系。“所谓经典都是经历了时间的考验,有着深厚的积淀。上美影其实没有停歇,动画创作是有一个过程的,一部动画需要四五年,甚至十年以上,但是,我们还是一步一步在做。我们要做出好作品,让观众知道上美影的品质品位是有保障的,我们依然要站在中国动画创作的最前列,这是上美影人永远不会改变的志向。”

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