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拍好《峰爆》中爆破戏 编剧学习爆破专业4年教材
甘肃

为拍好《峰爆》中爆破戏 编剧学习爆破专业4年教材

2021年09月18日 09:25:21
来源:新京报

原标题:为拍好《峰爆》中的爆破戏,编剧看完了爆破专业4年的教材丨揭秘

因为影片还涉及很多地震、塌方、滑坡、泥石流等地质灾害,在剧本阶段,导演李骏就邀请到一些地质学和中铁建的专家,为剧本把关,片中所有地质学相关专业问题都经过了考证,不能出现任何专业上的错误。

《峰爆》海报 片方供图

《峰爆》海报 片方供图

由李骏执导,朱一龙、黄志忠、陈数、焦俊艳领衔主演的电影《峰爆》9月17日全国公映,该片讲述了受全球地质变动影响,一场史无前例的地质灾害在云江县城突发,地陷、山体塌陷和泥石流接踵而来,以小洪和老洪父子为代表的基建人面对灾难挺身而出,展开绝境救援。

影片聚焦基建人群体,其前身是组建自1948年的铁道兵,铁道兵在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中,以血肉之躯铺就“打不垮、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和平建设时期,他们移山填海,建成总长达一万两千多公里铁路。他们也是和平年代牺牲最多的兵种,像当年成昆铁路的修建,平均每一公里就有一名战士牺牲。

身兼编剧和导演的李骏坦言,剧本阶段最大的难度是,如何体现出中国式灾难救援的情感状态,以及这种家国情怀。而为了搞清楚片中爆破技术到底是怎么回事,另一位编剧沙颂在写剧本前,把同济大学爆破专业4年的教科书全看了一遍。拍摄过程中,剧组还要克服自然环境带来的不便,一些机器设备不便运输,只能先拆散后组装,溶洞里的戏,没有灯光,导演只能让演员一边演戏,一边用手电筒打灯。新京报记者专访导演李骏,聊了聊影片拍摄的幕后故事。

【创作】

有家国情怀,更有父子传承基建精神

一次偶然的机缘,导演李骏了解到铁道兵这个群体,后来这个兵种转业到了中铁建,成为基建人。李骏说,大部分基建项目都是在野外,基建人要离开家庭,一走就是好多年,青春就在山沟里度过了,甚至很多人付出了生命,但他们却打通了一个个隧道,开通了一个个高铁。“尤其像贵州这种山地,山连着山,高速公路却不断地穿山而过,你由衷觉得这些人太伟大了,需要用一个真实的创作情感去书写这群人”。李骏分享创作初衷时十分感慨。

2020年初,李骏和另一位编剧沙颂开始剧本创作,准备收集资料、采风。写剧本前,两人就决定要做一个灾难类型片,针对这个类型做了很多分析,确定以爆破作为未来影片的视觉主形态。为了搞清楚爆破到底是怎么回事,沙颂在写剧本前,把同济大学爆破专业4年的教材全看了一遍。

因为是灾难类型片,电影肯定会涉及大量特效,制作难度无疑会升级不少,但在剧本阶段,两位编剧并没有被类型束缚,还是展开了想象的翅膀,“特效并不是我们展现的重点,影片也没有炫技,一切以追求真实感为主”,李骏说。

《峰爆》中有很多特效镜头 片方供图

《峰爆》中有很多特效镜头 片方供图

对李骏来说,剧本阶段最大的难度是,如何体现出中国式灾难救援的情感状态,以及这种家国情怀。如何体现得自然朴实不肉麻,也不拔高,这种分寸,戏份分配的比例,是最难的一件事情,要反复推敲,以及灾难与这些人物之间会发生怎么样的关系。

在设置人物关系时,导演李骏说,父子是最常见到的人物关系,这也正符合基建人子承父业的传统,很多铁建都有铁二代、铁三代,好几代人都从事这个职业。现实的依据给到两位编剧一些创作的灵感,片中黄志忠饰演的洪赟兵是一位退伍铁道兵,而朱一龙饰演的儿子洪翼舟,是一位爆破研究室主任,还在基建一线工作,这样就令这种父子关系有了精神传承的感觉。

【拍摄】

在亚洲第一长溶洞实拍,演员相互为对方打灯

片中,一座修建十年的隧道即将竣工,影片开场便是隧道内的一场爆破戏,所以隧道在片中是一个很重要的场景。但真实的隧道并不具备拍摄条件,剧组不可能让正在施工的隧道停下来用于拍摄。为了保证真实效果,剧组在贵州花了80天时间1:1搭建了一座施工隧道。

因为影片还涉及很多地震、塌方、滑坡、泥石流等地质灾害,在剧本阶段,李骏就邀请到一些地质学和中铁建的专家,为剧本把关,片中所有地质学相关专业问题都经过了考证,不能出现任何专业上的错误。另外,剧组还请来了国际著名洞穴探险家、法国洞穴联盟副主席让·波塔西做顾问。他在20年前就开始探索贵州双河洞,双河洞成为亚洲第一长溶洞,神秘面纱最终呈现在世人面前,他是见证人之一。片中很多场景便是在亚洲最长溶洞双河洞实景拍摄。

片中很多场景是在溶洞拍摄 片方供图

片中很多场景是在溶洞拍摄 片方供图

在导演李骏看来,拍摄中最难的是如何克服自然环境带来的不便。比如,有一场在深谷的戏,地质灾难发生后,焦俊艳饰演的卢小靳带着20多个孩子躲在深谷下的一个山洞里。因为没有路,所有人都要走着下去。很多大型的机器设备非常重,运不下去,最后不得不将所有设备拆散,运到底下再拼装起来。“光设备,要300人,4趟往返才能运下去,下去一趟就得一小时,这场戏要拍3天,每天拍完了还得再走上来”,李骏回想起当时的拍摄,就觉得难,当时吃饭都麻烦,吃的东西要靠人背下去。

在溶洞的一些戏,拍摄条件同样艰苦,由于空间狭窄,一些机器设备还是要“化整为零”才能运进去。而溶洞内拍摄需要的灯光,没有去特意打灯,完全靠片中角色手持的手电筒,追求真实自然的效果。李骏说,这很难,演员一边要演戏,一边还要为别人打灯,“你还得自然,比如把手电筒打在岩壁上,让光反射到另一个演员身上,你不能直照,直照的话就会很不舒服。”李骏说,演员们都很聪明,没有排练很久,慢慢地,互相打灯就变成下意识了。

【表演】

不拘泥于剧本,演员可以即兴发挥

作为编剧兼导演,李骏拍一场戏前,有时候可能会产生一些新的想法,临时对剧本做出调整。陈数饰演的项目经理丁雅珺,在雨中动员工人炸隧道的那场戏,原本很短,而且是在一个搭的棚子里。拍这场戏之前,导演李骏觉得好像还差点什么,决定临时修改剧本,让所有的工人在有遮雨的地方,而让丁雅珺完全淋着雨,“我就一直在想,到底什么样的台词能让今天的观众感同身受,又不会觉得太过,这个分寸感是很难的”,开拍前,李骏把台词写好,用微信发给了陈数。

陈数饰演项目经理丁雅珺 片方供图

陈数饰演项目经理丁雅珺 片方供图

影片结尾,焦俊艳饰演的卢小靳和朱一龙饰演的洪翼舟两人通电话的那场戏,是原剧本中没有的。拍这场戏前,导演突然觉得好像少了点东西,怎么来构建人物关系里最后的这一下,就临时调整加了打电话的戏。导演先给焦俊艳写了一段台词,焦俊艳表演的时候,进入到情绪中,也没有完全按照台词说,但李骏觉得那样更舒服,“因为人在那种状态下,有的时候是语无伦次的,不是那么逻辑严密。”

拍摄过程中,李骏并没有完全拘泥于剧本,他喜欢演员在进入到角色之后流露出的真情实感,有时候会迸发出一些即兴表演。在洞穴里,老洪和小洪父子二人有一场争吵戏,里面有些台词,演员的表演都是即兴的。李骏说,观众没有看过剧本,观众看到的是演员的表演,演员最重要的不是完全遵从剧本,而是理解了剧本之后,用自己最舒服、最真实的状态呈现出来。

新京报记者 滕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