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国画已走出国门,他仍如“苦行僧”践行敦煌梦
甘肃

系列国画已走出国门,他仍如“苦行僧”践行敦煌梦

2021年08月26日 15:09:00
来源:凤凰网甘肃

原标题:高峰 践行敦煌之梦的“苦行僧”

创意临摹 三八七窟飞天

创意临摹 三八七窟飞天

创意临摹 莫高窟二二零窟胡旋舞

创意临摹 莫高窟二二零窟胡旋舞

创意临摹 莫高窟第三窟元代壁画

创意临摹 莫高窟第三窟元代壁画

创意临摹 榆林窟壁画

创意临摹 榆林窟壁画

创意临摹 榆林窟菩萨

创意临摹 榆林窟菩萨

创意临摹 榆林三十五窟飞天

创意临摹 榆林三十五窟飞天

创意临摹 莫高窟二二零窟持花菩萨

创意临摹 莫高窟二二零窟持花菩萨

创意临摹 榆林二窟

创意临摹 榆林二窟

创意临摹 莫高窟二二零窟供养菩萨

创意临摹 莫高窟二二零窟供养菩萨

创意临摹 反弹琵琶

创意临摹 反弹琵琶

创意临摹 敦煌三百二十一窟

创意临摹 敦煌三百二十一窟

■ 人物简介

高峰,敦煌佛学书画院院长、泰中艺术家联合会名誉会长、中缅友好协会理事、敦煌画派传承人、国礼画家,甘肃美协会员。2015年4月中缅建交65周年之际,其作品由中缅友协赠送缅甸仰光大金塔。2017年中泰文化经贸合作高峰论坛暨泰中艺术家联合会、泰中经济贸易交流中心成立十八周年庆典活动中,其作品由泰国文化部部长转送给泰国国家博物馆收藏。2019年9月15日,受邀参加了东盟文化艺术创作季(第一季)活动。

丝绸之路三千里,四大文明汇敦煌。甘肃敦煌是丝绸之路进入阳关的第一个中西文化交融、多元文化荟萃之地,敦煌莫高窟传承的佛教文化更是丝绸之路上一颗璀璨的明珠。众所周知,以敦煌壁画为题材创作的歌舞剧《丝路花雨》已成为甘肃省歌舞艺术的一张文化名片。近年来,更是涌现出了不少以在传承敦煌国画艺术领域,积极向外推广敦煌国画艺术的中青年实力派画家,高峰就是其中之一。

高峰身如其名,除身材高大、长发背头外,还有一颗陇右人特有的善良和好学之心。今天,他的敦煌系列国画已经走出了国门,但他还如苦行僧一样,留在敦煌如饥似渴的汲取着博大精深的敦煌艺术,只为践行自己心中的敦煌之梦。

1968年,高峰出生在甘肃省陇南市礼县红河乡青龙村一个普通农家,父母都是当地善良的农民。他的父亲虽然识字甚少,但对经典佛经能够吟诵如流。

“在小学时,父亲便让我为大人抄写经文,期间我便在无意中对佛经中的佛像开始偷偷临摹。”高峰表示:“没有想到,童年时临摹的一幅佛像画,竟然还被邻居家请去供奉。从此,左邻右舍便争着请我画佛像供奉,而我也从小结缘佛画艺术。当然,也正是这种陇右民间乡村朴实的精神文化传承,让我从小坚持做人善良、对佛学国画情有独钟。”

高峰中学毕业后,正值我国改革开放的初期,他虽然借阅了大量的敦煌佛学国画丛书学习和研究,但他的心中再也不满足从书本中临摹敦煌佛画,在征得家人同意后,他只身一人去了敦煌,要在自己喜欢的佛学艺术道路上更上一层楼,去寻找真正的佛教艺术。

初到敦煌时高峰也是举步维坚。这时,在敦煌工作的一位叔父看到这位晚辈如此热心佛画,便伸出援助之手,让这位没有资历、没有大学文凭,甚至没有生活保障的小青年,在敦煌莫高窟谋到了一份他梦寐以求的工作。

有了立足点后,工作之余高峰便日复一日的潜心于敦煌壁画的临摹和学习。正好,改革开放的初期正是敦煌学走向国际之时,当时他有幸面对面接触了国内著名敦煌学者常书鸿、段文杰、樊锦诗、李最雄等专家。他们工作之余,对这位来自陇右的小学生,在国画上不时给予关照。

艺术家们从高峰的勤奋、求学的眼神、诚心创作的作品中,看到这个小伙子肯吃苦、勤学习的作风,更看到了他不满足于陈规国画的创新精神,便时不时对他的壁画临摹作品点评指导,让他受益匪浅。

2000年之后,初步掌握了敦煌绘画技法的高峰,总对自己不能在艺术的道路上再有提高而苦闷。之后,他被推荐赴西安美院学习深造。3年后,当他取得西安美院大学文凭后,毅然放弃了回到省城兰州工作的机会,再次回到了让他魂牵梦绕的敦煌,重新操起画笔成为众多艺术朝圣者的一员。

之后,经过系统的美术学习和多年的反复临摹和探索,高峰的敦煌佛学国画已经在敦煌和兰州等地小有名气。2006年6月,他创办的敦煌佛学书画院正式挂牌成立,该院以专题展示和传承敦煌佛学艺术为宗旨。

在首任院长的岗位上,高峰创作激情像放开闸门的水一样,一发而不可收,达到其艺术的又一个高度。他的敦煌佛学国画在反复思考与创作中日趋成熟,并逐渐走出了甘肃,迈向了世界,进而令敦煌佛学书画院成为了传播丝绸之路敦煌佛学书画的窗口。

“我创作的敦煌佛教画主要有两个类别,一是传承敦煌古风的中国画,即传统国画;另外一种是运用现代立体造型艺术,在平面空间中创作出的多维视觉效果的创新国画。”据高峰介绍:“前者主要把中国画传统的线描、着色等艺术全部运用到画作中。如临摹唐代112窟的《反弹琵琶》、榆林25窟的《说法图》及众多的飞天画等。后者如果配合灯光等展厅效果,让人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尊栩栩如生的雕塑,而非平面画作。如作为国礼赠送尼泊尔的临摹158号窟的《涅槃图》,328窟的《供养菩萨》等。”

郭峰言语中提到的这些画作都十分精致,反映出多年来临摹敦煌壁画的扎实功力,以及用传统国画艺术驾驭创作重大佛教题材的潜力,彰显出以敦煌古代画风为主的国画传承。而那些创新画则集中体现了他近年来在临摹敦煌国画中的求变与创新,是反映他内心丹青世界的另外一种形式。

2013年,他回家路过天水,当听到著名雕塑家何鄂在当地慈航寺创作新风貌的佛像雕塑时,便通过天水市秦州区佛协,把自己珍藏多年的一张巨幅菩萨像捐赠给了慈航寺。事后他表示:“这张菩萨画像无偿捐献给天水的寺庙,反倒觉得找到了其应有的去处。当艺术能够为更多的老百姓服务时,才是其发挥作用的时候,也是我最快乐的事!”

多年来,高峰潜心研究和创作敦煌系列国画,在颜料运用上坚持采用中国传统古画颜料,虽然耗时费力、成本很高,但他为传承这门艺术,始终不改初衷,坚持用古法原料作画,但每当社会需要传播敦煌文化和慈善事业时,他都义无反顾的无偿捐献作品。

高峰感慨地说:“上世纪初,敦煌莫高窟被重新发现,中古时期连续一千多年的壁画、彩塑,掩埋在流沙里的无数美术杰作被发现后,不但改写了中国绘画史,而且引发了当代中国画家长达70多年的‘本土西行’,开启了临摹学习、研究和探索敦煌壁画的艺术之路。”

他认为:“敦煌莫高窟是人类文化遗产中独一无二的美术奇迹,其呈现的中国绘画技法与风格的千年流变,反映了丝绸之路上四大文明的交流与融合,对中国乃至世界美术发展的贡献和影响十分深远。”

2012年,中国美术家协会在兰州召开的年会上,第一次旗帜鲜明地举起“敦煌画派”的旗号,让经历了半个多世纪发展的当代敦煌画派,终于被中国美术家协会认可。

敦煌画派就是以敦煌美术元素为蓝本,融合时代元素,经过艺术家们的不断创新,逐步形成的一种具有传承敦煌美术元素,又具有健康积极向上的时代特征、美术倾向和美术风格的国画。

近年来,许多新一代画家对敦煌文化的喜爱与追随,对敦煌画风的研究与实践,让人们看到了敦煌绘画的传承与发展,被誉为“敦煌画派”佛学书画传承人的高峰,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近年来,他更是不断从敦煌壁画的内容,佛教起源,佛学精典等大量的历史文献中寻找营养,从国内外敦煌学中探索敦煌艺术的真谛。

“根据我20多年在艺术上的不断探索和临摹实践,总结出了敦煌壁画临摹技法主要有三种:取原状临摹、恢复原貌的临摹、创意临摹。”高峰认为:“其中,原状临摹,要尊重画面的原状,不需要增加或减少任何部分元素,临摹出来后要与原壁画上完全一样,真实客观的将壁画绘在宣纸上。其二,恢复原貌的临摹。敦煌壁画一般经过了几百年甚至一千多年的风化,其线条和色彩经过长期氧化变色后部分失去了原貌,特别是许多图案和线条已经损毁,这就要通过分析研究,使临摹画具有完全原作较为清楚的形象,恢复其壁画原来的面貌。其三,创意临摹。这是我自己画敦煌画的主要手法。”

“我在壁画的原作上加上现代美术理念和自己对佛教文化的理解,在尊重原作的基础上进行了再创作。如创作的《盛世和谐图》,该图融入了多种现代美术理念后推陈出来,力求笔下能生动表现和谐盛世、天下同乐的场面。”

高峰临摹壁画具有他自己的特点,先面壁思考,在看画的过程中内心反复揣摸,待到读懂古画的主题和每一个细节变化后,才开始临摹或创作。就这样,在长期的敦煌壁画临摹创作过程中,他深刻地领悟了这份“面壁”的真谛,反复与古人对话、与画作交流。

2015年9月,在中国文联等单位举办的庆祝中泰建交40周年暨泰国诗琳通公主六十寿诞——中国书画慈善展览中,高峰展出的《飞天颂》《双飞天》捐献给了泰国红十字会,用于泰国慈善事业。

2015年4月,高峰创作的长达6米的巨幅作品《大涅槃图》画作,被中缅友好协会选中,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礼,捐赠给缅甸仰光大金塔,以永久收藏。

“敦煌画派是甘肃省在华夏文明传承区建设中提出的文化工程之一,是一种地域性画家追求的理念,尚不是实际意义上的中国画流派。”高峰认为:“而我,只是坚守在敦煌艺术道路上的一位普通践行者。”

兰州日报社全媒体首席记者 李超 文/图

(兰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