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敦煌:用极致的东方色彩描绘飞天的浪漫

走进敦煌:用极致的东方色彩描绘飞天的浪漫

2021年08月26日 10:10:51
来源:凤凰网甘肃

走进敦煌:用极致的东方色彩描绘飞天的浪漫

2018年10月28日,王者荣耀官方商城上线了一款历史性的皮肤——杨玉环的“遇见飞天”。

王者荣耀“遇见飞天”皮肤原画

王者荣耀“遇见飞天”皮肤原画

璎珞宝冠,朱色裙带,这个反弹琵琶的飞天仙子,是从敦煌壁画里走出来的传奇。

我至今都觉得,这是王者荣耀目前所出的,最美、最有历史感、最能体现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皮肤。作为三周年的限定皮肤,从最初构想到最终产出,王者荣耀团队为“遇见飞天”做了不少功课,单从色彩选择上就非常谨慎。

在欣赏了大量敦煌壁画图片之后,王者荣耀团队的2D美术设计师徐言毅初步设计出了五版原画方案,而得到的回应却是“感觉只是一个普通的古代美女,没有‘飞天’的体现”。

走进敦煌:用极致的东方色彩描绘飞天的浪漫

经此,设计团队毅然决定:奔赴敦煌,用亲身的感受来解决设计上的瓶颈问题。

走进敦煌:用极致的东方色彩描绘飞天的浪漫

这一去,所有问题都迎刃而解。——亲眼目睹了墙壁上流传下来的千年壁画,这种直接的视觉冲击是看多少张图片都无法代替的。

敦煌的莫高窟,就是这样一个神秘又有魅力的地方!

走进敦煌:用极致的东方色彩描绘飞天的浪漫

始建于前秦宣昭帝苻坚时期的莫高窟,是伫立在西北荒漠中的一座文化宝库。自沙门乐遵行至此地,架空凿岩,造窟一龛,一直到如今,大漠里斧凿锤刻声,叮叮当当绵延了一千多年。

这座集建筑、彩塑、绘画三位一体的民族文化宝库,孤独又坚韧地屹立在茫茫大漠中,隐秘又热烈地向世人传递自己的历史使命——将极致浪漫的东方色彩流传下去。

↑《观无量寿经变》莫高窟201窟南壁,描绘了西方净土世界的景象[中唐]| 摄影师@孙志军

↑《观无量寿经变》莫高窟201窟南壁,描绘了西方净土世界的景象[中唐]| 摄影师@孙志军

而流落在外的上起十六国,下至北宋的六万多件敦煌遗书,仿佛也在向世人倾诉着敦煌这个神秘地域所蕴藏着的厚重的历史气息。

藏经阁经书

藏经阁经书

一定要亲眼去看看敦煌莫高窟!

许多来敦煌的旅人回去之后都这样对身边的人说。

因为那些壁画的美,带给人视觉上的震撼,无论用文字、话语还是图片都是无法描绘的,只有亲眼所见,你才能感受到那神秘的美丽一下子与你迎面撞上的冲击力。

走进敦煌:用极致的东方色彩描绘飞天的浪漫

莫高窟开凿在鸣沙麓断崖上,经长年累月,洞窟周围岩石难免产生裂缝。处于荒漠之中,起风刮起漫天风沙,那是一把看不见的刀子,一点一点在磨蚀着这座孤独的建筑。除去这些外在因素,石窟内壁画酥碱、褪色也是长期存在的问题。莫高窟在游客接待方面有着非常严格的规定,就是为了避免呼吸产生的二氧化碳加重石窟内的湿度,进而加速壁画褪色。

这座民族瑰宝至今能够为世人游赏,是一代代的敦煌守护者们毕生的坚守换来的。

常书鸿(中间)与敦煌研究院工作者

常书鸿(中间)与敦煌研究院工作者

1944年,常书鸿出任敦煌研究院第一任院长,从此,这些大漠中孤独的瑰宝有了守护者,常书鸿在西北荒漠中一待就是一辈子。

工作中的常书鸿

工作中的常书鸿

常先生调侃道:“我是以一种在服‘无期徒刑’的决心精神坚持下来的。”这位“敦煌守护神”把一生都献给了敦煌艺术,也为后来的守护者们挺起一座坚实的丰碑。

常书鸿先生晚年

常书鸿先生晚年

再后来,第二任敦煌研究院院长段文杰先生,第三任院长、被誉为“敦煌的女儿”的樊锦诗先生,都继承了常书鸿先生的精神,用青春热血和一生精力,守护着我们的莫高窟。

敦煌研究院第二任院长:段文杰

敦煌研究院第二任院长:段文杰

樊锦诗,本是一位江南女子,而长年累月在西北风沙中坚守,她的柔婉、温润化作了眼神中的坚毅、勇敢。

走进敦煌:用极致的东方色彩描绘飞天的浪漫

上任第一年,樊锦诗就收到了“要将莫高窟捆绑上市”的消息。为了阻止这件事的发生,初任研究院院长的樊锦诗多方奔走,彻夜难眠,最终用毫不动摇的坚决态度保护了莫高窟。

她说:“洞子不能卖,我不能成为千古罪人。”

洞子虽然保护住了,可疑难问题又接踵而至:由于游客量的增加,洞内的温度、湿度还有空气都产生了变化,这样的变化对壁画的存留产生了很大的威胁。经过多方讨论和大量探测,最终,樊锦诗对莫高窟的进洞限制做出了标准:“开放面积不小于13平方米,洞窟湿度不超过62%,二氧化碳含量不超过15000ppm,每批进窟游客不超过25人。”

这些限制,直接影响了莫高窟的游客接待量,但也正是这些限制,能让莫高窟至今还完完整整地向世人展示着它的美。

为了让莫高窟世世代代都以最好的面貌呈现在世人面前,樊锦诗和团队经过了18年的努力,采用覆盖化数字采集和电脑图像拼接的壁画数字化方法,实现了“数字敦煌”的终极蓝图。

壁画数字化图像

壁画数字化图像

壁画数字化图像

壁画数字化图像

樊锦诗说:“如果我死时让我留一句话,我就留这句:‘我为敦煌尽力了’。”

整个敦煌研究院,像樊锦诗先生一样的工作者们数不胜数。

八十八岁的李云鹤,在敦煌做修复工作六十四年,从朗朗少年到垂垂暮年,这六十四年间,李老修复了四千平米的壁画,五百多身塑像。这是什么样的概念?如果四个人同时工作,每天工作八小时,也只能修复0.4平方米。

壁画修复前后对比照

壁画修复前后对比照

壁画修复前后对比照

壁画修复前后对比照

而我们敦煌莫高窟,有整整四万五千平方米的壁画。

李云鹤的儿子李波、孙子李晓洋,继承了前辈的使命,扎根大漠,继续做文物修复工作。

李老这样教育后辈们:“对文物工作要有感情,知道它的可贵才能用心去保护它。”

而这,也是敦煌研究院所有工作者们所秉承的信仰。

走进敦煌:用极致的东方色彩描绘飞天的浪漫

如果你问我,甘肃到底值不值得去呢?我相信看完这篇文章,你心中也有了答案。“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塞外风光,色彩旖旎一眼万年的敦煌壁画,还不是你动身前往的理由吗?

世界上没有任何国家比中国更会运用色彩,在中国没有任何一个地方的色彩比敦煌更加浪漫。

正如季羡林先生所讲:“世界上历史悠久、地域广阔、自成体系、影响深远的文化体系只有四个:中国、印度、希腊、伊斯兰,再没有第五个;而这四个文化体系汇流的地方只有一个,就是中国的敦煌,再没有第二个。”

敦煌,是你有生之年,一定要去的地方。(微游甘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