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莫高窟邂逅陶溪川,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当莫高窟邂逅陶溪川,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2021年08月08日 17:41:11
来源:澎湃新闻

原标题:当莫高窟邂逅陶溪川

张大千曾经说过:“如果你要成为一个画家,此生一定要去敦煌”。敦煌成为人们心之向往的地方,看一眼美轮美奂的壁画成为很多人此生定下的心愿。

同为历史文化名城,敦煌与景德镇无论是历史溯源、发展脉络,还是在文化复兴的道路上,都有着许多共鸣。进入新时期,景德镇陶溪川“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让莫高窟跨越2800公里与陶溪川相遇,让传统穿越千年与新时代对话,让西域文化与东方文化再度碰撞,激发当代文化共鸣,实现技艺传承,创造出新的文化复兴场域。

陶溪川“邑空间”的青年创业者史良就是推动两种文化融合,并赋予新时代创新色彩的积极践行者。

今天由景德镇枭目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史良来讲述他与建行的故事。

成功始于拉好每一个坯

2017年我毕业于江西工艺美术美院,老家是甘肃兰州。自小喜欢手工,毕业后拜师学艺。我选的师傅不是绘画大师,而是景德镇传统拉坯工匠。

我的师傅拉坯十几年了,看他拉坯是一种享受,他拉的四五百个坯,每一个都一模一样。陶瓷行业里大部分人只会问陶瓷作品是谁画的,很少会有人问最初的坯是谁拉的。有些手工是机器无法替代的,拉坯就是其中之一。拉坯是陶瓷制作最源头的工序,坯拉好了你才能谈完善和精细。我只想我的作品让更多人知道,没有必要让别人知道我是谁。”

2018年我开始创业,创业资金是打工赚来的5000元。开始做的是流行的日式茶壶,卖的挺好,但是代表性不强。我女朋友是在敦煌上的大学,现在在读景德镇陶瓷大学研究生。我们都深爱家乡敦煌文化,最后一拍即合决定推出“莫高”主题,用景德镇陶瓷承载敦煌文化传播出去。

创作素材取自家乡敦煌莫高窟的壁画,我们不只是临摹,更多的是再创作,我们的作品已经成功申请了60多个版权保护。

敦煌这个IP还是有知名度的,大众的接受程度也在提升。我希望通过‘莫高’这个主题,让西域文化和东方文化相结合,将敦煌文化和景德镇文化相融合,以陶瓷为载体走进民间。

当莫高窟邂逅陶溪川,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金融活水助力“莫高”腾飞

莫高窟第112窟就是著名的《反弹琵琶》。这个造像是敦煌标志性的壁画,最能代表敦煌艺术的图像。画面表现的是伎乐天神态悠闲雍容,落落大方,一举足一顿地,一个出胯旋身凌空跃起,使出了反弹琵琶的绝技。这一刻就被天才的画工永远定格在墙壁上,整个大唐盛世也被定格在这一刻,时间和空间也被色彩和线条凝固起来,成为永恒的瞬间。

我的“莫高”主题也创作《反弹琵琶》,完全临摹石窟壁画制作。泥板由莫高窟的橙板土、米,再加上棉花熬制出来,成分和莫高窟壁画的成分一样。石料是莫高窟戈壁滩天然矿物碾磨的。做出一幅这样的作品至少要3个月,其中一幅完工的作品正在陶溪川官方展出。

之前市场上没有人尝试过这种风格,我们都是摸着石头过河。要把精美的的壁画呈现在各式陶瓷产品中,就必须要有好的设备和优秀的画师。

我们从80平米的小作坊搬到了现在560平米的工作坊,各项开支都大幅增加。我们把钱都投入到设备上用于研发和扩大生产。我现在设备加起来差不多25万。我们所有绘画都是手工的,还需要对敦煌文化有一定基础,所以人工费用也比较高。”

去年疫情是我最难熬的时候,整个上半年都没有收入,但是固定工人要继续发工资,不发工资的话,等市场好起来,就没工人开工。资金链一下子就断裂了,我天天睡不着。

刚创业,还没有向银行贷款的概念,没想到是建设银行先给我打了电话,咨询我的经营状况。我当时是第一批用户,10万元的贷款很快就到账了。这笔钱缓解了我的资金压力,及时支付了工人工资。后来他们还给我宣传了金融政策和大学生创业政策,还告诉我后续有困难可以找他们。内心还是很感动的。有了这笔资金,我更有信心的。我想咬咬牙一定能扛过去。

今年我做了直播带货,各方面都好起来了。我们还在推广起步阶段,一个月销售额四五万,利润率不高,我希望大众知道我们莫高主题的瓷器既有艺术价值又有实用价值,而且还买得起。

当莫高窟邂逅陶溪川,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君子之门”带动创新融合

我的宿舍就在工作坊附近,是建设银行为陶溪川创业大学生提供的宿舍,叫CCB建融家园。

房间40多平,洁白的墙壁,素色的大理石地砖,外面有个阳台,有独立卫生间,中间一个大木床,墙边一个大书桌。摸着良心说,这里是我住过的最舒服的地方,我对谁都这么说。创业之初我租了一个20公里外的房子,周边很吵闹,我们创作需要安静的环境。这里的住宿比学校研究生宿舍都要好,窗户的玻璃都是双层的,就像我们北方一样,隔音效果特别好,离工作坊很近,我们工作累了就回来睡一觉。这里的房租、水电、物业都可以通过CCB建融家园APP在线缴纳,我们要的就是方便。我觉得能住上这么好的宿舍真是幸运。

住在这里的都是“邑空间”创业大学生,大家宿舍很少锁门。我们这是君子之门,平时我们经常串门,喝茶聊天探讨心得,关上门反而不方便了。

我之前烧窑做成型时把部分产品的氧化反应弄成了还原反应,找了很久都找不出问题,后来串门沟通时别人告诉我只要把烧窑后面的闸板拉大就可以了。这种情况如果非要我自己去琢磨可能很难,而有经验的人一句话就能点破。我们这批创业者不一样,传统做手艺都讲究关着门做事,而我们都是开放的。

我们这还有一个大学生专门制作表盘的,因为他没有自己的设备,成型技术也不够成熟,他自己做效率就会慢,成本也会高,我有设备和技术,我就帮他解决成型问题。我们商量联合推出一个产品,在他的表盘上绘画我的莫高主题,一定会受市场欢迎。我还准备和另外一个做雕塑的创业者合作,把敦煌壁画以立体的形式展现。

加班是“邑空间”创业大学生的常态,每天睡6个小时,起床后就开始创作。根本不存在休假,大家每天都是围绕自己的产品,赶货的时候每天就睡3-4个小时。但我觉得挺充实的,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有奋斗的动力。创业就是痛并快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