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天水毛家坪
甘肃

走近天水毛家坪

2021年07月22日 09:53:40
来源:凤凰网甘肃

原标题:【文化拾萃】走近毛家坪

胡晓宜 徐 媛

毛家坪是天水市甘谷县磐安镇一个普通的村庄,彼时,村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完全没有意识到脚下的大地,竟然掩藏着那么丰富的历史印记。

时间的指针回拨到1947年,在一次渭河流域调查中,著名学者裴文中欣喜地发现了这里隐藏的奥秘,后经省考古专家张学正等人的实地考察,最终,毛家坪遗址被确定为周代文化遗存。

1982年至1983年间,尚就读北大考古专业研究生的赵化成受其导师、著名考古学家俞伟超派遣,与甘肃省文物工作队干部宋涛先后两次对毛家坪遗址进行发掘,揭开了毛家坪遗址考古发掘的序幕。

受限于条件,当时仅发掘了200平方米、20余座墓葬。“与现在动辄上千平方米、数百座墓葬的大型发掘项目相比,毛家坪遗址小之又小,但它的意义却非同一般。”秦文化与西戎文化研究项目联合考古队队长、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侯红伟介绍说。

此前,考古界对秦人墓葬的认识多源自陕西发现的春秋、战国时期的秦墓资料,而毛家坪发掘的秦人墓葬从形制上看,与关中地区春秋时期秦墓一致,但出土的陶器却有明显的西周风格。经多方证实,赵化成在《甘谷毛家坪遗址发掘报告》中明确提出——毛家坪发掘的墓葬属西周时期秦人墓葬的论断,正式将秦文化考古拓展到了西周时期,开启了考古学上探索早期秦文化的先河,在秦文化考古研究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

“别看只是向前推进了几百年,但它意义的重大就在于,跨越了一个新的研究领域。”侯红伟说。

2012年7月,由5家单位联合组织的早期秦文化考古队将目光再次投向了早期秦文化研究的起点——毛家坪遗址,对这里进行全面勘探、发掘。历时三年,累计发掘面积约4000平方米,共发掘春秋、战国时期的大小墓葬199座、灰坑752个,车马坑5座。出土陶器、石器、玉器、青铜器、骨器等各类小件文物1000余件,出土鼎、簋、方壶、甗、孟、敦、盘、匜等青铜容器51件,出土短剑、戈、矛等青铜兵器11件;发掘大型墓葬两座,其中最重要的成果莫过于金戈铁马——子车戈与全身覆盖彩绘漆甲的战马战车随葬坑。

子车戈出土于毛家坪遗址中级别最高的墓葬,年代为春秋中期,戈上铭文有两列共14个字,其中右列前六字“秦公作子车用”。

我们的视线又回到空旷的毛家坪上,目前该遗址保留的唯一一处展示厅内,长方形车马坑里面马匹的骨架与车辆的形制,清晰可见,剩余被开挖过的遗址已进行了保护性回填。

“这是当时挖掘出来的文物实体,它大型完整,轮廓也较为清晰,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前面的两匹马及后面的战车。”侯红伟介绍说:“马脖子处的横木是车衡,而敷在马颈部的是车轭,后面的则是车厢,这种车厢比较小,可以站两个人,大点的车厢则可以站三个人,中间的进行御守,两边的一个射箭、一个用矛或革战斗……”

在考古工作队驻地的一间实验室内,整齐摆放着2700年前马身上的器甲,车衡、车轭、车辕、车轱、车辐等,共计13件。

这是考古队今年才着手做的工作,即车马解剖、复原工程。“下一步我们会按照三维图形,通过三维打印,将各个部件复原起来,组成全新的战车。”侯红伟说,这个过程非常复杂,不仅包括车马的解剖,还夹杂着文物修复方面的工作。

问及车马解剖、复原的意义,侯红伟说:“毛家坪发掘出的车辆具有独特的秦文化特征。我们对车辆进行解剖、复原,就是希望对这种独特的车马埋藏制度进行认识和审查,进而在这方面做出一丝探究和突破。”

毛家坪出土的陶器多为碎片,为便于研究,考古队员进行了后期修复。“每个挖掘现场出土的陶器碎片都是堆放在一起的,需要先进行清洗,再依据其形状、厚薄、颜色等进行区分,属于同一类器物的挑选出来,最后从中将一个甚至多个陶器碎片拼图一般地粘连起来,恢复其破碎之前的模样。”侯红伟说。

2019年,毛家坪遗址入选第八批全国文物重点保护单位。2021年初,毛家坪遗址车马坑整体提取及实验室考古发掘项目通过验收,该项目由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与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合作完成,是目前国内首次对春秋秦人车辆进行的保护提取和复原,对了解秦人独特的车辆构造和车马埋藏制度具有重要意义,同时也为实验室考古与科技保护有机融合积累了经验。

“秦人走了,渭河还在,朱圉山还在,毛家坪和照耀她的月光还在。这一切,既是旧的,更是新的。”这是当地作家牛勃在其散文《毛家坪的战争与爱情》中的生动描述。无论是古老风俗的遗留,还是文化佐证的旁引,厚重的历史沉淀应当是现代毛家坪村人的骄傲,也是滋养“乡愁”不尽的源泉。

(甘肃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