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如何保持较快增长势头?关键词:扩内需降成本

经济如何保持较快增长势头?关键词:扩内需降成本

2021年07月21日 11:47:51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原标题:评论丨扩内需降成本,保持国民经济较快增长势头

张永军(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

上半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12.7%,两年平均增长5.3%,增长态势较好。同时,近期消费价格上涨幅度控制在1%左右,明显低于年度调控预期目标,表明我国经济形势整体较好。尽管现在其他主要经济体尚未公布上半年的经济增速,但根据目前情况可以预估,我国上半年经济增长速度在主要经济体中位居前列而且有可能是最高的。

在肯定我们取得良好成绩的同时,我们也要看到,近期我国经济增长面临的压力有所增大,结构性矛盾有所增强。二季度我国同比增长7.9%,与此前大多数机构和专家预期的8%以上的增速有一定差距,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近期经济增长的动力有所减弱。从下半年的情况来看,由于2020年下半年我国经济得到较快恢复,受上年同期基数的影响,下半年我国经济增速将会有所下滑。应该注意的是,下半年全球主要经济体经济的恢复,在一定程度上会使得我国出口替代其他经济体国内生产和出口的效应减弱,前期受防控疫情需求拉动作用较大的产品出口将逐渐恢复正常,可能会使我国货物出口承压;同时,由于我国进口规模较大的能源、原材料产品,受国际大宗产品价格上涨的影响,进口增长有可能加快,可能使得净出口对下半年经济增长的贡献有所降低。国际大宗产品价格较大幅度的上涨,还推动了国内生产资料价格的明显上涨,对于下游行业的企业尤其是中小微企业的生产运营产生不利影响。这就需要我们通过扩大内需、降低成本,保持国民经济较快增长势头。

从当前经济形势看,我国扩大内需还有不小的空间。从投资来看,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实现两年平均增长4.4%,与经济整体增速相比还有一定差距。分类来看,基础设施投资、制造业投资相对增长较慢,明显低于投资整体的增速,是影响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从三大部门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来看,上半年消费对于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61.7%,与一季度相差无几,而固定资本形成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19.2%,与一季度24.5%的贡献率相比明显下降。因此我们有必要通过扩大投资增强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

首先,我们应把实现“双碳”目标与促进投资有效结合起来。2020年下半年,中国提出了2030年实现碳达峰、2060年实现碳中和的“双碳”目标,这方面的要求和任务是比较迫切的。一方面我们要实现这些目标,另一方面还要保持经济的持续稳定发展,这就有必要将二者有效结合起来。这两年国家在企业设备投资方面已经出台了一些税收抵扣政策,笔者认为,还可以考虑启动企业技术改造方面的政策措施,例如政府有关部门可考虑对企业技术改造进行贷款贴息等措施。前不久国家刚刚启动了碳交易市场,可以考虑围绕碳交易、碳排放权等设计相关的绿色金融产品和工具,支持企业在节能减排方面的投资。

其次,目前生产资料价格仍处于高位,对于经济运行影响较大,但大宗商品和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大多是从国外传导过来的,这方面我们可以采取的措施比较少。不过,我们可以在降低综合物流成本方面采取措施。例如,从交通运输领域来看,运输成本和价格最低的是水运,陆路运输成本最高的是公路运输。但近年来公路运输占比不断提高,这主要是因为水运、铁路运输难以提供“门对门”服务,从而增加了对于汽车运输的需求。近些年国家一直在提倡多式联运,但受限于综合交通体系建设的短板,效果不是太显著。下一步应在投资方面加强多式联运基础设施的建设,打通交通运输“最后一公里”,为“公铁联运”“公水联运”“水铁联运”等多式联运创造更好的条件。通过发展多式联运降低综合物流成本,从而部分抵消大宗商品和原材料采购价格上涨的影响,这对于减弱下游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受到的影响是有帮助的。

要使上述这些方面的措施能够实施,就要有财政和金融方面的政策给以支持。从上半年财政支出和地方专项债的进度来看,进一步发挥财政政策作用的空间还不小,下半年应在财政资金的下达、债券发行方面加快步伐,让更多的资金能够到达地方政府和企业手中,尽快发挥作用。日前央行采取了降低准备金率的政策措施,同时还应通过对金融机构的考核等,更好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使上述政策能够更好发挥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