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州馒头铺子
甘肃

河州馒头铺子

2021年07月21日 10:33:46
来源:凤凰网甘肃

原标题:河州馒头铺子

□徐芳凝

□摄影 马 月

□摄影 马 月

街头,距家不远,有一家河州馒头铺子。年轻夫妇经营着。

去买馒头时,总见男人在铁皮案板前用力和面,壮实而憨厚;女人头顶黑色的印花纱巾,纱巾下,一双大眼睛,清澈灵动,有回族女子特有的妩媚气息。夫妻俩有一男孩,有时见他在帮妈妈收钱,有时帮忙拿装饼子的塑料袋,有时则在电视机前专注地看动画片,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像极了他妈妈。馒头铺子不大,十几平米,出售清香松软的油香,脆酥味美的馓子,还有清真锅盔、糖卷子、烤馍馍、大甜饼……锅盔又酥又厚,糖卷子面页间层层裹了甜,大甜饼正面粘满芝麻香甜可口,可谓各有各的特色。馒头铺子生意原本就不错,后来新增了蒸馒头,较之前生意就更兴隆了。

河州馒头铺子的蒸馒头,让人想起少时,同族的几家人共住一个大院子,谁家蒸了白胖的馒头,馒头的熟香味就会弥漫整个院落。寻香味而去,木桩一样杵在大蒸锅旁,等着馒头出笼屉,在婶娘或嫂子跟前蹭一个热馒头。热馒头拿到手里,顾不及烫,左手捯饬到右手,右手捯饬到左手,先狼吞虎咽吃掉馒头皮,然后在热馒头上抹上油泼辣子,吃掉一层,抹上一层,抹上一层,再吃一层,吃得满嘴流油,那酣畅淋漓的香,就钻到脑子里去了,记忆至今。

河州馒头铺子的蒸馒头亦做得很好,像自家蒸的一样,吃在口里很有质感,有嚼劲。有时候买来热馒头,像小时候一样,抹上一层红油老干妈,抹一层,吃一层,喷喷馍香,仿佛又回到了儿时时光。

经常光顾这家河州馒头铺子,除了买馒头,还喜欢扑面而来浓浓的烟火气息。蒸馒头的炉灶就架在店门外,一圈一圈的铝合金笼蒸,从缸粗的铁皮火炉子上一直高码到房檐顶,鼓风机“呼呼呼”吹着炉火,一簇簇火苗的红光向上一舔一舔,旺旺地拥裹着炉身。

清早或是傍晚,房檐高的笼蒸下,就会站不少顾客,都是等快要出笼的热馒头。男人不断看表,时间到,取过A字型的铁梯,铁梯竖在蒸笼旁侧,男人爬上去,双臂可着力气,一蒸笼一蒸笼往下取,递给下面接着的女人。女人再转身一层一层接至地面,一小会儿,小塔一样高的蒸笼,就码放顺当,热气冉冉。

有时候去早了,就在店门外的蒸笼底下等,不着急,只静静地看夫妻俩进进出出,忙里忙外,孩子也乐颠颠地跟着跑来跑去,这扑面而来琐碎又生动的世俗场景,令人莫名感动,无限热爱,心底腾起妥妥的安稳。

一天傍晚,去买馒头时,我先在水果店里买了几斤橘子和香蕉。上了蒸锅的馒头出笼时辰尚未到,周遭等候的人依旧不少,我站在旁边等。这时,店里的小男孩,瞅见了我手里拎的水果,稚声稚气地问:“阿姨,你拎的啥?”我即刻明白了孩子的意思,便从塑料袋里取出一个橘子和一根香蕉,递与男孩。孩子欲接,他妈一个健步挡过来说:不能要别人的东西。我说:没有关系的,让孩子拿着。孩子妈执意不肯道:不能给他惯这个毛病。我想想也是,正要装回,又想,一个简单的事情,我们大人总要把它想得过于复杂。这样一想,固执己见,仍然把水果硬塞给了男孩。这时,孩子妈再没有阻挡。男孩接过水果,扑闪着那双大眼睛开心地笑了。

我喜欢孩子那一刻的笑脸,纯净,天然,无杂质,像阵雨过后的晴空,有朗朗爽意。

之后买了蒸馒头,孩子妈替我装好,我付了钱,拎了回家。

次日清晨,吃早餐时,发现馒头居然多出来一个,细想,一定是孩子妈因为水果的原因,心里过意不去,给多装了一个作为回馈。喝着稀饭,吃着早餐,心头涌起丝丝缕缕暖意。

自那后,再去河州铺子买馒头,俨然就是邻居一样的熟人了。男孩一看到我,就扑闪着大眼睛欢喜地笑,仰起小脸问我要什么?要几个?听到我确切的回答后,就机灵地拿食品袋给我装好。孩子妈也是,看到我,人虽然再忙,也会像熟人一样打声招呼。暖意,就像冬天的炉火,令人熨贴。

收拾屋子,家里有不少女儿上小学时读过的儿童读物及漫画,整理出来,大约有上百本,分批次拿给小男孩。男孩对漫画书尤为喜欢,常见他坐在小方凳上认真翻看,那可爱的痴迷样儿,真是叫人喜欢。孩子妈则更开心,她说:自从孩子有了许多书本之后,再也不怎么热衷于电视和手机了,常见他捧着书,看着看着,就会开心地笑出声来,也不知为啥发笑。孩子妈与我喧谈时,能感觉到她发自内心满满的欣慰。我也是,每次去河州铺子,看到小男孩静静地捧着书在读,莫名就有一种幸福,像光晕一样,一圈一圈在心头弥漫开来。而我买馒头的袋子里,也经常会多余出来油香或是馓子。

我知道,那是一份心意的传递,是友善之花的绽放,是生活中点点滴滴细微的温暖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