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巡抚陈棐与山丹“塞酒”
甘肃

甘肃巡抚陈棐与山丹“塞酒”

2021年04月06日 20:56:21
来源:凤凰网甘肃综合

文/周步

中国写酒的诗文太多了,但在甘肃山丹写酒的诗文却不多。陈棐是在山丹写酒的高官诗人之一,而且写的是“塞酒”。

陈棐字文冈,河南鄢陵人,嘉靖十四年进士,由任礼科给事中。史书评价“直谏敢言,不避权贵”。据说,有一次,陈棐因违旨意被谪为大名长垣丞,后升任知县,因莅政宽平,为吏民所畏服,由是得到明廷重视,一路擢升,后官至甘肃巡抚、都御史。

陈棐可谓全才,文韬武略俱出色。他在陕、甘、宁军政界及教育、文化圈子都有很好的口碑和很高的声誉,直到今天,很多地方如甘肃合水、山丹峡口古城等地均有陈棐题字的石刻、墨宝和匾额。

陈棐在山丹写酒的是一首七言律诗。嘉靖三十年(1551年),陈棐以陕西观察使擢都御史的身份,巡抚甘肃,移住甘州,往来于周边卫所城堡,要塞关隘。那时候甘肃境内最高的两个军、政机构陕西行都司和甘肃镇治所都在甘州,甘州相当于今天甘肃省会兰州的功能性质。

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陈棐以刑部郎中奉敕恤刑至肃州,再次巡视河西关防武备。陈棐在山丹峡口视察,看到此地山势峥嵘,地势险峻,豪情大发,欣然提笔写下了“锁控金川”四个大字,镌刻于千仞绝壁。

山丹峡口陈棐题写的“锁控金川”

山丹峡口陈棐题写的“锁控金川”

大约是同一时间,陈棐写下了那首题为《新河驿作》的与酒有关的诗篇。

翌年四月,陈棐再次巡视河西防务,写下了对西北兵防具有战略指导意义的《防边碑记》。《防边碑记》详实记述了甘州城池和辖内城池的设施状况、改进措施以及强化防务的独到见解。文中很多观点要义,如甘肃镇“撑突河外,孤悬绝塞”“千里畏途,三面受敌”的深刻认识和“今之胜算,不在于能逐之,在能御之耳。御之方,城守为上”的精辟论断。从这些拿事实说话而不清谈废事的行事风格当中,我们对陈棐在西北地区留下了口碑声誉,也就不难理解了。他是《甘州府志》里面收录诗、文最多的一位诗人。

陈棐对西北文化的繁荣和教育事业的大力支持,同样值得一提。明嘉靖时期的瓜州,已弃之关外,甘、凉、肃各州便成了实际意义上的边防城市。边患的侵袭,防务的紧要,使得这里的文化教育一度废弛。看到这种情形后,陈棐派人携款从陕西购买、翻印大量书籍,专门制作了书柜,修建了藏书阁,“自是河西有积书矣”。陈棐在《儒学尊经阁贮书记》一文中说:“河西用武之地,钱谷可多积者,甲兵可多积者,多积书何为也?”乃是因为“民不信不立,经书以明义,犹甲兵钱谷之本也。”他将读书提高到比甲兵钱谷更重要的地位,将读书作为培养人才的重要途径,可见他对河西文化和教育事业的重视程度。

山丹峡口古城遗址

山丹峡口古城遗址

公元1552年,也就是嘉靖三十一年,一个万物争荣、天气晴朗的日子,午餐之后,陈棐在山丹卫新河驿馆里稍事歇息。这时候,一些生活中的场景和生命里的过往触动了他的情思。雪后远山,风前斜日,塞酒情浓,胡笳声远。世间诸多悲喜,无不源自家国情怀;人生几许快意,恰如这万里河山。于是,陈棐提笔挥毫,写下了那首《新河驿作》:

停午河城卷暗沙,盘餐移自总戎家。

樽前屡出鸡尸豆,厨里先烹獭卜花。

雪后远山供塞酒,风前斜日送胡笳。

殊方尽喜天王地,恩旆何愁万里槎。

明朝实行的是军户制度,陈棐巡察河西兵防,接触的是清一色的边防战士,走访的大都是军屯人家,午餐又有总兵官相陪,所以说“盘餐移自总戎家”。陈棐的这首诗歌写的都是眼前景物,抒发的是生平感想,但却不动声色的流露出了一丝身在边地胸怀万里的生命异彩。那一道光芒,让每一个有志之士都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他为国谋计的心胸抱负。

远处祁连山皑皑白雪,每一个冰消雪融的季节,都会给河西大地的人民送来一杯甘醇的美酒。陈棐写过很多歌吟祁连山、河西走廊和西北山川风物的篇章,意境辽阔、气象宏大,现场感强烈,是陈棐诗歌的主题意向。而此刻,陈棐在山丹,眺望雪后远山,抚思眼前景物,举一杯塞酒在手,怎能不醉在心头……

陈棐写下这首诗歌400多年后的今天,“塞酒”从山丹这片土地上走向四面八方,这大概是陈棐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

2021.3.14于北京昌平

作者简介:周步,甘肃山丹人。作家,诗人。写作题材以西部历史散文居多。作品获四十多项国内文学奖。作品入编《2012中学生最喜爱的散文》等多个文学选本。多部作品被拍摄成电视散文等在电视台、广播电台朗诵播出。现居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