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山丹过年,在山丹喝酒
甘肃

在山丹过年,在山丹喝酒

2021年02月20日 20:29:48
来源:凤凰网甘肃综合

文/周步

在山丹过年,基本就是一场又一场与酒的较量。

中国人在哪里都过年,在哪里都喝酒,但在山丹过年和喝酒却与众不同:要是没有喝醉几个场子、没喝倒几个人,基本没有把年过好。从腊月十几开始,走在山丹的大街小巷,到处都是此起彼伏、声震屋宇划拳喝酒的声音。这种情形一直持续到正月十五前后。今年正月初三晚上回到山丹,初四应了个场子,没刹住车,结果给喝大了,迷迷糊糊的差点找不到自己的家门。

“咋喝成这样了呢?平时不这样啊?”一个东北朋友打过电话来问。我说你不知道,遇到那种场合,谁也没办法。“怎么,灌啊?”我说不是。喝酒前前后后都明明白白的,到最后不知咋地把自己给整趴下了。

山丹地方不大,但名气可不小。河西走廊二十多个县城,山丹的历史最为悠久。山丹喝酒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战国末期。那时候,占据这片土地的是月氏。月氏王善战,更善饮。月氏最强大时,“控弦十余万”,后来,北方匈奴坐大,占领了河西走廊,月氏不敌,败走西域,匈奴王用月氏王的头颅做了酒杯。石达开写过一首 “人头做酒杯” 的诗歌,就源于此典。山丹酒文化的历史,由此可见一斑。

山丹大地喝酒的雄烈之风,大概始于此时。

月氏和匈奴成为记忆。人头杯久已失传。历史车轮在推进,岁月更新着曾经。山丹大地上的人们,如今喝酒早已没有了当初的野蛮,但雄烈之风,却沿袭至今,且增添诸多乐趣和讲究。究其原因,是生活在山丹大地上人们,大多是来自中原或江南子民的后裔。就我熟知的山丹周氏一族,大多于明初来自江浙一带,其他姓氏来自山西、河南者居多。中原文化、江南文化,经过西北文化的洗礼,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地域文化,于是,优雅而不失雄烈、文明而尤显高古的山丹酒文化形成了。山丹酒文化保留了西部大块吃肉的豪爽,改变了大碗喝酒的猛烈。山丹人的酒桌上,毫无二致的全部使用精致的小酒盅。山丹酒文化,可以说是山丹地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山丹过年,在山丹喝酒,基本就是一场又一场与酒的较量。但好酒的山丹人,绝不会让你在落座之后就直接进入喝酒环节。他们会无微不至的关怀,为你的身体着想,为你的饮食搭配。“来,先吃块羊肉垫垫底”。酒桌上说这话的,大都是地地道道的山丹人。

关于喝酒之前“垫垫底”一说,我询问过好几个业内人士,大家无一例外地认为这是非常有道理的。但在中国其它地方和很多场合,却不是这样的。空腹三杯之后,有些人早已是苦不堪言。有一次和几个朋友喝酒,三杯之后,我执意要求吃点饭菜再喝,而结果是,一个南方的朋友吃过饭之后就不喝了,“哪有吃过饭再喝酒的呢?”搞得我非常尴尬。

山丹酒文化非常丰富多彩。在这里,我把山丹酒文化具有纲目性和代表性的一些词汇列个清单,以便你在热闹红火的山丹酒场上能够应对自如:拳上敬;打关,应关;两带帽;穗子酒;把把清不压注;当一个;卖一个;洗一拳,贴一拳;拍(pie)过去;大头二,大头三;打铁地呢;连根拔;谁的福谁享;一拳定二四;爬个坡;哥俩不碰,输了不送;走指子;淡干拳;宝、五不要等等。有时候也唱“一个嘎老汉哟哟”等酒曲。在数千年的时光岁月里,山丹大地上的人民用坚韧不拔的进取精神,为丰富多彩的山丹酒文化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在山丹喝酒,早年间基本上是先吃饭,再喝酒。现在一些比较传统的家庭或家宴,依旧遵循古礼。入座后先敬三杯的新规,是改革开放之后的新生事物。在一些非正式场合,至今仍旧有“垫垫底”之说。之后,由尊长者或主人、或召集者拿过酒盘,斟满,端起,先敬三杯,然后“拳上敬”。

在山丹喝酒,有一个不能忽视的礼数,就是给人敬酒,千万不能“先干为敬”。先干为敬是中国酒文化基本礼仪,但在山丹就不行。那样的话,要么你不是地道的山丹人,要么就是对被敬酒者极大的不尊。有一年,一个南方的小伙子到山丹来相亲,敬酒的时候,小伙子“先干为敬”,把两杯酒端起来喝了,气的老丈人气的大骂“苕娃”,还差点黄了亲事。在山丹喝酒,双手端盘,双杯敬酒,以两杯、四杯双数递进。这个敬酒方式我总觉得和蒙古、藏民“好酒敬献给尊贵的客人”同出一辙。山丹地处河西走廊蜂腰地段,南倚青海,北接内蒙,地缘相近,俗风相同,这就使得山丹酒文化形成了兼收并蓄、多元并举的状态。这完全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独具特色的山丹的酒文化就这样形成了。

在山丹划拳必须以“俩好”开始,否则被罚酒。俩好有哥俩好、爷俩好、爷孙好、师生好等等,划错了也要罚杯。从一到十这十个数字,在山丹酒场上的叫法是:寿星老(或一心敬)、哥俩好(或爷俩好等)、三星高照、四季发财、六高升、巧七梅、八仙寿、九长寿、大运。除此之外,严格意义上来说,其它的叫法都有山寨之嫌。这些充满吉祥寓意的划拳叫法,你便可从中感受到山丹酒文化所包含对生命的敬畏和对生活的美好祝愿。

山丹人划拳为啥不要五?没有为什么,这是规矩,已约定俗成。

在山丹喝酒,穗子拳最能考量一个人在酒场上划拳水准的高低。穗子是山丹地独创,据说有人还打算申报非遗。穗子酒,顾名思义,就是额外增加一点的意思。如约定输一拳喝一杯,输在穗子拳上就喝两杯,以此类推。在山丹喝酒,猜拳叫敬酒。穗子拳有哪几个呢?大家一致认可的有俩好、寿星和大运,有些人为了活跃气氛,发财、高升、九长寿也要喝双杯。所以,在这种场规之下,往往会出现拳赢了反而喝的多,拳输了反而喝的少的现象。因为输在穗子酒上要翻倍。

在山丹喝酒的场面即将开始了。

在山丹喝酒,一般敬六拳见多,也可三拳、十二拳。但是,在正规敬酒之外或酒至酣处,还有一种喝法叫拍大头三。如果说穗子酒是山丹酒文化的精髓,那么大头三就是山丹酒文化之奇葩。大头三完全就是孙子兵法“败中求胜”的翻版。拍大头三我最佩服的一个人是我外爷。有一年春节,我外爷家设酒场,一个通关之后,我外爷来劲了,把胸脯一拍,“来,我还不信了。”这是大头一的标准动作。结果输了。紧接着,他拍了一把前额,这是大头二的规定动作。结果又输了。一般人到这时候就心虚,因为再输就在之前的倍数上还要翻倍。但我外爷他不,心不慌手不乱,显得胸有成竹。他把衣服袖子往上一捋,正了正姿势,俨然一位久经沙场的老将,银须飘飘,声若巨雷,往头顶一拍,这是大头三的动作。这时候,酒场上的气氛有些紧张了,大家屏声静气。因为我外爷要是输了,要喝八杯。“大运”!第四个回合的时候,只听得一声高呼,我外爷赢了。之后,我外爷愈战愈勇,连赢对方四把加穗子酒,二三十杯落肚后,对方直接躺在炕上……

在山丹过年,不喝十个八个场子,都不算过年。在山丹喝酒,不醉十个八个场子,都不算喝酒。

周步,甘肃山丹人。作家,诗人,中国旅游文化网总编。作品以散文、诗歌为主。获沂蒙精神文学奖、张之洞文学奖、张爱玲诗歌奖等国内三十多个奖项。作品入编多个文学选本。多部作品被拍摄成电视散文等在电视台、广播电台朗诵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