飒飒凉州飞雪:湿了大云晓钟 狂了天马踏歌
甘肃

飒飒凉州飞雪:湿了大云晓钟 狂了天马踏歌

2020年12月03日 09:30:32
来源:凤凰网甘肃综合

飒飒凉州飞雪:湿了大云晓钟 狂了天马踏歌

今夜的凉州,又落雪了。三分羞涩,七分自觉。

而前些日子款款来过的一场初雪,没有今夜这般酣畅快意。那场初雪,怯怯地来,轻如柳絮,飘洒了半宿,便依依地走了。对凉州而言,一花一世界,一雪一风情都是百年古都风情雅韵的一抹印记。飒飒飞雪,湿了大云晓钟,瘦了海藏烟柳,醉了城头明月,狂了天马踏歌。

飒飒凉州飞雪:湿了大云晓钟 狂了天马踏歌

凉州的雪,渐次而来,很少扎堆,从容里带着优雅,潇洒中透着豪迈。雪似梅花,梅花似雪,似和不似都奇绝,凉州的初雪和春雪大抵都是这般柔弱多情,看似无骨,实有精神。

听雪,听的是偌大的空灵——天地都静悄悄的,只有雪,飒飒响着。这雪,如禅音茶语,清是心如莲花的韵味,品着方知高冷的灵魂。隆冬时节,地白风色寒,雪花大如扇,又是凉州雪的另一番光景,这雪,如洪钟大吕,激起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的别样豪情。

飒飒凉州飞雪:湿了大云晓钟 狂了天马踏歌

与雪,凉州人有太多的情怀。梅欲开未开之际,雪渐落未落之初,约一二位知己,煮三四味小菜,斟五六盏老酒,叙七八件旧事,神游九天,当十分快意,此文人雅兴也。孩子与雪,是天真童心和自然初心的美丽邂逅,篱笆、小桥、村舍抑或是滑雪场,天元跟地心的盛大对话从打雪仗开始,到堆雪人谢幕。青春飞扬者,大抵雪也是一场唯美的见证,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诗经里的雪,使得男子的铮铮铁骨应雪而起,女子的楚楚动人以雪为怜,想来南国的梅子黄时雨,青石板铺就的老街,撑着油纸伞的姑娘,于此也一样。老人与雪,是一次难得的家训机缘,一壶老酒,足以撑起走过的大半个江湖,那时候,我们,是端起酒杯或放下竹箸永恒的高频词,雪花里藏满故事,回望里道尽沧桑。

今夜,雪落古凉州。雪从一阕词里洇开,落在乡村二三里,烟火七八家。落在天梯古道中,书城不夜里。落出白月光,落出朱砂痣。落雪的地方,都有故事,每个故事里都有对雪的怀恋。

飒飒凉州飞雪:湿了大云晓钟 狂了天马踏歌

在凉州见过雪、踏过雪、堆过雪乃至听过雪的人,才会读懂雪的心思。凉州的雪,于春华前蕴藏破土的力量,于秋实后积蓄未来的希望。五百年绵延一脉,继绝扶衰的岂止是植根于此的五凉文化,而文化的背后,是雪的土壤,以及由雪派生的认知和理念。

昔去雪如花,今来花似雪。凉州的雪,一如今夜,安然,执着,回望。

飒飒凉州飞雪:湿了大云晓钟 狂了天马踏歌

作者:左岸

(武威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