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国王肖像画为何出现在敦煌?一起探秘

西域国王肖像画为何出现在敦煌?一起探秘

2020年12月03日 08:04:24
来源:兰州晨报

原标题:戴冕冠穿龙袍,敦煌壁画中的西域国王肖像画

敦煌莫高窟第98窟于阗国王李圣天画像

敦煌莫高窟第98窟于阗国王李圣天画像

敦煌壁画是敦煌艺术的主要组成部分,内容丰富,规模巨大,技艺精湛,特别是壁画中有一类名叫供养人的壁画,更是有着独特的艺术价值和研究价值。在莫高窟第98窟中,有一幅高2.82米的人像壁画,壁画上所绘供养人就是于阗国王李圣天。它的背后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故事?

于阗国王李圣天

敦煌石窟中多画有开窟人及其相关人物的形象,这些形象统称为“供养人像”。正是这些壁画中的供养人,代代相传,倾力开凿石窟,修建佛像,绘制壁画,才最终创造出了灿烂辉煌的敦煌文化。

在敦煌莫高窟第98窟中,一幅高2.82米的人像壁画尤其令人瞩目。画像中人物头戴冕旒,身穿兖服,手持香炉,衣服上绣着日月龙兽,完全是汉族帝王的形象,但看人物面相却不似中原人模样。他到底是谁呢?通过画像旁边的榜题“大朝大宝于阗国王大圣大明天子”,可知人像上这位气宇轩昂的美男子,就是于阗国王李圣天。由于身份特殊,于阗国王李圣天这身供养人画像,也是在莫高窟发现的最大的君王肖像画。

李圣天,本名尉迟僧乌波,是五代、宋初的于阗国王,公元912年-966年在位。唐朝灭亡后,中原出现五代十国封建割据状态。公元912年,尉迟僧乌波继位为于阗王,他自称“唐之宗属”,并以唐朝国姓李氏为姓。

唐朝自高祖李渊建国至唐景宗李柷(公元904年-907年)共历21帝,统治289年。早在李圣天继位为王5年前就已经灭国,为什么李圣天还以“唐之宗属”自居呢?

其实在唐朝灭亡之后,曾经有三个政权以“唐之宗属”自居,宣称继承大唐正统。中原地区先后有后唐、南唐两个政权。还有一个不为人熟悉的就是远在西域的于阗国,自李圣天以后,于阗政权就被人们称为“李氏王朝”。

唐朝中后期末,由于河西一带被吐蕃攻陷,西域和大唐联系中断很多年,又因中原唐末五代战乱,造成于阗同内地交通断绝,李圣天继位后不知道唐朝已经灭亡,所以到了宋朝他仍自称“唐之宗属”。

历史上的李圣天,对大唐可谓是“西域孤忠”,不仅与残留在西域的唐朝军队联合抗击吐蕃,竭尽全力保全唐朝在西域的统治,而且以唐朝宗属自居。他是一位深受汉文化影响的人,即位后不仅起了汉名,其行政建制和职官制度,也处处模仿唐朝。始终不渝地坚持对中原王朝的臣属关系,延续了于阗国历来与中原王朝的密切关系。

中国历史上的千年古国

于阗国(公元前232-公元1006年),是塔里木盆地南缘一个古老的塞人城邦,有关于阗的记载,最早见于《史记·大宛传》,称其在西域之东。《汉书》记载:“于阗国,王治西城,去长安九千六百七十里。户三千三百,口万九千三百,胜兵二千四百人。”

公元前二世纪,尉迟氏在此建立于阗国,为西域南道中,国势最强的国家之一。西汉时期西域都护建立后,归属汉朝,疆域包括今和田、洛浦、墨玉三县。魏晋南北朝时期,仍向中原王朝进贡。

于阗是古代西域佛教王国,自二世纪末佛教传入后,逐渐成为大乘佛教的中心,魏晋至隋唐,于阗国一直是中原佛教的源泉之一。于阗还是唐代安西都护府安西四镇之一。君主国姓为尉迟,因仰慕唐朝,有两位君主改姓李,他们分别是尉迟僧乌波(李圣天)、尉迟苏拉(李从德),国祚长达1238年。

关于于阗,汉、藏史籍和敦煌壁画中都有于阗建国的传说,这些传说都与佛教相关。《于阗国授记》中说,建立于阗国的人是被阿育王抛弃的王子,他被汉王菩萨收为义子,长大后西奔,建于阗国。当时,印度大臣耶舍也被驱逐。一天他俩相遇,为争夺领土两人即将开战,多闻天和吉祥天女前来化解他们的矛盾。后来,耶舍和汉王的义子分别在白玉河的上下游居住,而中游则为中原、印度臣民共居。

于阗掌控古丝绸之路南道,商贸发达,同时也是中西文化交流的重要通道,中原的蚕桑技术就是通过于阗传播出去的。关于桑蚕的传播,玄奘法师曾在瞿萨旦那国(古于阗国-今新疆和田附近)听到的一段传说:瞿国原无蚕桑,听说东邻小国已有蚕桑丝织,便遣使东国求获蚕桑种子,但被东国君主回绝,并严令关守,禁止蚕桑种出关。瞿国无计可施,便谦恭备礼与东国求亲。东国君主为了睦邻友好,就答应了这门亲事。瞿国国王派使迎亲时,嘱咐迎亲者密告东国公主,瞿国没有蚕桑丝绸生产,请公主自带蚕桑种子来完婚,今后方能自制丝绸服饰。公主离开东国时,将蚕桑种子密藏于头上的帽子内,出境时,守将搜遍了所带物品,只是不敢检查公主的帽子,从而使桑树和蚕种带入了瞿国。

于阗这个以农业、种植业为主的王国,是一个从西汉初年开始一直由一个家族传承的国度,成为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千年政权,从西汉到北宋,存在了1238年之久,直到1006年被喀喇汗国吞并,绿洲佛国毁灭。

于阗王画像为何出现在敦煌?

早在唐贞观年间,于阗尉迟氏就被唐太宗册封为王,并赐姓为李,同时授予安西四镇之一的毗沙门都督府都督的职位。敦煌莫高窟第98窟画像中的李圣天,是在五代时被后晋高祖石敬瑭在天福三年(公元938年)册封为于阗国王的。但是,为什么于阗国王会出现在敦煌归义军节度使曹议金的功德窟里呢?

在法国国家图书馆藏的《回鹘文马年金国使节向沙州王请婚记》纸本卷经中,有这个问题的答案。

《回鹘文马年金国使节向沙州王请婚记》正面是汉文佛典《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五百四十一。背面有回鹘文十八行,内容由两部分组成:前篇是金国使节向沙州某位统治者女儿的求婚记,后篇是一组古突厥谚语。前篇只剩下九行,翻译成汉语是:“……好时光。幸福的……马年(934)五月,我们金国的使节为了向百户长之女求婚来到沙州。我们得到了这位公主,并得到了好的荣誉。愿母亲和父亲再次平安地回到金国去!谁若读此(文句),谁将成为财富无数的富人。”

文中所说的“金国”,是指在公元851-938年间于阗国的官方名称。而嫁给于阗王的公主,就是沙州统治者曹议金的女儿。他们的婚期约在马年五月(即公元934年六至七月间)之后不久。而这位于阗王就是李圣天,曹议金的女儿也被后唐王朝册封为于阗皇后。也就是说,这位于阗国的国王是曹议金的女婿,所以他和皇后曹氏及亲属的供养人像,也画在了曹家的功德窟中。

于阗国王李圣天、敦煌归义军节度使曹议金,还有中原王朝的丝丝缕缕的关系,就这样被这幅“于阗国王李圣天供养像”所囊括,仔细研读这幅壁画,就能体会到其中所蕴含的丰富的历史信息,它深刻地揭示了于阗国与沙州(敦煌)当时的统治者之间的关系,反映了于阗与沙州和中原王朝的亲密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