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入凉州城的大街小巷……
甘肃

踏入凉州城的大街小巷……

2020年10月14日 09:28:38
来源:凤凰网甘肃综合

文/叶祥元

凉州老城的走向正,无论阴晴夜雨,只要找到一个坐标与原点,便可明确自己身在何处,迈开脚步,到达该去的地方。加之大小适宜,有着别样的精致和开阔,这些年,我越来越喜欢用双脚踏过它的角角落落。

踏入凉州城的大街小巷……

今天的凉州,早已不是昔日的凉州,但总有一种永恒不变的东西在一脉相承中成就其风骨。踏入凉州城的大街小巷,我一直在想,是什么成就了别具一格的凉州,是黄河远上白云间的凉州词吗?是作为五凉故都的治所所在吗?还是“车马相交错,歌吹日纵横”的繁华?

踏入凉州城的大街小巷……

任何一座城市的修建,都是依了地势的,虽有人的意志左右其间,但有什么能够与时光与自然相抗衡呢?金城兰州,依山傍水,是无法脱离黄河而存在的。屹立于凉州平原之上,凉州城依旧顺从了山势,有自己的依凭。由兰州出发西行,经过乌鞘岭和古浪峡之后,左手边一脉贯穿的便是巍巍祁连,东南而向西北,无尽延伸,绵延千里。这是真正的走廊,进入凉州城,别无选择。大漠朔风,茫茫戈壁,一处绿洲呈现眼前时,凉州城便也隐约相见。凉州为河西走廊当之无愧的第一重镇,确为“通一线于广漠,控五郡之咽喉”之所在。

踏入凉州城的大街小巷……

凉州城位于地势平坦、河西走廊最大的堆积平原偏东南位置,城北乡和城西乡相对辽阔。凉州老城的建制与规模并不很大,从今天遗留的几处老城墙看,以东西南北四条大街为坐标,以大十字为中心和原点,各个方向全在三里之内,与想象中的古城,或者今天的城市相比,占地显然是有些小了。但“三里之城,七里之郭”,建城之初,有相当规模,任何一个时代都无法忽视它的存在,今天,以脚步来丈量有些吃力,我依旧一次次穿越它的大街小巷,探寻幽微,也喜欢由内而外,去更远的地方。

摄影/王曙

摄影/王曙

凉州城有着更大的广阔,依山傍水,在今天用这样的词来定义这座城,并不过分。山为祁连,亘古不变,巍然屹立。天气好的时候,不管城乡,也无论冬夏,都能见到山顶覆雪,白云悠然,一种气定神闲的旷远与阔达。如果正在田间劳作,而或在城市的高楼里操持忙碌,举手投足之间,会有一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发现。早些年,乡下春播而或夏日收麦,总能在清晨与雨后见到晴空下顶覆白雪的祁连群峰,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那一刻不管多大的忙碌与无奈,都会在忽然之间有了定心骨,变得心平气静。

摄影/李才华

摄影/李才华

凉州城的水,当以天马湖而论。每至夏日,碧波荡漾,清晨而或黄昏,沿湖而行,或者踏入湖中的走廊曲径、石阶跳台,轻风徐至,凉意拂面,相伴无尽惬意。天马湖即为昔日杨家坝河,由祁连山脉延伸而出,是冰消雪融后泄洪的河道之一,也是凉州老城据守河西的天然屏障,河深沟阔,砾石相陈,如若不是以桥相连,凉州城往东,至此是可以终结的。天马湖发端而至终结,从杨家坝河一桥开始到天马湖主题公园,沿途恰成东向的半个弯月,就城池来说,恰能应和一些主观意志,凉州城初建,是不是出于这样的考虑呢?

摄影/刘忠

摄影/刘忠

在今天,城市只是一个大致的概念,无法以城墙、街衢和道路来划分,以丹阳广场为凉州城入市口,却是依了地势的,跨过大桥,桥下为天马湖的起点,桥西或向东北,或向西南,便也步入凉州城的繁华。这个意义上讲,我不折不扣在城里,起居劳作、一日三餐、寒来暑往、守着琐碎,不知不觉间,我已做了十八个春秋的城里人。

穿越万水千山,每一次远行而归,在武威火车站广场望一眼无尽蓝天,漂泊的感觉便猝然碎裂,不留一丝痕迹。步入城中正街,听着熟悉的乡音,嗅着小巷深处流淌的一日三餐的气息,看着人群中的气定神闲,满身的仓促纷纷抖落,静谧与安详便也在灵魂深处安家落户。

(武威文体广电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