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一批最优秀的诗人曾在凉州写诗会友
甘肃

历史上,一批最优秀的诗人曾在凉州写诗会友

2020年10月13日 09:11:10
来源:凤凰网甘肃综合

在一座城市生活得久了,就活到它的骨髓里了。凉州对我而言,就是我每天迎候的第一缕晨曦,就是我枕上的梦,就是我的空气、我的呼吸。我熟悉它每一条街巷如自己的掌纹。我也常常用敬仰的目光注视着它,包括它的一砖一瓦。只不过这需要一个过程。就若眼前的这幅画,乍看粗犷地敞开着,并无奥妙可言。渐次,胸襟就有些云烟浮涨,等你真正从中读出一种气魄和精神来,你才算进入它的意境。我对凉州的感受正是如此。

在我有限的识读里,凉州是一本永远读不完的书,其厚重的序跋使它有了更深的承载。

与此同时,诗歌也像一串串成熟了的葡萄,摇曳枝头,色泽绚丽,种类繁多。这其中,有一朵奇葩,属于边塞文化,这就是凉州词,它是盛唐文化最灿烂的华章。战争和诗歌,总是竞放光焰。凉州从来都以苍凉、雄阔的意境进入诗人视觉的。也许,正是与战争有缘,凉州词有了一种决绝的气象。蜿蜒的长城,从它重重关隘穿过,摇曳的烽火,在苍黑的群山间明灭,关河万里,朔气若磐,这里是苦寒的边塞。匪夷所思的是,历史上,竟有那么多诗人向往来到凉州,他们中不乏愁绪满腹的官吏,但事实上,他们一经踏上凉州,就抛却了烦恼,把诗情一股脑儿倾洒在脚下的大地。他们自由驰骋的情怀,一如纸上墨痕妍美豪放。他们有人甚至把凉州的酒香也融于诗歌当中,斗酒相逢,尽醉而归。尽管他们可能面对的是谪贬,但凉州依然给他们的边旅生活增添了不少乐趣。

王维,这个来凉州的中原诗人,少年早慧、风姿绰约,是带着些许失意出使边塞的,鞍马未歇,就去清川泛舟、水榭宴乐了。苍茫大地,黄云落日,气象峥嵘。凉州城果然不同于长安城的灯红酒绿,诗人的情绪一下子被唤起,西风一般掩饰不住地浩荡而来。接着是岑参、高适,站在凉州城头,褪色的青衫被风吹得鼓胀,就见他们轻轻捻动胡须,滚烫的诗句跌宕而出,把凉州城泼得诗意浓浓。

这是凉州的荣耀!历史上,一批最优秀的诗人曾在这里驻足停留,写诗会友。这座屡见兵刃血气的边塞小城,在公元七世纪终于迎来了一次诗歌的盛会,有那么多诗人,站在地广人稀的大地上,任性挥洒,抖动的诗篇引得无数人匆匆抚摩。

凉州也吸引着我的目光。这些年我有意走遍凉州城所有的小巷,那些幽僻深巷,给我太多深思。站在黄昏的巷口,回望那些灰色的屋脊被涂上点点绯红,思绪像漫天飞舞的云霞。骑马的张骞,独行的玄奘,醉酒的岑参,还有千里之外忧心如焚地翘望着凉州的杜甫,他们无疑为凉州增添了历史的厚重感。

上世纪末的最后一个黄昏,我登上钟楼,这是古人的赋闲。脚下的木板已被踩得凹损不平,灰色的瓦楞长满绿锈的青苔,上面摇曳着荒草。一千多年,即使石头也会长出皱纹,眼前会说话的,只有这口挂着的铜钟,和暮色里一群乱飞的燕子。站在楼顶眺望,山峦逶迤,彤云如血,那是驼铃摇过到安西的漫漫古道吗?钟楼是小了些,竟容不下我随意转身,一个夙愿,一回遥远的咏叹,都在我轻呼的一口气中传出。而在古代,钟楼是巨塔,无数文人骚客从这里匆匆登临,杂沓的脚步声叩响凉州某个清凉的早晨。在他们眼里,凉州城巍峨耸峙的城堞,不过是几块方砖,高危的箭楼也仅够两只黄蜂栖梦,东大街成了牧童手里的一条鞭子。而那漫漫古道,则是云天里飘动的一根绸带。独立廊柱间,我深吸一口气,再把眼睛睁大,但见斜晖在檐角,年光凝注,整个楼台一片静谧。

凉州还给了我许多不一样的感觉。许多年前的一个傍晚,我的目光从窗口投出去,看见一座古楼,静静矗立在马路对面。一条窄窄的马路,若时间的大河,大唐的彼岸群星闪耀。那一刻,我被一种久远的情绪包围。想起许多早晨,我匆匆走向街头,这古楼总是在我无意间的一瞥中,从楼群的窄缝里露出它苍黑的身影,让刚刚醒来的城市增添几分古意。而每次在我望它的时候,我就想,一千多年前,也是这么个清爽的早晨吧,王维站在馆舍的门口,目光悠悠地打量着天空,然后,一步步向古楼走去。晨风拂动着他的衣衫,青石板上摇晃长长的身影……

还有一次,是坐在高速行驶的车子里。窗外是秋染的大地,祁连巍峨,麦田金黄,农家古朴,看上去一切都特别的美。恍恍惚惚,我看见原野上长得茂盛的树,一些骨骼粗壮的农夫,站在麦田里,手搭凉棚,注视远方。在他们身后,几朵淡云,轻抹在青山之旁,蓝天之上。在村口,大树下安坐着一些老人,脸上的皱纹宁静而深邃。孩子们的笑声忽然响起,一群衣着华丽的女子说笑着从田埂上走来,她们轻轻弯腰抚弄庄稼,银亮的手镯,传过阵阵光晕……

这种幻觉,几十年来在我脑海浮现过无数次。每当这种幻觉浮现的时候,就有一种全然不同的情调充满了我的全身,我只当这是我和这座城市的一种默契,一种心灵上的呼应。在我平时翻动的一些书籍里,凉州总跳跃着一些十分熟悉的故事,它使我眼窝发热。今天的凉州,正焕发青春活力,创造着幸福,也挥写着新的梦想、新的篇章。我在想,被诗词妍美的凉州,从来都不失它灿烂的盛景,永远在历史的长河绽放其夺目的光芒。

俱往矣,数千年岁月,在我凝眸回首的瞬间流走。又一个平常的傍晚,我站在高楼远眺,斜晖里的凉州大地,高楼林立,霓虹闪烁,大气磅礴。与我仅一墙之隔的凉州植物园,古树参天,枝繁叶茂,闲散的人们徜徉在林荫小道,和煦的晚风,把轻松写在每个人的脸上。在植物园中心广场上空,几只白鸽正翩翩起落,轻灵的身影,让周围的树、楼都生动起来。夜幕已悄悄拉开,古城在温馨平和里展示出一种阔大的宁静。我长舒一口气,抬头仰望天空,凝视亘古不变的日月星辰,再深情地瞩望每一张笑脸、每一扇窗口、每一片色彩,内心不由泛起一阵阵震颤。

(武威文体广电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