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高气爽 胡杨铿锵
甘肃

秋高气爽 胡杨铿锵

2020年09月29日 10:47:57
来源:凤凰网甘肃综合

原标题:胡杨铿锵三部曲

秋高气爽 胡杨铿锵

1

秋歌唱落叶

秋日风高气爽,天蓝出不一样的一些玄黄,艳丽多姿。西北独偶,早霞里金光四射,晚霞里玄褐流光。

胡杨就是鸳鸯湖的子女。在这里到处都能看到胡杨。

春夏的主题当然是绿色。然而她们也是有变化的。起初是嫩绿,随着天气的变化,气候的炙热,色彩继而都转化为翠绿、深绿,也就是一年里季节更替,时光更迭,植物在一年里变得老气,由生长转换为收敛的时候。这个时候也就到了秋天了。胡杨在水分里的碱性作用下,逐渐显露出淡黄和翠绿相交的色彩,慢慢地慢慢地,一片叶子转换成淡黄色,再逐渐变成金黄色,最后就以金黄色脱落,铺满树下,整个地面就是厚厚的一层金黄色的叶片,远处望去就像铺了一地的黄金地毯,你可以在上面或卧或睡或打着滚儿,这种感觉堪比夏威夷的日光下晒日,海南银滩上飞跑,人间此时非人间,此情不虚黄金屋;凉风拂面力透背,一股仙气憧憬舞。晨光初露,胡杨叶片像小手一样,在挥舞中散去露珠,新鲜的色彩闪烁着金光,像一面面小镜子,给鸟儿打扮,鸟儿们则开始一天的彩排或演出。鸟鸣在树林里荡漾,如丝竹般翠滑,有竖琴行云流水,有古筝高山流水,玉珠落盘之清脆,这种感觉,在一夜睡眠清醒时,尤为酣畅。你可以不用去喝一杯功夫茶,也不用打一套太极拳,就在树林中轻云漫步,呼吸着充足的氧气,实在是走入另一种人间境地。傍晚时分,夕阳西下,落霞飞云,由淡变重,有几朵渐渐地又凝聚起来,白色的云,在霞光里,染上了血褐色,云层穿过的光四射,透过树林里的叶片,树叶在一张一收的运动里,金色尤为壮观,色纯色正,每一片叶子,都似金子在摇曳,又似小小的火炬在燃烧,火苗跃动,光华闪闪,整个就是一棵摇钱树,不,那是一地的摇钱树。最为壮观的还是落叶的铅华,微风或旋风或劲风,带着一丝的寒冷,活脱脱地将叶片撕下来,像一个无辜的又无赖的女子打下凡来,轻飘飘地在半空中旋转,不愿落入地面,翻滚炫舞,环绕花样溜冰般,有时感觉很轻又看着很重,在跌落地上的一瞬间,叶子翻了几个跟头,静静地睡在大地的怀抱,紧挨着的叶子偎依着,似乎想拥抱又无气力,瘦骨伶仃,把最后的一丝铅华洗净。落叶归根才是心中最繁华的一幕。

2

金波湖与沙完美呈现

秋高气爽,好像天更蓝了许多。金波湖越发矮小了几圈。一群锦鲤和和气气地黏糊在一起,显得体肥个壮,红白相间处,丰满华容格外吸引眼球。尽管藏在水中,好似一条条小龙女,在水中洗浴。仿佛轻歌曼舞里,一曲霓裳羽衣的贵妃在华清池游舞。曲项向天歌的鹅为她们伴舞,又似一艘艘小船,威武起航。鹅展翅的动作极其优雅,伸首开翅轻浮,整个身子像个气球,划桨的两只红掌,像旋轮鼓起一朵洁白的浪花,整个水面瞬间绽放出朵朵的荷花,细小的水珠飞去来,再缓慢地落下来,既像天女散花又似大珠小珠落玉盘。鹅在竞飞时,极像一群银机起航,轰鸣霹雳,甚是壮观。这种情景你不一定能够遇上,我是亲眼目睹过,而且为此而折服。天最蓝的时候是正午,举首望天,深邃的蓝有一种深不可测的奢望,使你想到大海的蓝,原始森林的蓝。磅礴澎湃,追波逐浪,疑是银河落九天的豪迈。这种静态的美,只有胸怀自然,放眼自然,置身于自然的心情,才可以感悟出身临其境的释放之潮。

银色的沙滩,那灰白色,分明是月光影子的化身。清冷艳照,把柔软镶嵌在沙子里,在日光的抚摸下,滚烫的心语,了去潮湿烦躁。光着脚丫子,奋力奔跑,绵绵的沙吸住脚丫子,依依不舍,舒服的直痒痒。在沙上写一个大字,更惬意,不想起来,舒舒服服地卸去意识里的疲惫,骨子里的懒散,皮肤上的灵敏,还有羞意里无意识。水波流过去,不愿隐身,泊在沙的胸脯上纹海浪,粗黑青色相间,弯曲如小蛇散步,清淡的地方,有水色的笔墨。夕阳里,反射胡杨的金黄,一个穿红色衣着的女子多么耀眼,你不去遐想,仅凭潜意识里的放大,就给你一种欲死不能,欲火焚身的欲望。

3

她们像夏花一样灿烂

红柳花海是在干旱的生活环境里,奋力抗争中生存的。抵御风沙,只要能扎下根就能成活生长。然而越是艰苦它就越是顽强,枝茂叶繁,花瓣成串,长满枝条。花开时如熊熊烈火,鲜艳婀娜多姿,青春气息散发着淡淡幽香。一身的红炬裙,在微风中摇摆,热烈而奔放,开朗而活泼。有一种高贵典雅,赋有诗书精致的标本。扼住风沙,它坐在沙丘上,弱小的身体,节节攀升,无论风沙怎样的聚集,它都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在红柳花海你可以领略到它的这种道法自然的精髓。沙枣树不同于红柳,它粗糙的躯体,坚守生长的信念,用生命诠释胡杨的精神。有“胡杨兄弟”的美称。尽管生命短暂,一样绽放风华的乐章。五月是她占据的天地,不论身居何处,手捧鲜花,身着礼服,那一朵朵小小的五角铎铃的黄花,随风散发出的清香,柔和在空气里,打开窗户,叫醒熟睡的味觉。晨光斜照,你在这样的早晨走在路上,和朋友打着招呼,是多么的惬意。好似喝着一杯好茶,肺中穿行的是一股暖流。傍晚坐在庭院,阖家生活的乐趣,看着晴朗的星空,一轮皎洁的月亮,缓缓从天空走过,郊外的几声狗吠,安静而又清凉,睡意悄然来临,依依不舍,忘却了星夜入眠的幽然。

浩渺的芦苇荡,远远望去像一片沙漠里的海洋。芦苇叶清波荡漾,摇曳在微风里,浪花翻打波涛,起起伏伏,起起浮浮,哗哗作响的涛声依旧响唱,坐在沙滩上,一片片畅想。落日夕阳,红霞片片,远处飞过的鸟群,如同海鸥在海面上觅食。环视田野里牧归的羊群,似鱼儿浮出水面,在田野里收割玉米的人,也像水中游泳。进入芦苇荡里,划过的叶子,就像冲入战场的兵士,刀尖刺喉,防不胜防。遐想冷兵器时代的兵士,在战场上临危不惧,奋勇杀敌,血洒疆场的场景,身后不觉冷风飕飕。然而这种好奇心,只要进入芦苇荡里,你就觉得就是进入了战场,只有勇往直前,绝不当逃兵。芦苇缨花,多像头盔上的缨穗,株株芦苇正是手持刀剑的绿林军。守卫着沙漠边缘,挡住风沙的侵扰。如今你像一位检阅部队的首长,威武雄壮,看着一队队方阵在眼前受检走过,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远处的白杨树挺拔林立;四方的胡杨金甲威壮,沙枣树鼓吹着铜号,红柳舞动旌旗,金波湖游动的欢呼……此情此景无不使人感到,“此处盛景不应有,应有只在胡杨城;引得天君下凡来,不知此处是谁家?”

不经意间我已陷入一个新的季节轮回中。只是,我突然明白,不想平庸的人,永远都是在复杂的平庸的生活着,甘于平凡的人却是在平凡的生活里慢慢的伟大。

或许是胡杨的哲学是生命最清淡的活法,站住脚下的一方土,守住头上的一片天。一眼望不到边的戈壁,满载着一株株充满生命力的沙棘,那时你会感受到了生命的所在,你会尽情地领略着每一寸疆土,每一寸山河。一眼望去,仿佛包揽了世界和山河。蓝天白云,戈壁沙棘,自上而下,由远及近,还有一个渺小的你,尽收在明眸的视野中。

作者:马迎途

(兰州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