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布病事件:3至6个月可痊愈 治疗总费或超千万

兰州布病事件:3至6个月可痊愈 治疗总费或超千万

2020年09月22日 08:10:06
来源:时代周报

原标题:兰州布病事件:恐慌情绪渐去 治疗总费用或超千万元

这是继长春长生疫苗造假事件后,疫苗生产行业爆发的第二例生产安全问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时隔近一年,兰州“布病事件”再度引发社会关注。

9月17日,涉事企业中牧股份就兰州兽研所布鲁氏菌抗体阳性事件做出回应:公司将按照兰州市卫健委的赔偿方案以及赔偿标准,将补偿金额落实到位。

9月以来,中牧股份股价累计跌幅高达25%,截至9月21日收盘,中牧股份报收14.81元。

根据公开资料,布病是一种人畜共患传染病,一般由患病的牛、羊等牲畜传染给人,人与人之间几乎不传播。但受该事件影响,恐慌情绪一度在当地市民和游客群体中蔓延。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在我国,内蒙古是全国布病流行最严重的地区,患病人数约占到全国总报告病例的一半。针对布病的治愈性,内蒙古自治区疾控中心的一位负责人告诉时代财经,“若非拖延治疗、免疫系统抵抗力差的情况,多数都可以治好,没有必要引起恐慌。”

3-6个月即可痊愈

此次兰州“布病事件”,源于疫苗生产过程中的安全问题。

据甘肃省卫健委通报兰州兽研所布病事件的调查情况,专家组认为,2019年7月24日至8月20日,中牧兰州生物药厂在兽用布鲁氏菌疫苗生产过程中使用过期消毒剂导致废气灭菌不彻底,携带含菌的废气形成含菌气溶胶。兰州兽研所地理位置处于兰州生物药厂的下风向,人体吸入或粘膜接触产生抗体,造成此次兽研所的布菌抗体阳性事件。

由于最初发现感染布菌的4位病例来自兰州兽研所,兰州兽研所曾被误认为是感染源。

兰州兽研所全称是中国农业科学院兰州兽医研究所,由于研究等级较高,同时也是全市科研机构实验动物的重要购买渠道,很多高校都会派送学生去兽研所学习交流。由于传染源不确定,此事件一出也曾在兰州受牵连的高校学生群体中引起小范围的恐慌,多位高校学生了解后纷纷前去自查。

据此前兰州兽研所发布的官方通报,该所共检测263人,确认血清学阳性65人。抗体阳性主要为实验室工作人员,最开始查出的4例被确定为布病隐形感染。

在我国,布病的发病人数年均有3万人以上,兽医是高发群体。这其中内蒙古是全国布病流行最严重的地区,患病人数约占到全国总报告病例的一半。

针对布病的治愈性,内蒙古自治区疾控中心的负责人告诉时代财经,“若非拖延治疗、免疫系统抵抗力差的情况,多数都可以治好。只要及时治疗,快则三个月慢则半年内即可痊愈。由于从被感染到发病存在时间差,很多人会耽误治疗,导致进入慢性期,这是情况恶化的主要原因。”

对于该事件引起的恐慌,该人士表示没有必要。只要足疗程治疗,2-3个月症状即可消失。为加强治疗效果,可在症状消失后继续治疗半个月。由于布病在内蒙古属于常见病,即使是旗县级医院也已经具备较好的治疗水平。

治疗总费用或超千万元

此次兰州“布病”事件中的兰州生物药厂为中牧股份分公司,是我国最早建立的兽用疫苗生产厂之一,是农业农村部强制免疫动物疫病疫苗定点生产企业。

事件发生后,中牧股份即对兰州生物药厂开展了全面检查,关闭了布病疫苗生产车间,停止一切布病疫苗生产活动,但其他产品生产并未受到影响。

甘肃省卫健委也于2020年1月13日撤销了兰州生物药厂的布病疫苗生产许可,并在随后撤销了兰州生物药厂共7个兽药产品批准文号。

针对此次“布病”事件,中牧股份回应称,将按照兰州市卫健委的赔偿方案,积极配合。目前赔偿金额尚未确定,中牧股份称将督促兰州生物药厂按时足额落实补偿赔偿金。

根据兰州市卫健委9月15日发布的《兰州兽研所布鲁氏菌抗体阳性事件处置工作情况通报》,截至2020年9月14日,累计检测21847人,初步筛出阳性4646人,省疾控中心复核确认阳性3245人。

对于治疗费用,上述内蒙古自治区疾控中心的负责人告诉时代财经,该病的主要药物是多西环素,治疗费用在4000-5000元左右。

以复核确认阳性的人数计算,此次兰州生物药厂的疫苗病菌废气泄露事件预计将至少产生逾1300万元的治疗费用。

此前,中牧股份董事长王建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第四次工业革命将成为绿色革命”,并称公司未来的研发方向将围绕人工智能和基因工程,研发新一代的口蹄疫疫苗、禽流感疫苗。

对于此次事件对公司财务及未来发展的影响,时代财经向中牧股份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尚未取得回复。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继长春长生疫苗造假事件后,疫苗生产行业爆发的第二例生产安全问题。

2018年7月,长生生物被爆出狂犬疫苗造假事件。经调查发现,长春长生为降低成本、提高狂犬疫苗生产成功率,使用不同批次原液勾兑进行产品分装,个别批次产品使用超过规定有效期的原液进行生产,虚假标注制剂生产日期。当年年底,深交所对其启动重大退市机制。

此后,证监会推出强制退市新的适用条件:危害公众健康安全。结合当时的事件背景,此举也被视作是对长生生物“量身定做”的安排。

同时,国家药监局和证监会分别对其做出处罚,处罚金额总计逾150亿元。其中,证监会对长生生物处以60万元顶格罚款。

与长生生物疫苗造假事件不同,中牧股份此次事件是由于污染物引发的,对于未来中牧股份是否会因此遭到处罚,时代财经致电甘肃省药监局,对方表示,此次事件不在其管辖范围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