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冶力关
甘肃

诗意冶力关

2020年09月16日 09:31:28
来源:凤凰网甘肃综合

原标题:诗意冶力关

神秀冶木峡

神秀冶木峡

作者:王荣

进入冶力关的门户冶木峡,从车窗望去,山,依然那么高峻;树,依然那么葱茏;石,依然那么突兀;幽深的峡谷两山依旧对峙,一水中流,抬头只见一线青天,不由人险意顿生,充满恐惧。这里的地貌和腊子口差不多,都是进出的关隘,山岩嶙峋,峭壁摩云,险峻异常。置身其中,只有感叹自然造化之神奇,无力描摹其精髓。千百年来,花开花落,树黄树绿,这里依然幽静如初。

过老虎口,穿一线天,洁白的“喜泉”从山腰流出,汇入冶木河咆哮着滚滚东去,给人一种震撼。

出峡便是冶力关镇,一个盆地式的地方,四面环山,幽静安详。

冶力关的夜

枕着冶木河的水声入眠,有一种下雨的哗哗声。几次起来看看窗外,不见明月,万籁俱寂,山顶上楼亭的灯火灿烂辉煌,千年古镇在寂静中酣睡。一缕清风飘来,心有几分微醺,周身通透着别样的舒心。远处灯火阑珊,飘逸来一段花儿的优美唱腔,轻松着我的耳膜。灯火落下,洒一地的亮光,美丽了冶力关的身姿。静,只一个字,就在眼前,浸润着我审视夜晚的目光。

冶力关的夜,安静有如处子。

冶力关鸟瞰

一夜小雨,清晨,冶力关浸润在一片氤氲的潮湿中,空气清新,风轻柔地吹过面颊,一个人沿着山路漫步,看山头弥漫的雾气,赏脚下带露的花草,思绪安静。远处高音喇叭曼妙的歌声回荡在小镇的上空,眼前茂密的花草,穿过村庄的溪水,高大的白杨有一种江南水乡的灵秀,给人一种返璞归真的亲切感。

眺望这里的山,感受这里的静,闻一闻来自自然深处纯净的草香味,心情透明地如同这里的天空。

太阳升起,白云浮动,树影婆娑,山坡上牛羊漫步。我欣赏着,激动着……

十里睡佛

神态逼真的十里睡佛,横卧在冶力关东南山巅。偶抬头,只见惟妙惟肖的五官,仰卧的睡姿直逼眼球,那安详的神态震撼着每一个仰视的人们。你不亲眼看见就不知这山有多神奇,有多幻妙,多少年来,卧佛在奇幻中安然入睡,在一个个故事中和大地长眠。一夜豪雨,清晨的雾岚从山腰升起,像把遮盖睡佛的 帷幔,轻轻地扯起,那佛便在清风中确如头戴盔甲的将军在山头休息,让人浮想联翩,幻思满怀。

阳光升起,白云飘过,天蓝成一片纯净,有几缕阳光洒向山体,睡佛又变换了颜色,消隐了逼真的身形,和大地融为一体,那睡佛变成了嶙峋的山岩,绿色的山坡在野花的陪衬下安静异常。

康多峡情思

我遗憾没能走进香子沟,只身一个人沿康多峡谷逆河而行,寂静的山谷间除了震耳的河水声,再也听不到其他任何声音,河两岸峭壁万仞,山鹰轻翔,一路行走,眼前时不时就会冒出一个奇异的山峰,或高耸独立,或怪异突兀,千姿百态,高不可视,直插云霄,或雾岚飘渺,或怒目峥嵘,高深莫测。身边巨石凌空,苍松并肩,小道崎岖,草茂花盛。只觉自己进入了一个梦幻世界。

溪又斜,山又遮,我已无力再走下去,时雨雾濛濛,山头变换着色彩,呈现出不同的形态,整个峡谷像是一幅天然的水墨画,使我忘却了尘世的喧嚣。

此时的峡谷在澄澈、清明,极度地安静中一尘不染。

赤壁幽谷

在这个烂漫的初秋,风景优美而动人。这时候,遇到你,我深深感到了自己的幸福。

红色与绿色是这里的主色调,红的是山,绿的是草。小路弯弯,在谷底蜿蜒,抬头只见赤壁之上,天蓝成无限的深邃。草地中散布着鲜艳的野花,纯自然状态的一切构成了这里的谷深山幽。造型各异的红砂岩形成的突兀的山,似麦垛、像立柱、如城堡,让人看着看着便浮想联翩,神采飞扬。这里的静,这里的幽,只有慢慢品味,才会更有味道,让一颗尘土飞扬的心像高飞的苍鹰遨游在山巅之上。

太阳斜射之际,明暗分明的山体更突出了它的赤色本性,确如丹霞满布的天空,炫目耀眼,让我浮躁的灵魂变得温暖而安静。

冶海情韵

高山的圣湖,冶海,波光潋滟,犹如绿色的宝石,在细雨的浸润下越发润泽,仿佛为我打开的一面明镜。

一弯很有韵味的水面,灵气十足,在四周青山的环抱之中,更显娇媚。山巅云雾缭绕,遮去了白石山的真面目,多少失去了对这灵湖的点缀,越发觉出了冶海的神秘,深奥,诡异。立于行船,冷风拂面,如玉树临风,旦见水天一色,船在水里走,人在雾里游,别有一番风情。

返回来,放眼山巅,一览众山小,冶力关方圆几十里尽收眼底,阅读风景,只有站在这里才会真正体会得到什么叫心旷神怡。饮马泉、常爷池,许多美丽的传说如诗如画,正在浓浓地着色,刻向记忆。

神奇的冶海,灵秀的冶海,一切都包含在了这里。

(兰州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