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西走廊水磨关 红军奇袭“黑马团”
甘肃

河西走廊水磨关 红军奇袭“黑马团”

2020年01月28日 08:32:58
来源:凤凰网甘肃综合

1936年10月25日至30日,红四方面军西渡黄河,总计渡过21800余人。这部分部队后来改称为西路军,徐向前担任总指挥。

西路军按既定计划向河西走廊进发。同年11月18日,西路军先头部队占领甘肃永昌。

而在当时,众多军阀势力实质掌控者各自的地盘,河西走廊正是“马家军”两代人数十年经营所得家底。

“马家军”头领马步芳、马步青弟兄二人获悉西路军在永昌建立根据地后,寝食难安。一方面是蒋介石电令催促,一方面是想把“家产”死死守住,二马遂将其统领的近10万人马,全部部署在凉州(今武威市)郊区,命马元海、马彪率兵直扑永昌。

黑马团凶神恶煞 老百姓恨之入骨

水磨关,东距永昌县城12公里,是一个人口稠密、物资丰富的村镇,这里与北山脚下的红庙墩台隔南泉河相望,两岸间建有一座长约30米的石墩木桥。

因水磨关地势险要,马彪旅的一个骑兵团早就瞄上了这块要地。

这个骑兵团,所有战马都是清一色的黑马,士兵个个体格剽悍,极其凶恶,他们身着翻领黑皮袍、头戴黑羊羔皮帽、脚蹬黑色牛皮靴,手握马刀、凶神恶煞,招摇过市、欺压百姓。当地老百姓皆恨之入骨,称其为黑马团。

红西路军大沽政治部旧址 杨文远 摄

红西路军大沽政治部旧址 杨文远 摄

西路军自占领永昌后,主要由红九军驻防于水磨关及附近村庄。

1936年的冬天,河西走廊的永昌,天气格外寒冷,雪也格外多。

西路军缺衣少穿,装备与马家军不可同日而语。

11月27日,一场冬雪过后,敌马元海催动兵马,向水磨关一带的西路军发起攻击。一时间,水磨关周围尘土飞扬,人喊马嘶,枪炮声震耳欲聋。

雪夜围困兽 奇袭拔钉子

12月4日,又是纷纷扬扬的大雪。

中午时分,一位西路军战士骑着一匹战马,冒雪飞奔至永昌田家庄。

这位战士单枪匹马、冲破敌人的封锁,从30里外的永昌县城赶来,给驻防在这里的红30军88师送来了总部急令:消灭驻防水磨关的马家军,解除对永昌城造成的骚扰和威胁,彻底打通总指挥部和西进部队的联系。

师长熊厚发立即召开师团以上干部军事会议,传达总部指示,动员广大指战员一定要完成战斗任务。

黑马团装备精良、机动能力强,且占据有利地势,不宜强攻, 88师将士摩拳擦掌,准备采取奇袭,拔掉这颗钉子。

熊厚发亲率一支部队, 88师政委郑维山、268团政委徐金树带领四个特务连,他们兵分两路,于午夜时分,沿南泉河两岸,披风冒雪,向水磨关方向进发。

黑马团团长马忠义刚抽足大烟,正躺在一个姨太太的被窝里做着美梦。

仗着装备优势、地利之便,骄狂成性的马忠义打心底根本就没有把红军放在眼里,营地设防十分松懈。

当镇子里枪声大作时,马忠义大惊失色之余,料定自己傲慢的报应来了,赶忙起身,迅即吹灭屋内的灯火,握着枪、挎着马刀冲了出来。

而这时,红军已将黑马团压制在镇子里,如同裹在口袋内,使骑兵失去了优势。马忠义红了眼,立马组织敢死队抵抗,准备杀出镇子后再反扑。

熊厚发意识到了敌人的企图,遂集中火力,把妄想突围的敢死队重新压回到镇子里。郑维山乘机带上特务连从南北两翼夹击,把黑马团逼到一条东西长数百米的窄巷中。

红30军88师政委郑维山(左)与教导团团长朱良才同在永昌战斗40余天,后西路军战斗失利后,均通过行乞回到延安。永昌西路军西征纪念馆供图

红30军88师政委郑维山(左)与教导团团长朱良才同在永昌战斗40余天,后西路军战斗失利后,均通过行乞回到延安。永昌西路军西征纪念馆供图

黑马团的骑兵犹如困兽“嗷嗷”叫着乱窜,却使不上劲。西路军战士则身轻如燕,上房越墙,个个似猛虎下山,打得马匪抱头鼠窜、鬼哭狼嚎、互相踩踏、溃不成军。

重创精锐 成就传奇

徐金树则带着另一支特务连,神不知鬼不觉地对红庙墩的黑马团发起奇袭,一举歼灭尚在梦乡的马匪200多人。只剩几十个残兵伙同水磨关溃退下来的败将,向北山逃去。激战中,年仅28岁的徐金树不幸壮烈牺牲。

从指挥部逃窜出来的马忠义看到如此阵势,又听到红庙墩方向传来猛烈的枪炮声,知道凶多吉少、大势已去,便带了几个亲信乘乱仓皇逃离。

郑维山后来回忆道:“12月初,敌人向永昌以西的水磨关迂回,企图切断永昌同山丹我军的联系,以便各个击破。我师奉命迅速赶往水磨关,在(李)先念、(程)世才同志直接指挥下,我师与89师一起,狠打迂回的敌人。经过一昼夜激烈的战斗,打退了敌人,敌遗尸至少有600具。”

红30军政治委员李先念 永昌西路军西征纪念馆供图

红30军政治委员李先念 永昌西路军西征纪念馆供图

水磨关战役,红西路军重创了黑马团的精锐力量,缴获战马300余匹以及大量的武器弹药和粮食,为继续西进山丹扫清了障碍。

至今,红西路军奇袭黑马团的传奇故事,在当地群众中依然广为流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