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万家团圆是谁在坚守?他们的故事戳中泪点


来源:甘肃经济日报

春节是中国人最重要的传统节日。在这个日子里,儿女孙辈们从东西南北赶回家乡,和父老亲人团圆相聚,说说过往,谈谈将来,尽享浓浓亲情。还有这么一群人,却为了大家能够平安相守,春节仍然坚守在岗位上,一年、十年、几十年……

原标题:一份坚守让万家团圆

春节是中国人最重要的传统节日。在这个日子里,儿女孙辈们从东西南北赶回家乡,和父老亲人团圆相聚,说说过往,谈谈将来,尽享浓浓亲情。还有这么一群人,却为了大家能够平安相守,春节仍然坚守在岗位上,一年、十年、几十年……

来自“五湖四海”的一顿年夜饭

除夕之夜,无论相隔多远,工作有多忙,人们总希望回到自己家中,吃一顿团团圆圆的年夜饭。兰州客运段兰州至上海Z218次列车上值乘的这些孩子们,虽然回不了家,但一顿来自“五湖四海”的年夜饭却让他们吃出了团结奋进、昂扬向上的新气象。

在兰州客运段上海车队担当的兰州至上海Z218次“兰州旅游号”列车上,各班组职工都是年轻的“90后”,大多家在外地。按照乘务交路计划,几个班组大年三十都在交路上,有些班组连续两年在列车上度过了除夕之夜。

考虑到这些列车员过年不能和家人团聚,又独自在外地的实际情况,队长、书记找各次列车长一起商量,怎么才能让这些回不去家的孩子体验到家的温暖,过一个好年。车长李玉凤提议,挑一天休息的时间,把乘务员们请到自己家里一起过年,吃一顿年夜饭,这个提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成。为了让小伙伴们吃上一顿不同寻常的“年夜饭”,李玉凤提前征询大家爱吃的口味,并提议各自准备一道最能代表家乡味道的菜品。此提议一出,小伙伴们都特别高兴。

孩子们的父母知道这件事后也大力支持,各自从家里做了最拿手、最有特色的一道道菜,早早来到站台上,等待着列车到站,把这顿年夜饭带到兰州。洛阳、西安、宝鸡、天水,列车每到一站,都有孩子父母把一道道盛满爱意的“特色菜”送到车上。一站、两站、三站……一道菜、两道菜、三道菜……一顿来自“五湖四海”的年夜饭就这样一站一站地“接力”上了车。

兰州的糟肉、西安的馍、洛阳的糕点、宝鸡的面、天水的呱呱、热腾腾的羊羔肉……饭桌上摆得五花八门,全是家乡的思念和味道。异地他乡的孩子们聚在一起,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年夜饭上,小伙伴和父母连视频,给爷爷奶奶拜年,晒晒自己的工作成果,热热闹闹间,大家尽情享受这顿别样、难忘的年夜饭。

看车人近在咫尺的家

除夕之夜的晚上十点,爆竹声渐次响起。乘务员老唐习惯性地从车窗向外望去,一墙之隔的6栋高层灯火通明。老唐知道,在那一扇有着温暖灯光的屋里,媳妇和孩子正在看春晚,正在心底盼着他下班后一起过年。此时,在兰州客运段的库停列车上,还有一些职工和老唐一样,在没有灯、没有暖气的车厢里来回巡视,而他们的家,就在一墙之隔、近在咫尺的那边。

扣碗、腐乳肉、清蒸桂鱼……大年三十下午4点,老唐一家三口坐在饭桌前,想到今天晚上不能陪儿子放鞭炮、看春晚,老唐心里多少还是有点遗憾。按照看车计划,除夕这天正好是老唐所在班组看车,由于晚上七点必须赶到兰州车站接车,为了避免误点,他们家的年夜饭提前了3个小时。

“保温饭盒最上面一层是带鱼,中间是鸡肉和油菜,最下面一层是馒头,到车上和同事一起趁热吃,别放凉了。”老唐的妻子一遍遍嘱咐:保暖裤穿了没有,把棉大衣也带上,车上冷,大过年的别冻感冒了。

35岁的小霍是看车班组中唯一的女职工,说起过年不能回家,她心里有些酸,可铁路客运工作工作性质就是这样,比起跑车的同事,单位已经很照顾自己了。

看车组的任务就是为了保证列车库停期间的设备安全,防止闲杂人员上车盗窃、破坏等行为。从到站接车,一直要看到第二天列车出库,十几个小时绝对不能睡觉。为了防止打瞌睡,时间长了他们之间就用对讲机互相叫一叫名字。

新年钟声准时敲响,和窗外爆竹声声的热闹相比,老唐、小霍他们就像是身处另外一个世界,在长长的列车里,看着近在咫尺的家,看着窗外的火树银花……

看不见火车的铁路人

2月5日,农历大年初一,和往常一样,牛志强六点半准时起床,匆匆洗漱完,就在厨房里忙活起来。今天,他要提前赶到所里去值班。

今年47岁的牛志强是兰州供电段深沟变电所的所长。深沟变电所地处兰新线兰武段深沟村,承担着安家河至龙沟区间的牵引供电任务。这里本是一个五等小站,小慢车会停两分钟。自从2006年8月,乌鞘岭隧道双线开通后,深沟里的这处小站就撤了,其他单位都搬走了,唯独留下了变电所,距离最近的打柴沟车站还有大约10公里的路程,职工看不见火车,甚至听不见火车的鸣笛声。

牛志强把一切收拾妥当,9点半从武威的家里出发,坐2元钱的城乡公交到15公里外的武威南火车站赶乘中午11点的7506次小慢车去打柴沟车站。下午1点多钟,到打柴沟车站后,牛志强还要再花5元钱坐班车到离变电所最近的公路上,然后步行穿过一条1公里多崎岖不平的小路才能到达所里。

从2001年担任所长至今,牛志强一直在深沟变电所工作,连续15个春节的初一到初五,他都一直坚守在所内。

就在同一天下午,家住兰州的张孝明3点多就从家里出发了。她的女儿只有五岁多,不在家的日子,孩子就交由丈夫和年近七旬的公公照料。匆匆吃过午饭,张孝明把准备的年货及家里人未来五天一日三餐需要的食材一一给丈夫交代清楚后,才带着不舍,收拾好随身物品赶去车站乘坐7505次小慢车回变电所上班。

和张孝明同一班的是家在武威南的陈玉山师傅,他是变电所里年龄最大的,今年50岁,自1991年变电所成立至今一直驻守在这里。陈师傅的孩子今年已经二十二岁了,在嘉峪关电务段工作,春运时期家里就只剩妻子一人。陈师傅说,每年春节都这样,一家人待在三个地方过年,都已经习惯了。

除了牛志强、张孝明和陈玉山,所里还有5名职工,家都在变电所东西两边的兰州、武威、张掖。其中,有3名职工还是“90后”。“我们工区有‘60后’‘70后’‘80后’,如今又来了‘90后’,‘老中青’全都有了。大家就像一家人一样,在这个看不到火车的铁路小站,生活上相互照顾,工作上相互配合,如果哪天要离开,还真是舍不得。”牛志强感慨道。

[责任编辑:张惠]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陇原视界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