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九个月的“春天” 敦煌沙漠露营国庆迎旅游高潮
甘肃

迟到九个月的“春天” 敦煌沙漠露营国庆迎旅游高潮

2020年10月13日 10:16:42
来源:中国甘肃网

原标题:【兰大新闻学子国庆采风行】迟到了九个月的“春天”:敦煌沙漠露营国庆喜迎旅游高潮

“20号帐篷,两人,21号帐篷,三人……”凌晨一点,敦煌鸣沙山月牙泉附近的一家露营基地里,老板东哥正在进行当夜的露营住客最后清点,而在太阳即将升起的白日里,这家沙漠露营基地又要迎来120多位新的客人,今年敦煌沙漠露营的迎客“春节档”,整整迟到了9个月。

夜晚的沙漠露营基地 程晓琳 摄

夜晚的沙漠露营基地 程晓琳 摄

迟到了九个月的敦煌旅游“春节档”

从某知名酒店住宿预订平台上输入“敦煌沙漠露营”关键词,得出120余条露营基地搜索结果。 在10月4日当晚,有超过40家露营基地显示“已订完”。

东哥告诉记者,在这个国庆黄金周假期,该沙漠露营基地游客预订率都会占实际基地承载量的90%甚至更多,“有一两天我们甚至连被褥都发光了,后来我们把几个工作人员自己的被褥也给游客们使用了。”

东哥经营的这家沙漠露营基地,距鸣沙山月牙泉仅4公里。国庆期间订单火爆,每天可接待150多位游客露营,也达到了疫情以来的接客量峰值。“今年国庆假期长达八天,游客量非常大,我们营地基本每天的露营名额都预订满了,客人来自全国各地,甚至还有外国友人也来我们这儿露营。”

敦煌沙漠露营基地所经历的行业寒冬,一直持续了大半年。而这个国庆假期,是敦煌旅游业的回春之日。

“疫情以来,我们沙漠露营基地的游客量大减,我们整个营地的工作人员在疫情期间基本都回家另谋生路了,一直到暑期敦煌旅游才慢慢回暖,今年国庆是今年的第一个客流量高峰期,我们的工作人员又都回来了,小马回来的那天,开着停了几个月的沙地摩托在沙山上兜了好几个来回,可高兴了。”东哥说道。

“师傅,我们在敦煌博物馆这里,一行四个人,现在可以来接我们吗?”下午四点半左右,露营基地的司机师傅已经蓄势待发,准备前往市区接游客来露营了,往返是一辆公交巴士,可以乘坐15-20人。

“为了给游客最全方位的服务体验,也是为了让我们家露营口碑更好,我们为游客提供‘一条龙’服务。”东哥所说的“一条龙”服务,主要包括露营来往接送、沙漠越野摩托、滑沙、自助晚餐、帐篷住宿配套服务、烟火表演等,“国庆假期期间的定价稍微便宜一点,人均200元,要是冬季来,可就不是这个价钱了。”东哥笑道。

露营基地的星空 沙漠露营基地老板、外号东哥供图

露营基地的星空 沙漠露营基地老板、外号东哥供图

“来沙漠露营,是一件充满仪式感的事情。”

“坐稳了,抓紧把手,走喽~”越野摩托司机小马叮嘱后座的两位游客坐稳,然后一脚油门踩到底,摩托瞬间“飞”上沙山,风夹杂着细沙扬起一片“沙雾”,而摩托下山更是让游客尖叫不已,摩托快速飞驰冲下山,让身体瞬间感到失重,再加上两个大转弯,刺激程度与过山车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沙山上跳跃的游客 沙漠露营基地老板、外号东哥供图

在沙山上跳跃的游客 沙漠露营基地老板、外号东哥供图

游客们来露营的过程中最充满仪式感的一件事,就是站在沙山上,看日出日落,云卷云舒。

来自北京的小张一家三口是头一回来沙漠,也是第一次来敦煌,“平日里觉得十分遥远的沙漠真切地出现在眼前,我似乎穿越到了千年前的沙漠商队中,敦煌带给我的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沙漠日落 程晓琳 摄

沙漠日落 程晓琳 摄

敦煌的清晨,伴随着悠扬清脆的驼铃声,一轮红日从山间缓缓升起,沙山披上了一层金色纱衣,宛若初晨梳洗已闭明媚出阁的少女,而日落时分,橙色的余晖愈发浓烈,天尽头,山、云、沙一色,驼铃再响起,将千年的时空交错重叠,凝聚在每一粒沙中,扑面而来。

“人生短短几个秋啊,不醉不罢休,东边儿我的美人哪,西边儿黄河流,来呀来个酒啊,不醉不罢休,愁情烦事别放心头。 ” 晚餐期间,老板东哥和其他几位露营基地工作人员在一旁的小舞台上给游客们即兴演唱了歌曲,沙漠夜晚的气温直逼零度,但露营基地游客的热情愈发高涨了起来。

天色完全暗下来的时候,夜空中的星星便纷纷登场了,星空下,东哥组织着游客们一起围绕着篝火放烟花、打铁花,烟花先是一道光柱嗖地升空,而后在空中碎裂出血红的、翡绿的、金黄的光片,照亮了一方沙土,也照亮了游客们的瞳孔和笑容。

露营基地打铁花表演 沙漠露营基地老板、外号东哥供图

露营基地打铁花表演 沙漠露营基地老板、外号东哥供图

“在这里,东哥就是一个代号。”

点起帐篷顶上的星星灯,在帐篷里放入矿泉水和几包月饼,在游客们还在狂欢的时候,东哥已经组织几个工作人员将一个个帐篷中风吹进来的沙子打扫干净,“今年国庆和中秋正好撞在一起了,很多游客来到异乡敦煌过中秋,我们把大家当作亲人朋友,尽可能多替游客们着想。”

“东哥,能多给我们拿床被子吗,夜里实在太冷了。”“东哥,我们帐篷的灯不亮了,能换一个吗?”“东哥,有充电宝吗,我们手机没电了。”

大部分游客来沙漠露营都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晚上十一点左右,沙漠露营基地叫“东哥”的声音此起彼伏,敦煌昼夜温差可达十五度,晚上的沙漠寒风阵阵,有些游客便耐不住性子急了起来,东哥看起来倒是很镇静,游刃有余地解决游客们提出的各种问题要求。

“东哥就像是一种代号,客人朋友们叫东哥我们都会答应着去帮他们解决问题,这个时候我们都是东哥。”另一名工作人员小马说道。

露营地逐渐安静下来的时候,已是凌晨十二点半。一些游客还在帐篷外的沙丘上拍星空照,东哥看到后便主动上去帮忙,“来把手机给我,我来给你们拍漂亮的照片。”说罢,便指导游客摆出各种pose拍照,“来,身体再转过去一点点,哎,好嘞,手指尖正好指着一颗星星。”

为了找到合适的角度,东哥甚至匍匐在沙地上拍照,拍完后东哥拿起他的手机给记者展示以往给游客们拍的星空照片,“你看,这几位是海南来的朋友,这个是内蒙来的一对情侣,来我这儿拍星空的人,都会很幸福的。”

东哥给游客们拍的星空图 沙漠露营基地老板、外号东哥供图

东哥给游客们拍的星空图 沙漠露营基地老板、外号东哥供图

入夜,帐篷中传来游客们酣睡的呼噜声,一旁还有零星的几顶帐篷亮着灯,游客们还在聊天,东哥和工作人员便过去低声提醒游客小声交谈以免影响其他游客休息。“您这边小点声儿哈,这边的朋友已经睡下了,这小伙子要是醒了暴脾气上来,咱可不一定拦得住啊,您也早点休息吧,养足精神明早起来一起看日出。”东哥半是打趣半是严肃地说道。

深夜,巡查完各顶帐篷,东哥和工作人员慢慢走回自己的营地,“今晚小马值夜班,明天又来一百多个客人朋友,我们得好好招待,今天的晚餐客人反应有些菜品很快就没了,明天得多备一些,明天新到一批被褥,争取明天下午给各个帐篷送去。”

此时,已是凌晨一点半,“不早嘞,得歇下啦。”东哥抬头望了一眼已升到头顶正上方的月亮,继续向前走去,一步一个脚印,手电筒灯光下,脚印深深地印在沙地上。

清晨的沙漠露营地 程晓琳 摄

清晨的沙漠露营地 程晓琳 摄

第二天清晨7点50分,阳光如约在沙山上升起,伸手摸了一把帐篷的内壁,凝结的露水已将帐篷打湿。

东哥早早地起来吆喝着提醒游客们起来看日出,司机师傅也早早地将车停在营地门口,看完日出,游客们又背起行囊踏上旅途去往远方,沙漠露营地里又慢慢重归平静,东哥驻足在门口,在用力挥手向游客们告别,也在等候着,新的敦煌的夜。

指导老师:韩亮

文字:程晓琳

图片:程晓琳、沙漠露营基地老板(外号东哥)供图

采访者:程晓琳、王媛

(作者为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20级研究生;指导教师韩亮为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