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金昌,更爱上世纪80年代最初的建设者
甘肃

我爱金昌,更爱上世纪80年代最初的建设者

2020年08月31日 11:17:14
来源:凤凰网甘肃综合

插图:俞天红

插图:俞天红

每当路过新华路,看到路两边郁郁葱葱的花草树木,我就回想起当年在新华路两侧挖沟植树的情景。

1985年春末,市绿化局王秘书,也有人喊他王队长,满脸焦灼,来到八冶五公司三队租赁挖掘机,挖沟栽植绿化树。当时,他很着急,因为春季即将过去,夏天就要来临。春季是种树的好季节,如果错过季节,种树就来不及了。人误树一时,树误人一年,季节不等人,一寸光阴一寸金。

那个时候的我,青年,开挖掘机。绿化局王队长与我们队里谈妥后,队里就派我与同事开车前去。王队长在前面带路,我们开挖掘机跟在他后面。这种老式挖掘机,是上世纪50年代,从苏联进口的,已经使用30多年了,破旧不堪,走路比老牛还慢。王队长在前面走走停停,等着我们,着急又不好使劲催,我明白他的心情,于是立刻加大油门,勉强跟上了王队长的步伐。

王队长把我们带到新华路与北京路延伸段丁字路口,就是现在的上海路与新华路丁字路口。路边已经用白灰撒了两条线,王队长告诉我们挖三米宽,一米五深,一直挖到头。我们一开挖,王队长就笑了,噢呦,这玩意挖比走快,没想到会这么快!

我们沿着新华路向东挖,当时新华路还没有铺沥青,特别是天津路、建设路、新华路交汇处,现在叫盘旋路,过去只是个十字路口,全是土路。晴天尘土飞扬,雨天一路泥水。从这里往东,还没有路,只是用白灰撒了几条直线,直线当中就叫路。路上布满了砾石,市政府上下班的人骑着自行车,在这些砾石中颠簸,穿行,硬是踩出了一条一米宽的小道。

我们沿着白灰线往东挖,挖到八冶医院斜对面十九区路口,被一条向老尾矿坝排污水的粗铁管挡住了,又沿北侧往回挖。挖到检察院门前,被一人拦住了,他让我们开到院子里挖两个三角形花圃,我们开进去,不到半天给挖完了。开出检察院的院子,又往西挖。挖到市政府门口,被总务科张科长与杨科长拦住了,让我们开到院子里去挖果园。我一听挖果园,一时半会挖不完,必须征得队里同意才行,建议他们去我们队里联系。一会儿,队里来人通知,先给政府干,其他的会儿稍微往后放一放,说新华路可是咱们金昌市区中心的位置,是门面,虽然建市初期,要让金昌美起来,首先就是绿色,绿色,希望的象征,这个戈壁小城,就是一座充满希望和魅力的小城。我们进到市政府院子里,在政府办公楼前开始作业,很快挖了几条沟。傍晚,累了一天的人们也该晚饭了。杨科长带我和同事进了小餐厅,餐厅里面坐着一位头发花白的中年人,和蔼可亲,笑着站起来同我们握手。杨科长介绍说,这是咱们的副市长。我们一下子开始紧张,特别拘束。,副市长看出来大家的局促,笑着说:谢谢你们让新华路更美,工期短,时间紧,任务重,最近大家辛苦了。听着领导对我们工作的肯定,大家开始咧嘴笑,气氛慢慢柔和起来。原先,他担心误了季节,现在看我们工作进度很快,抢回了时间,一定要见见我们。那顿饭吃得难忘,高兴,那是我第一次吃政府的饭。

工作顺利后,我们开始了挖果园的树坑,金昌饭店的两个栽葡萄树的坑,就是我们在小圆门左边一铲,右边一铲的杰作。那儿的葡萄树长得格外茂盛,这和我们的快乐劳作有关。有一年,市文联在金昌饭店开文学笔会,我在葡萄树下坐了一个多小时,别人问我坐在这里干什么,我没说,这是我心中的秘密。

从金昌饭店出来,我们一直向西挖,直接挖到丁字路口,挖好了两条沟。绿化局组织人把挖出来的砂石拉走,往两条沟里置换了黄土,栽了花,种了树,成就了两条金昌特色的绿化带。

如今的新华大道,几经扩建改造,成为美丽的景观。虽然检察院门前的花圃没有了,原金昌饭店的小圆门和葡萄树没有了,但是道路两侧两条绿化带还在,它是金昌靓丽的风景线。

望着新华大道葱茏的花草树木,我的思绪就回到1985年春季的工作现场,尘土飞扬,砂石遍地,可是为了家乡的容颜,大家都是铆足了劲儿在战斗,30多年过去了,金昌从一个孩子成长为阳光少年,它的蜕变,有多少人的汗血。我爱金昌,更爱80年代最初的建设者。(金昌市文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