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这个从京城贬谪到此的小小"典史"给临洮带来了什么?


来源:每日甘肃网

在临洮,我数次从县城东边来到岳麓山。那座小山远看山势平缓,林木寻常,当地人解释说,临洮岳麓山是因为宋代时山上建有东岳庙而得名。如今东岳庙早已踪迹全无,但山顶倒留有一座超然书院,与明代名臣杨继盛有关。

原标题:杨继盛与临洮

在临洮,我数次从县城东边来到岳麓山。那座小山远看山势平缓,林木寻常,当地人解释说,临洮岳麓山是因为宋代时山上建有东岳庙而得名。如今东岳庙早已踪迹全无,但山顶倒留有一座超然书院,与明代名臣杨继盛有关。

站在岳麓山半山坡远观,超然书院屹然踞于岳麓山山顶,一座宝塔如同一支朝天的如椽巨笔。

进入超然书院大门,向北为新建悬楼,向南为吊脚悬楼,这是明代嘉靖年间曾任南京兵部右侍郎的杨继盛被贬为临洮典史后为发展临洮教育事业而兴建的,现经维修面貌焕然一新。

他在书院讲学时撰写的名联:“铁肩担道义,辣手著文章”,镌刻在文峰塔身,观之让人动容。

杨继盛,字仲芳,号椒山,直隶容城(今河北容城县北河照村)人。明代著名谏臣。生于明正德10年(公元1513年),明嘉靖二十六年,中进士,授南京吏部主事,后选调北京任兵部员外郎。

明嘉靖二十九年,居于阴山附近的蒙古土默部首领俺答汗,率兵侵犯大同、宣化,要挟明廷,提出要在此两地开设马市。镇守大同的大将军咸宁侯仇鸾,畏敌不战,勾结外敌,以开“马市”为名,与敌媾和。对此,满朝文武自然也有不同意见,但那些老于世故,明于趋避的政客们都三缄其口,惟独杨继盛将自己的不同看法形成了文字,给嘉靖皇帝递上了《罢马市疏》。也就是这勇敢的一“递”,惹下了大祸,被昏聩无能的嘉靖帝贬到了3000里外的狄道(今甘肃省临洮),当了一名小小的“典史”,去管理缉捕、监狱。

杨继盛的这一贬,可以说是他人生的一大转折。

临洮,古代称狄道,自古以来是一个以农耕为主耕读传家的农业文化县,境内有马家窑文化、寺洼文化、辛店文化,也是李唐的故里发祥之地,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和便利的交通运输便于文化的传播。杨继盛的不幸贬谪,恰好造福了一方百姓,这就是所谓的“诗人不幸诗家兴”吧。

当时的临洮人也许没有想到,这个从京城贬谪到此的小吏会给临洮带来什么。

但到任后的杨继盛,却因革除吏弊、兴修水利、开采煤炭、大办教育迅速得到了临洮人的爱戴。因为他亲自前往与藏民商洽,锁林峡深埋地下千万年的煤炭,源源不断地运出深山。因为他创制扬杆,农民学会了用井水灌田,收入倍增。因为他明察秋毫,官场吏弊得以清除,农民负担减轻。杨继盛在临洮任职的一年半时间里,为临洮教育、文化、经济的发展和民生改善做出了巨大贡献。百姓已感恩其人,无论番汉,皆称这位不到40岁的“犯官”为“杨父”。离任时,临洮百姓“洒泪相送百里之外者千余人”。

从史料看,杨椒山在临洮诸多的往事中,开煤矿与兴办教育在其心中占有很重分量。

杨继盛书《记开煤山稿》载:临洮八十里锁林峡,有煤山二区焉:一在峡之西;一在地竺寺前。先是开者,数为番民所阻,有司至不能制。余以谏开马市谪狄道,寻欲开之,而不敢专也。会庠生张子汝言白于府县,允之,委府相陈言往董其事,乃番民阻之又如昔。予遂偕挥使李子节、门人李惟芳、陈恂、宋诰往治之,至则先慑之以威,次惠之以赏,由是煤利以开,番民遂服。予不喜煤利之开,而喜番民之服也。遂记之。

为了铭记此事,杨继盛请工匠将《记开煤山稿》刻在海巅峡的石壁上。《开煤山记》摩崖留存数百年,直到2005年海巅峡水电站建成后,被库区淹没,成为憾事。

从留存的照片资料看,《开煤山记》摩崖书镌时间为嘉靖三十年十二月一十五日(1551年12月15日),即杨继盛到临洮的当年年底。不难看出杨继盛对此事重视和喜悦心情。

另外,临洮文人张维所著《陇右金石录》(民国三十二年出版)除记载杨继盛《记开煤山稿》内容外,还记载了如下内容:新通志稿:嘉靖三十年摩崖在临洮县南八十里锁林峡,与绍圣摩崖相对,宋刻在河东,而此在西,高七尺,广一丈二尺。嘉靖中,杨继盛谪狄道县典史,到官后,创开煤矿,以文记之并赋诗稿,遂□镌于石壁,继盛□工,□此则其门人张□□书也。

从这份可以看出史料,摩崖的面积约为高2.3米,宽4米。杨继盛参与了摩崖的镌刻,楷书字是由其姓张的门人所写。

此外,杨继盛在岳麓山超然台捐建超然书院,购置学田,广收生员悉心教诲,使临洮学风大盛,兴学助教蔚然成风。从此,临洮教育勃兴,人文蔚起。

当时的临洮人也许没有想到,就是这个筑在凤台之上的超然书院,从整体上改变了临洮文化的走向。也使得临洮在长达几百年的时间内文化教育一直处于前列。

据杨继盛自己所著年谱记载,当年购置已更名为超然台的凤台,用“门生贽礼”和自己的“俸资所余”,“乃于上盖书院一区。前三间为揖见之所,中五间为讲堂。又后高处,盖殿三间,为道统祠。”

道统祠里,供奉着上至三皇五帝,下至宋元朱明的圣人、大儒、先贤。他亲自给生员讲学,从学者50多人。为补助生员生活,又将核算出的“书手”的“飞洒”、“伏粮”三十石,加上自己的俸薪节余、出卖自己的乘马及妻子首饰的钱购置学田及赋重地2000亩,将补助生员冠、婚、丧、葬及贫困者。后又在城内圆通寺设书馆(“椒山书院”),请教书先生二人,招收蕃、汉生童100多人读书。正是他独力支撑,超然书院声名雀起,不仅吸引了一批文人学者来此讲学,也使汉、回、藏族生员在这里接受了系统的儒学教育,并产生了一批优秀人才。

当时的临洮人也许没有想到,这个深受人们爱戴的河北人杨继盛,在临洮仅仅干了一年多,又于公元1552年4月被调往山东诸城任知县。而且一年四次升迁,最后调到北京兵部武选司。到任当月,因弹劾权相严嵩下狱,狱中受尽千般折磨万般苦楚,但他始终刚直不阿,不改初衷。

1555年冬十月,杨继盛遇害,年仅四十岁。据史书载,行刑之日人们听说杨继盛要处斩,四城百姓蜂拥赶到西市,为杨继盛送行。

临刑时杨继盛口占一绝:“浩然还大虚,丹心照千古;生平未报恩,留作忠魂补”,成为千古绝唱,被“天下相与涕泣传颂之”。就这样,以自己言传身教并给临洮人民留下一笔丰厚文化遗产的一代名臣,以兴学重教开风气之先,以一个知识分子柔弱的肩膀担起正义之责的智者,在留下明史上十分有名的二疏——《请罢马市疏》、《请诛贼臣疏》与一堆并不太多的文稿后,终于在无可奈何的叹息中,悄悄地离世了。那一年,他刚刚四十岁。

杨继盛死了,但他的精神不死。他遇害七年后,在礼部尚书、东阁大学士徐阶等人的谋划下,由杨继盛的门生皋兰人邹应龙以及和他同榜中进士的临洮人张万纪冒死上疏,参倒了严嵩党羽,完成了他的遗志。明穆宗继位后,追谥杨继盛为“忠愍”。临洮人民为纪念他,在岳麓山凤台超然书院旁修了椒山祠,在石桥街修起杨忠愍公祠。而他住过的小街,也被命名为椒山街,沿用至今。

杨继盛大批逆鳞,斗权奸严嵩,喋血菜市口,时人将其故居改为祠堂,这就是今天北京宣武门外达智桥的“松筠庵”。数百年故都,多少名公巨卿的园林归于瓦砾,而杨继盛的故宅巍然独存,其身后享名之隆,古今官员罕有其匹。

“铁肩担道义,辣手著文章。”杨继盛用自己短暂一生,忠实地践行了这样的人生追求,更以自己的人生追求,彰显了一个正直善良的知识分子的人生价值。

杨继盛以后,临洮历来地方有识之士重视教育,尊师重教一直持续,清士人王星樵的诗句“都道狄道人文辣,可是先生著手功。”恰当地评价了杨继盛对临洮文化教育勃兴、人文蔚起的贡献。(兰州日报)

[责任编辑:李倩]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