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一把巨锁悬河西:峡口大漠南 横绝界中国


来源:每日甘肃网

峡口在山丹县老军乡,是古代军事要地和必经通道,在汉代它被称为泽索谷。当时这里是北方匈奴等族入侵河西的一条重要通道。汉武帝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汉昭帝(刘弗陵)始元二年(公元前85年),为了防御匈奴入侵,在泽索谷置日勒都尉,屯兵防守,是峡口最早设防的记载。峡口古城坐落在泽索谷的西面,城廓清晰,散发着深厚的人文气息。

原标题:【西部地理】苍山大漠古城锁控河西的山丹峡口

峡口古城遗址

峡口古城位置示意图

胡商牵驼图模印砖

鄂尔多斯虎咬羊铜饰牌

峡口在山丹县老军乡,是古代军事要地和必经通道,在汉代它被称为泽索谷。当时这里是北方匈奴等族入侵河西的一条重要通道。汉武帝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汉昭帝(刘弗陵)始元二年(公元前85年),为了防御匈奴入侵,在泽索谷置日勒都尉,屯兵防守,是峡口最早设防的记载。峡口古城坐落在泽索谷的西面,城廓清晰,散发着深厚的人文气息。

一道阴影在雪地上蜿蜒西去,未及细细辨析已隐匿无踪,我知道那是汉长城露出了它的峥嵘之态

4月14日晚,闪电的枝条让铅云蓄积的夜空瞬间支离破碎,如弹丸般肆虐的冰雹敲打着玻璃窗……恐怕小区那些盛开的桃杏绯红粉白要飘零一地了。此情此景,估计连小学生都会背诵“一夜风雨声,花落知多少”的诗句,那种伤春、惜春的情绪自然在我的心头也滋生着,在书架上寻找相关的古典诗词,以遣情怀。随手一抽,却是一本上海古籍出版社的《陈子昂集》,再随手一翻,是一首五言长诗,诗的题目很长:《度峡口山赠乔补阙知之王二无竞》:峡口大漠南,横绝界中国。丛石何纷纠,赤山复翕赩。远望多众容,逼之无异色。崔崒乍孤断,逶迤屡回直……

有人说读边塞诗,可以体察到一种慷慨激昂的阳刚之美和庄严肃穆的净化之美,于是静下心来诵读全诗。

起首的诗句“峡口大漠南,横绝界中国”的注释就是这样的:峡口在今甘肃山丹境内的老军乡,唐代修有和戎城;中国,意即中原。

从兰州此去山丹不过450公里左右,连霍高速公路纵贯全境,四五个小时的车程,何不到实地探寻究竟陈子昂这句诗的本意呢?

4月16日早晨8时,记者驱车前往山丹绣花庙。一路上我还在寻思唐代的边塞诗和河西走廊的渊源。据说在《全唐诗》中,边塞诗约2000首,其中1500首就与大西北有关,与河西走廊有关。一个个诗坛上的风云人物、名流大师,或投笔从戎,赴边入幕,求取功名,或奉旨出塞,宣慰三军,察访军情,或借边塞题材泛咏作赋,寄寓理想,抒发豪情。三军齐聚,奏响了中国古代边塞文学中最为动人心弦的乐章,盛唐边塞诗登上了历史上任何一个时代都无法超越的高度。

高度!雪意深厚的乌鞘岭,迎面迅疾地撞入眼眸。乌鞘岭,自古以来就是河西走廊的门户和咽喉,古丝绸之路要冲,自此两边的风景我们都不敢轻易让它漏过,也许一个最细微的地方都是解读陈子昂那句诗的秘密所在。

山梁之上,一道阴影在雪地上蜿蜒西去,未及细细辨析已被抛在车后隐匿无踪,但我知道那是汉长城露出了它的峥嵘之态。

只是穿越了几个隧洞,“虽盛夏风起,飞雪弥漫,寒气矻骨”的乌鞘岭已被我们抛在身后。

这一路西去,大片大片绿油油的麦子便在高速公路两边舒展开来,田垄边时不时跳出几树或是纯红、或是粉白相间或是纯白如雪的杏花来,而远处的祁连山也一改以往雄浑威严,像是一道道波浪柔情无限。

车一过武威,驶入永昌、山丹境内,田园诗的感觉便有所收束,戈壁、荒滩、草坡陆续登场,荒草还在风中起舞,新的草芽已在它的根茎处滋生开来,在阳光的照耀下,昨夜降雨还没来得及润湿地面,已迅速蒸腾,变成了一道道的热气四处弥漫。这儿堆出一座角墩,那儿跃出一段残墙,路边的汉长城渐渐地又绵延成线,最后再次呈现出龙蛇之象。

[责任编辑:李倩]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陇原视界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