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五味子】陇中茶食


来源:每日甘肃网

甘肃作家人邻在散文《那上天赐予他们果实的人群》里说,他“在贫瘠的固原县一户人家,见过一位老人极其简单的早餐”:一盅极为浓酽的罐罐茶,几牙切好的锅盔。“老人吃那锅盔时,十分谨慎的样子,甚至连一粒渣渣也不会掉落。”

原标题:【五味子】陇中茶食

文\图 潘硕珍

陇中各地盛行喝罐罐茶。煮罐罐茶的茶叶,不会是贾母在栊翠庵喝的味淡而名贵的老君眉,而是刘姥姥看好的粗枝大叶茶,耐熬煮。记忆中,父亲常买陕青茶或茯茶煮罐罐茶喝,茶汁似中药汤剂般色褐味苦。因此,在冒着袅袅蒸汽的茶盅里,还要调放少许食盐,苦中有咸就是中老年人追求的生活滋味。真是茶中有苦谛,“欲辨已忘言”!大多数人都不喜欢空腹喝罐罐茶或泡茶,一定要有茶食,特别是清晨的那顿,算作吃早点。中午、晚上煮喝罐罐茶,一般选在饭后进行。

一般人喝罐罐茶时吃的茶食,或杂粮面锅贴,或白面花卷、馒头、锅盔等,煨在火堆旁边烤黄,易于被肠胃吸收。甘肃作家人邻在散文《那上天赐予他们果实的人群》里说,他“在贫瘠的固原县一户人家,见过一位老人极其简单的早餐”:一盅极为浓酽的罐罐茶,几牙切好的锅盔。“老人吃那锅盔时,十分谨慎的样子,甚至连一粒渣渣也不会掉落。”

童谣曰:“没牙老汉,喝茶吃炒面。”在生活困难的年代,熟粮食磨成的炒面,也是中老年人的茶食之一。炒面依照粮食不同,大体有燕麦面炒面、青稞面炒面、秕麦子炒面,小豆(豌豆)炒面等;依照佐料不同,有胡麻炒面、甜菜根炒面、干梨儿(白梨切片晒干)炒面等。为方便起见,炒面口袋大都放在炕头。有人拿调羹挖着干炒面送进嘴巴里,再端起茶盅冲咽而下;有人在炒面碗里倒进适量开水,一手抬碗,一手搅拌,再捏成松塔形状用双手捧着吃,胡子一翘一翘的,那专注的姿态就像一只松鼠,令人忍俊不禁。有人学藏民,用酥油拌炒面当茶食。

我父亲有一回煮好了罐罐茶,翻遍厨房各个角落,没找到一星半点馍馍渣,遂掀开粮食柜盖,抓了一把大豆,在火盆里烫熟了当茶食吃,有健脾开胃作用。

《水浒传》第三回:“官人,吃甚下饭(下饭:原是用菜肴下饭的意思,通常指下饭的菜肴)?”岷县人喝罐罐茶或泡茶,有一样独特的茶食,叫做下茶(也可写作呷茶,方言读作haca,呷,意为喝,呷茶可引申为喝茶的食品),是由发酵面团做的油炸食品。结婚和婴儿满月宴席上,在拼盘未上之前,一般都要摆放下茶,供上席的宾客喝茶,先垫个肚子。如今的县城,有专门加工销售下茶的铺子。笔者还吃过大到婴幼儿枕头那么大的下茶,当然价钱也高。与下茶形状类似的一种茶食叫做炕茶,不言而喻,就是在铁锅里炕熟的馍馍。

另外,点心也是一种奢侈的茶食。上世纪30年代初,家在北京总布胡同3号院的林徽因,在她的太太客厅里,为沈从文、徐志摩、金岳霖、胡适等诗人作家及学者们提供茶水、点心,探讨文学、哲学等话题。一直没有口福品尝北京点心,不晓得味道如何。岷县点心分猪油和清油两种。冬天喝茶时,有人在炉盘上放一片白纸或餐巾纸,将点心搁置在纸上面烤热了再吃,味道要比冷吃香。

[责任编辑:李倩]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