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山水兰州:“兰”是皋兰山下 “州”是黄河岸边


来源:每日甘肃网

城市因山而雄壮,因水而灵秀。于是,就有了扼西部咽喉的“金城汤池”之阳刚,有了汇北方河流的“黄河母亲”之阴柔。春可赏安宁千树桃花之妖冶,什川万株梨花之飞雪;夏可看鸟雀飞隐兰山绿树中,皮筏漂浮黄河滔浪间;秋可感街巷瓜果飘香之沁馨,兴隆红叶浸染之绚烂;冬可观南北两山银装映亭台,滨河大道玉树俏琼枝。

原标题:山水兰州

兰州是山水城,这从它的名字里就可以看出来。“兰”是皋兰山下;“州”是黄河岸边。

城市因山而雄壮,因水而灵秀。于是,就有了扼西部咽喉的“金城汤池”之阳刚,有了汇北方河流的“黄河母亲”之阴柔。春可赏安宁千树桃花之妖冶,什川万株梨花之飞雪;夏可看鸟雀飞隐兰山绿树中,皮筏漂浮黄河滔浪间;秋可感街巷瓜果飘香之沁馨,兴隆红叶浸染之绚烂;冬可观南北两山银装映亭台,滨河大道玉树俏琼枝。

四年前,家搬到陇海铁路边后,看兰山就成了我养眼、休闲的好方式。早晨拉开窗帘,大片新鲜金黄的阳光,就洒在或嫩绿或苍黄的四季变换着的山坡,和那高耸的万和城的群楼上。这个视角中所见的晨阳是我在这座城市的所有地方里,看到的最鲜亮的太阳,使我感觉着这城市的朝气和活力。黄昏坐在阳台,一轮橘红色的硕大的太阳慢慢沉入西边的兰山,看晚霞从云层里灿烂地射出来,映照在楼房闪亮的窗玻璃上,和我家客厅落地窗畅亮的屋子里,感觉无比的温馨和惬意。尤其是假日的下午,泡一壶清茶,躺在藤椅上,可以一下午看兰山起伏的山脊、阳光慢移下变化着的草木,分辨山坡上横斜的小径,听不时钻进窗来的动听的鸟鸣,那真是一种无比舒心的享受。

在一个九月初的黄昏,我在关窗的不经意间,突然看见兰山顶幽蓝的天空上,出现了一丝弯弯的银白。那丝银白太细了,我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疑惑着是什么挂在了天上,可马上就明白了那是一丝新月。这丝新月长久地弯在我的心头,使我有了一种穿越时空的感觉。那是霍去病遗落在山顶的一把刀,还是文成公主飘落在树梢的一叶眉?这座山水城隐藏了太多的世事沧桑、烽火狼烟和悲欢离合。在梦幻的月光下,我似常常看到马家窑先民在山塬台地烧窑制陶的身影,依稀望见金城关西渡黄河的驼队里柔美丝绸的飘动,黄河岸边茶马互市的繁盛,以及彭德怀将军挥手间解放兰州的硝烟滚滚。而眼前穿梭于山坡上的缆车,夜间皋兰山上明亮的亭台灯火,使我感觉到浪漫和温馨。

我想起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刚来兰州上学时感受到的,既有都市的繁华,也有空气的污浊。早上一跑操,鼻孔都是黑的。南北两山,黄土大都裸露,草木稀少灰黄。据老兰州人讲,南北两山在20世纪50年代还基本是荒山;在1949年之前更是“从北山望南山似乎只有一棵树,从南山望北山几乎没有树”的荒凉景象。

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兰州人背冰挑水上山植树、背砖运石修渠筑路,后来建设了黄河电力提灌工程。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先后实施党政军企事业单位承包荒山植树造林、南北两山环境绿化等重大工程。

1980年代,我毕业上班后,有几年都参加了在北山的植树活动。春天的时候,一个大卡车把我们拉到沟壑纵横、干枯光秃的北山上,开沟挖渠,栽树浇水。中午饿了,吃自带的大饼和家在兰州的同事带的菜果,辛苦中充满期望的快乐。

兰州人民几十年的辛勤劳作,彻底改变了南北两山的面貌。两山共建成各类输水管线近4000公里,提灌工程扬程最高处海拔达2076米,成为我国黄土高原绿化灌溉输水管线最长、扬程最高的输水设施。经过持续绿化建设,南北两山林地从无到有、积少成多,实现了让荒山变绿山、让绿山变彩山的巨变。现在,南北两山绿化面积达到58万亩,成活各类树木1.5亿株,两山林区已成为城市周边的生态屏障。随着植被的恢复和生态的改善,以历史文化、生态旅游文化和绿色消费文化为主的两山生态文化建设蓬勃发展,两山建成森林公园20多处,休闲、游览基地80多处,每年休闲、健身、旅游的人数已超过300万人次。

南北两山真正成了兰州的金山银山;金城兰州成为了山水兰州。

从我家坐126路公交车,20多分钟就到了黄河边。水车园巨大的水车转轮旋起我对黄河今昔的畅想。尤其在黄昏的夕照里,水车旋转着远处山峦金黄的霞光和近处水面绸缎般的微波。新月下婆娑的杨柳掩映着滨河路诗意的浪漫和温柔。“花儿”的婉转和秦腔的高亢,吟唱着黄河岸边这座城市的阴柔和阳刚。河两岸耸立的玻璃墙面高楼,写意地将辉映着晚霞彩光的俏拔英姿,投洒在波光粼粼的水面,晕染着现代都市的青春气息。

由近及远,眺望这大河的上下,我想象一千多年前,王之涣笔下“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的往昔景象(著名评论家雷达认为《凉州词》写的是兰州,我深以为然),那是多么荒远而孤寂的一座城,又是多么雄奇而伟岸的一座城。这座城,镇守在往昔千年中国的西部,护佑着中原王朝的平安,又为王朝的西拓给予有力的保障。金城、金城,你乃中国黄金之城!

从这里望过去,可以看到不远处的黄河铁桥和金城关。清代诗人张澍形容金城关是“倚岩百丈侍雄关,西域咽喉在此间”,我无法想象,在这座桥上,在这座关口,张骞、霍去病、玄奘、高适、岑参、林则徐、左宗棠……闪过了多少英雄豪杰、文人名士卓然的身影。而马家军在1949年8月26日从这里溃逃西去,使兰州迎来了一个属于人民的崭新的黎明!

“我晓得,天下黄河九十九道弯”,耳畔突然传来苍凉高亢的歌声。大河蜿蜒东去,润泽了如宁夏平原、河套平原、华北平原等多少辽阔的土地,但唯在皋兰山下弯出了一座神奇的城。这座城而今成为祖国西北的交通枢纽和贸易中心。千百年来,作为交通工具在黄河上漂荡的羊皮筏,早已被四通八达的高速铁路和高速公路所取代。而以兰州为中心的黄河上游所建的刘家峡、盐锅峡、八盘峡、大峡等20多座大中型水电站,又点亮了多少城市和乡村的夜晚。

这时,我看到了河南岸新颖靓丽的兰州音乐厅和河北岸华美大气的甘肃大剧院。今晚上演的,也许是美丽迷人的“天鹅湖”,也许是浪漫忧伤的“大梦敦煌”;也许是莫扎特高贵典雅的小提琴曲,也许是王洛宾凄婉动人的西部民歌……音乐和艺术使黄河流淌着浪漫和诗情,也使兰州的夜晚柔美而迷人。

大剧院旁,现代化的国际会展中心,在刚刚过去的七月,一年一度的兰州投资贸易洽谈会在这里举行。来自20多个国家和全国各省市区的琳琅满目的特色展品,上演了一场华美的商业贸易和投资盛宴。我所在的茶叶营销公司和湖南的黑茶生产厂也有幸参加。黑茶飘香的展柜前,人们纷纷驻足品饮、询问、购买。这场景使我想起明代伟大文学家汤显祖在《茶马》诗中描写的:“秦晋有茶贾,楚蜀多茶旗。金城洮河间,行引正参差……黑茶一何美,羌马一何殊。”只是昔日金城的茶马交易早已消逝在历史的烟尘中,而柔润醇和的茶香,今又飘溢在黄河岸宽敞靓丽的现代化展厅。

夜色渐浓,黄河两岸隐入五彩斑斓的灯火。而我想说,山水兰州,却正向世人展开俊美精致的容颜。(定西日报)

[责任编辑:杨文远]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陇原视界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