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那一年 我在天安门接受检阅


来源:每日甘肃网

2019年10月1日上午,当熟悉的分列式阅兵军乐曲在电视中缓缓响起时,贾二平的思绪回到1999年。那一年,23岁的贾二平是石家庄陆军学院的应届毕业生。

原标题:“那一年,我在天安门接受检阅”

     ——贾二平的世纪大阅兵记忆

贾二平翻看纪念册

贾二平的阅兵纪念章及学院纪念册

2019年10月1日上午,当熟悉的分列式阅兵军乐曲在电视中缓缓响起时,贾二平的思绪回到1999年。那一年,23岁的贾二平是石家庄陆军学院的应届毕业生。

“1999年7月,我即将毕业。1月份的时候,学校接到上级通知,要从石家庄陆军学院择优挑选应届毕业生,代表石家庄陆军学院参加10月1日的庆祝新中国成立50周年首都阅兵。”贾二平说。

贾二平有幸被选中。被选中的学员每人还收到了一本阅兵日记,学院要求参训学员记录自己的训练过程。“经过两个月的刻苦训练,我成功通过了学院的检验。4月15日,通过检验的学员上了火车,前往所有即将接受检阅的地面部队集训地——阅兵村。”贾二平说。

到阅兵村后,贾二平所在的石家庄陆军学院方队迅速融入即将受阅的所有地面部队中,并按照正式阅兵的要求接受统一的严格训练。

我们在电视上看到受阅方队总是整齐划一,这源于对每一排官兵身高、体重、肩宽的严格要求。据贾二平介绍,他所在的石家庄陆军学院方队中,每排从左到右的受阅学员身高差在2厘米内,体重也相差很小。“检阅时可都是真刀真枪,尤其是齐步换正步后的‘劈枪’动作,枪刺就离前面战友的后脑勺几乎一拳。如有一丝差错,就有可能误伤战友。”贾二平说。根据身高、体重、肩宽的不同,贾二平最终被排在了石家庄陆军学院方队第九排第九个位置。

在阅兵村集训的训练强度到底有多大?贾二平这样描述,由于天气闷热,加上高强度的训练,等晚上训练结束后在镜子里看自己,脸上留下的是一道道汗水印记。

“印象深的是,从4月15日开始集训到10月1日正式阅兵,我一共领到了4双鞋。除了10月1日前发的正式阅兵穿的鞋,其余3双都穿破了。这3双鞋并不是穿破即扔,在阅兵村,有为受阅官兵专门成立的修鞋办。一双训练鞋破了修、修了破,破了再修,直到不能再修时才能报废。在集训期间,一位学员的父亲去世了,他无法赶回老家,接听完老家打来的电话后的夜里,在训练场上跪向老家的方向,含着泪磕了三个头。”贾二平回忆说。

1999年10月1日凌晨4时,起床号响起,受阅官兵穿戴整齐前往受阅地。贾二平回忆,从当天8时后,受阅官兵便不再随意活动,进入了正式受阅状态。

“当正步经过天安门时,我的脑海似乎是空白的,但心思是专注的。除了‘向右看’的口令外,耳边只剩下我们整齐的正步踏响地面的声音。20年后的10月1日,我在电视机前观看阅兵,当‘向右看’的口令再次发出时,我似乎又回到了1999年10月1日我们正步走在长安街时注视着天安门的那一刻。”贾二平说。

贾二平已从某部队退役转业多年,如今是我市肃州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一名干部。“无论在哪个岗位上,我都不会忘记我曾是一名军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初心不会改变,如今只是换个方式、换个地方。”贾二平说。(酒泉日报)

[责任编辑:李继霞]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陇原视界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