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山坳里的睡莲:梧桐泉寺


来源:每日甘肃网

站在冷清的风中,感觉自己像是单薄的芨芨草随风摇曳。

原标题:梧桐泉寺

站在冷清的风中,感觉自己像是单薄的芨芨草随风摇曳。

寺庙门口的四个红色的字像是盛开在石头上的雕花,醒目而又生动。忽然感觉那块硕大的石头像是一棵树,一笔一画像是茎叶一样流畅自然,又像是一片草地,凹进去的笔画像是蜿蜒的小溪,凸出来的是广袤的原野。一块石头,就像是时间狂野里的一枚书签,又像是空间里的一个坐标,时间和空间在这儿握手言和,尘世和佛界在这儿比肩而立。

我的眼神反复触摸着沉默的字迹,我幻想着,如果我的眼神像是一缕春风,那几个字儿一定是草木,一阵风过,草木瞬间醒来,花草吐纳芬芳,生命里一定藏着葳蕤的过往。如此简单的水木组合,融合成世间独一无二的景观。四个字中有树的婆娑,有水的柔软,就像是一枚别致的标签别在岁月的襟袖间,抖落的是历史的粉尘,沉淀的是时光的颗粒。

梧桐泉寺像是开在山坳里的一朵睡莲,远处看美轮美奂,走近流光溢彩,花香弥漫檀香流散,像是跌落在尘世里的天堂。

梧桐泉寺坐落在甘肃省高台县城西南30公里处的榆木山西侧。据高台县志记载,梧桐泉寺因山涧有滴滴泉及梧桐树而得名。清嘉庆年间曾建无量佛殿,咸丰、同治年间毁于战火。后于清光绪19年(1893年)至民国元年(1912年)重建殿宇。

这点单薄的文字似乎撑不起历史的框架。在岁月的洪流中,裹夹着太多的秘密我们已经无法解读,此刻历史的天空风烟俱净,而面前的光阴蓬松而又柔软。我的视线像是一只蝴蝶,不知道栖息在哪个角度能看清岁月模糊的容颜。我也恍惚觉得自己像是一棵草,在时光的罅隙里坚守着脚下的土地,仰望头顶的那一隅天空。

一起的朋友说,他们曾经探寻过梧桐泉,山涧确实有一泓清泉,潺潺流淌,清冽甘甜,周围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真的就是世外桃源。我想,就是那眼泉浸润着历史,养活了现实,丰润了一座山,也生动了这座寺。

如果梧桐泉是水做的名片,梧桐泉寺就是盛开在水上的文字。这座寺依山而建,身后山峦耸翠,眼前牛羊满山。夏天的时候,一片硕大的树叶就是一个温暖的手掌,一棵树就是一尊千手观音,树丛中有鸟儿欢唱蜂蝶飞舞,那儿是鸟雀们的乐园。秋天的时候“梧桐一叶而天下知秋”,一片叶子,就是一声叹息,落雨的夜里,在阵阵梵音里,听着点点滴滴的雨声,也听出了“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的况味,诗句也像花朵绽放亦或凋零了。也许这儿就是最诗意安静的地方,头顶有青山隐隐,梦里有溪流潺潺,所以才牵绊住了高僧的脚步,所以才燃起了第一炷香。这儿适合安放灵魂,灵魂安宁了,世界就寂静了。

如今,没有纷纷扰扰的行人,几百年的光阴在这片土地上堆积又消散,脚下这片土地喧腾又沉寂。我喜欢这份安静,我也像是佛前的一朵青莲,沐浴在梵音里悄然绽放。环顾山隈,茂树千丈,浓荫一碧,梵宇琳宫,星罗棋布。这儿曾是高台十景之一的"梧桐仙境",每逢四月初八,适值春暖花开,前往拜佛、游览者络绎不绝。那一天,梧桐泉寺,在喧嚣中绽放,在绽放中沉寂。脚印被脚印覆盖,目光被目光缠绕,吵醒了花朵,惊动了流云,终究还是把寂静还给了岁月……

站在寺庙门口,面对的是隐隐绰绰的高台县城,土地平旷屋舍俨然,背后是雪山流云莺飞草长,山巅还有精致的亭台楼阁,像是精美的雕花盛开在白云深处,那一刻我也有一种“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的超然脱俗。我的思绪飞扬,想起了歌声中唱的:我站在高原凝望远方,看时光穿过透明的沧桑……此刻,我的目光像是飞鸟,飞过大雄宝殿、观音殿、地藏殿、药师殿、罗汉堂、念佛堂、观音塔,以及山门、斋房……飞过每个角落,只是找不到我的目光栖息的角落。

红墙碧瓦错落有致,热烈的色彩似乎诉说着孤独的喧嚣,葱茏的树木里是寂寞的味道!小院安静着它的安静,草木葱茏着它的葱茏。梵音在山谷里飘荡,像是流水在山涧里流淌,一些叫不上名字的树,叶子绿得有些肆意,闪亮,晃眼,霸气,没有人修剪,没有了季节刻意规范,树木只是率性长成了自己喜欢的模样。

小院里有一口井,显然已经废弃很久了。一个僧人一脸的平和正在清扫佛堂,我想问问寺院的情况,但又不知道该问点什么,总感觉俗世里的自己想到的也是人间烟火。他说,一共有九个僧人,有时候也不固定,也有云游的僧人在这儿落脚。是啊,“此心安处是吾乡”,他们本来就是一朵流云,一株植物,活得简单而又丰盈。脚步跟着心,心跟着静,寂静中暗淡了岁月的刀光剑影,磨平了时间的棱角。

站在小院里,一粒粒鸟鸣从枝丫里滚落,真有“大珠小珠落玉盘”的琳琅。那一刻我在鸟语花香中忘了红尘,在袅袅的青烟了忘了流年。看着一树稠密的叶子,每一片叶子在阳光下绿得通透,阳光从密集的树缝里洒下来,像是细碎的光阴,像是洒下了一地碎金子,我嗅到了浓郁的草木的芬芳,时光在这儿有了色彩,也有了味道,我甚至听到了时光走过的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几百年的光阴呼啸而过,这片土地喧嚣又沉寂、一砖一瓦都留着岁月的体温。也许,唯有在这儿,我们才能够触摸到岁月的体温。

脚下是一片菜地,豆苗刚刚钻出地面,这一抹绿点缀他们清淡的日子,陪伴他们寂寥的时光。此刻,我也像是一粒尘埃,在俗世里漂浮,我自己终究什么也放不下,什么也带不走。

屋顶上,各种雕塑栩栩如生,龙、凤、小狮子蹲守在屋顶,似乎每一个毛发在夕阳下都熠熠生辉,像是一副优美的剪影图。我伸开手,掌心里都是花香、鸟语、阳光,我觉得我可以触摸到天堂。也许心静了,何处都是天堂的模样。

远处,蓝天被山巅裁剪得有了婉约的模样、白云在山巅飘散,飞鸟丈量着天空。我站在小院里,佛祖柔软的眼神打量着我的惶恐,与我面对面,似乎隔着万水千山。

我就像是墙角的那棵不知道名的树,一片叶子,一个轮回;一滴水,一个世界。唯有草木,躲在尘世的一角听风、看雨,醉月,有月亮的夜晚,在冷清皎洁的月光里,一切安静如初,来路也是归途。(兰州日报)

[责任编辑:张蓝翔]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陇原视界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