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古来圣贤皆死尽?敦煌残卷上的《将进酒》原来长这样


来源:文汇网

网友“太常寺协律郎”近日发布了一张敦煌残卷上的《将进酒》。和如今流传的《将进酒》有很大不同。首先是标题名为《惜罇空》,意为可惜酒杯里的酒已经喝空了。“高堂明镜”则写为“床头明镜”。“朝如青丝暮成雪”中的“青丝”写作“青云”。而历来被反复引用的励志金句“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也被写为“天生吾徒有俊才”。删去了“请君为我倾耳听”中的“耳听”,“钟鼓馔玉不足贵”则写成了“岂足贵”。而最让人弹眼落睛的是“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中的“皆寂寞”被写为“皆死尽”.

原标题:古来圣贤皆死尽?!敦煌残卷上的《将进酒》长这样!

xp0H-fyqefvx4687170.gif

最近,山东一名语文老师凭借着一段“魔性”朗诵《将进酒》的视频,迅速走红网络。视频中的他或仰天长啸,或掩面陶醉,表情格外投入,仿佛他自己就是李白本人。有网友打趣:有了这样的语文老师,上课再也不走神了!据了解,这名老师是淄博市周村区实验中学的语文老师史大喜,他喜欢用夸张的朗诵方式带学生走进诗的意境,意外得到网友的热情转发。

之所以能引起大家的关注,除了老师的激情演绎之外,也与《将进酒》深入人心、受到大众喜爱不无关系。早前中科院博士生导师陈涌海吉他弹唱《将进酒》,因为洒脱狂放的风格也着实热闹了一阵。有网友调侃,“要是李白活在当下,肯定也是一个甩着长发唱摇滚的歌手!”

902891_1356400307202271.jpg

不过鲜有人知的是“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其实还有另外一个版本,比之现在的豪情有增无减,更有“语不惊人死不休”之感。

“皆寂寞”太小清新?“皆死尽”才是真性情

网友“太常寺协律郎”近日发布了一张敦煌残卷上的《将进酒》。和如今流传的《将进酒》有很大不同。

首先是标题名为《惜罇空》,意为可惜酒杯里的酒已经喝空了。“高堂明镜”则写为“床头明镜”。“朝如青丝暮成雪”中的“青丝”写作“青云”。而历来被反复引用的励志金句“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也被写为“天生吾徒有俊才”。删去了“请君为我倾耳听”中的“耳听”,“钟鼓馔玉不足贵”则写成了“岂足贵”。而最让人弹眼落睛的是“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中的“皆寂寞”被写为“皆死尽”——如果用诗歌类比当下流行音乐的风格“皆寂寞”是小清新,那么“皆死尽”可以说是不折不扣的“朋克”了。

1674770423.jpg

“太常寺协律郎”解释,敦煌残卷(伯二五六七)是唐人抄本李白《将进酒》。残卷本无“将进酒,杯莫停”,至宋本才加入,“请君为我倾”后“耳听”也是宋本才有的。在他看来前者改动属于“累赘”——酒喝完了,又岂能“杯莫停”?至于“皆死尽”他推测则是因为“嫌原文粗鄙,宋本改为寂寞”。

“惜罇空”VS“将进酒”,李白的酒到底喝完没?

网友“科幻少年一点红”接过话头,介绍了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陈尚君对《将进酒》多个版本的进一步分析。原来,北宋编纂的古代诗文总集《文苑英华》卷三三六中收录的《将进酒》题作《惜空樽酒》,“天生我材必有用”则写作“天生我身必有材”,由此可见这一千古名句所经历的改写流变。陈尚君还指出,敦煌残卷中“请君为我倾”,意为我为你歌曲,你为我倾酒,到了后来的“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就变成了侧耳倾听歌曲之意。于是此后也就出现了《分类补注李太白诗》《全唐诗》中“请君为我侧耳听”的写法。陈尚君认为,从诗意来说,“为我听”“侧耳听”“倾耳听”都算不上好句,何况前面正说杯莫停,我既忙于唱歌,则劳你倒酒是在情理间。

bdDj-fynfvar4766287.jpg

对于耳熟能详的千古名篇被“颠覆”,也有人指出,敦煌残卷虽然早于宋代的《文苑英华》以及清代的《全唐诗》,但并不能完全证明其所载《将进酒》为原版。因为宋代编纂诗集的文人也有可能是根据更早之前的底本进行修订而来。

虽然没有定论,几个版本对比倒是引发了网友鉴赏诗词的乐趣。有人联系“床前明月光”认为“床头明镜”更像是李白的手笔,因为使用意象更日常;“朝如青云暮成雪”则呼应了“何处是秋霜”的风格。还有人联系作诗的场景,认为“天生我身”或“天生我才”都没有把一同饮酒的元丹丘、岑勋等朋友算在内,“我徒”才有与老友酬唱之感。

相比于这些意象、表达上的差异,倒是标题成了最大的悬案——“将进酒”有“劝君更尽一杯酒”的味道,而“惜罇空”则有一种“酒入愁肠愁更愁”的惘然。所以写这首诗的时候,李白的酒到底喝完没?

[责任编辑:王露]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凤凰中韩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