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补课”新能源 传统车企加速转型


来源:南方日报

8月7日,北京现代全新索纳塔插电混动版正式上市,这是北京现代首款PHEV车型,北京现代也因此成为首个实现纯电、插混和氢能源三大新能源系列全面量产的合资品牌,紧接着8日,东风汽车有限公司宣布加快部署“绿色2022计划”,计划2022年前推出20款电动化汽车。

原标题:“补课”新能源 传统车企加速转型

8月7日,北京现代全新索纳塔插电混动版正式上市,这是北京现代首款PHEV车型,北京现代也因此成为首个实现纯电、插混和氢能源三大新能源系列全面量产的合资品牌,紧接着8日,东风汽车有限公司宣布加快部署“绿色2022计划”,计划2022年前推出20款电动化汽车。

越来越多的传统车企在加速完成新能源“补课”,甚至部分走得更为彻底。目前,国内已经有北汽集团、长安汽车、海马汽车等三家中国品牌车企宣布了“禁售传统燃油车”时间表。

从全球范围来看,燃油车禁售令的推行让新能源发展大势所趋,而国内双积分等政策的施行、排放法规的收紧,也让传统车企加快了新能源车型的“补课”,但转型之路还需要在人才、技术、产品等诸多方面与造车新势力同台竞争,过程并不轻松。

传统车企密集加速“触电”

此次上市的北汽现代全新索纳塔,3款车型指导价格区间为22.28万元-25.68万元,补贴后售价为18.98万元-22.38万元。此外,对于2018年购车的用户,北京现代还提供终身免费道路救援服务。

现代汽车集团中国产品开发担当黄贞烈表示,现代汽车正处于新能源汽车发展的第三阶段,到2025年将把新能源汽车扩展至38种车型。

在上个月由北汽集团举办“再度晋级2018《财富》世界500强新闻发布会”,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表示,7月31日前,北汽自主品牌在北京地区将全面停止燃油车的生产,至2020年在北京地区全面停售燃油车,2025年在全国全面停售燃油车。

“北汽的自主创新之路是要用优势和特点去做,而不是拿缺点去做,北汽的优点正是新能源。”徐和谊介绍说,今年上半年,北汽新能源销量达到了5.9万多辆,销量只比第二和第三名相加略微少一点,北汽就是要做自主,而北汽自主就是看北汽新能源。

新能源让北汽看到了自主力量“换道超车”的希望。此前,目前北汽旗下包括北京BJ系列、绅宝、北汽新能源、威旺、昌河、幻速等自主品牌,但大多定位中低端市场,盈利主要依靠北京奔驰等合资品牌。

吉利计划到2020年,公司所销售的90%都是新能源汽车;奇瑞也表示将在2020年停止销售燃油车,开启全面的新能源化,特别是电动化。不只是未来规划,更多车企已经将新能源车布局落在行动上。7月27日,领克推出了旗下首款领克01的改款插电混动版本,东风日产也发力新能源,并在一个月前推出轩逸·纯电SYLPHY Zero Emission,指导预售价为16.6万元。

目前来看,对新能源板块的划分,传统车企路径不同,既有像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奇瑞新能源等进行品牌业务独立,也有一部分车企像比亚迪、吉利、长安、上汽乘用车等在母公司大框架下进行新能源汽车的研发生产,还有则是入股造车新势力,如中国一汽投资拜腾。

以制造优势主动抓住机遇

对燃油车企来说,完成新能源“补课”,不仅是政策指挥棒下的压力,也是市场的需求。

7月4日,国家发改委颁布了号称史上最严燃油车产业政策——《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进一步明确:未来新建独立燃油车项目将被禁止,现有燃油车产能的扩大也将要满足更加高标准的要求。

在燃油车市场格局已定的情况下,传统车企腾挪的空间已经不大,与此同时,寻找新的增长动力成为现实的紧迫需求。

据全国乘联会公布的数据,今年1-7月狭义乘用车零售增2.7%,稍高于17年1-7月增速1.5%,约1倍强。7月乘用车市场零售156.7万台,同比下降5.5%,环比下降7.1%,而新能源车增长依然一枝独秀,7月新能源乘用车批发销量7.4万台,同比增长81.9%。

当造车新势力正在为量产交付、实现盈利这些问题而焦虑时,传统车企则放开手脚,以制造环节的优势主动抓住新的机遇,同时可以实现更为灵活的生产。

以一汽-大众为例,在强大的产能布局依托下,到2025年一汽-大众的产品线将扩充至45款,其中新能源车将达到14款,前期规划是实现传统能源车和新能源车的混线生产,一方面考虑的是生产负荷率,另一方面是市场需求;等到后续新能源市场发展逐步明朗后,一汽-大众会梳理出专门投产新能源的工厂。

传统车企转型并不轻松

事实上,造车新势力纷纷涌现的背后,正是因为传统车企在新能源布局的保守态度,让后来者有了机会。在新能源车布局上,传统企业也并不轻松。

除了加速产能扩张外,本土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升级也已迫在眉睫。随着汽车行业逐步国际化,包括特斯拉在内的国际车企将更加充分参与国内市场竞争,也将带来强大的“鲶鱼”效应搅动市场。

和造车新势力一样,传统车企都必须与特斯拉赛跑,在人才、技术、产品等诸多方面同台竞争。而就在最近,有消息称,特斯拉正在以三倍薪资大规模地从上汽集团招募工程师和技术人员。尽管特斯拉对此进行辟谣,但传统车企已然感受到了“威胁”。事实上,近几年,从上汽离职的高管可以列一个长长的名单:上汽集团副总裁张海亮、副总裁丁磊、总工程师程惊雷等,不少人转投造车新势力。

造车新势力的方兴未艾,很大程度上源于其背后资本力量的推动。不少传统车企也坐不住了,开始自掏腰包填平由于补贴退坡而引发的各地补贴差异,如今年3月,北汽新能源和奇瑞汽车,在部分车型一上市就打出了“新车补贴后全国统一售价”的口号,“以价换量”来摆脱补贴退坡的影响。在新能源汽车市场销量高增长的风光之下,车企面临着更激烈的竞争,难掩利润重度下滑的压力。

相关专家分析,如果传统车企不能将原有品牌优势转移至新能源汽车上,恐怕将再没有翻身的机会。“面对汽车行业的未来,企业必须主动迎接挑战,形成各自的战略主动。”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如是说。

[责任编辑:叶海荣]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凤凰中韩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