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拯救被网络游戏吞噬的灵魂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

游戏开发者的目的不是做出好玩的游戏,而在于通过建立强化循环、有节奏地投放奖励等,让玩家能坚持一直做重复无聊的事情。

原标题:拯救被网络游戏吞噬的灵魂

△游戏开发者的目的不是做出好玩的游戏,而在于通过建立强化循环、有节奏地投放奖励等,让玩家能坚持一直做重复无聊的事情。而一些孩子对学业感到乏味,是因为不能像游戏那样获得“即时而生动的情绪奖励”。

△从政府的角度来说,可以由国家成立专门的评级机构,制定明确的评级制度。从企业的角度来说,企业应该完善实名认证信息,对用户的实名认证信息进行严格把控,从技术上保证实名认证信息的准确性。

△美国知名游戏设计师简·麦格尼格尔认为,应该把游戏机制导入真实生活,将一切日常存在和体验都变成游戏,无论是工作、艺术还是教育。也有游戏策划人认为,对游戏脱敏的最好方法,恰恰是游戏。

网络里正在打游戏的学生。图/网络

当前,中国青少年网络游戏用户规模数以亿计,其中一些青少年沉迷于网络游戏不能自拔,解决青少年网络游戏成瘾问题刻不容缓。

“又是一年一度的高考,作为一个往届考生的母亲,每当此时,我都无法自制地想到自己曾经成绩优异的儿子,因沉迷网游导致高考失利、至今未曾走出的经历,我终于忍不住含泪提笔给您,也向全天下的孩子们写下这封信……”

2018年高考前一天,北京浩东律师事务所张晓玲律师收到了一封来自湖北家长马女士的来信。这是张晓玲收到的一百多封沉迷网游孩子家长来信中的一封。

其实,张晓玲面对的只是冰山一角。中国互联网网络信息中心2017年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中国青少年网络游戏用户规模已达1.91亿,占青少年网民的66.5%。这些互联网的第一批原住民,对电子屏幕有着天然的适应性,他们习惯在虚拟环境中寻找乐趣,但也容易沉迷其中而不能自拔。

网络游戏为什么容易上瘾?

“叔叔,我不喜欢你们带来的东西,我想要一个可以打《王者荣耀》的手机。”国网江苏省电力公司金湖县供电公司团委组织了一次慰问留守儿童的活动,当志愿者们把准备的书本和文具交到孩子们手中时,却意外地收到了这张用稚嫩笔迹写下的纸条。

湖北科技学院教育学院副教授魏昶曾对湖北省咸宁地区普通公办乡镇小学留守儿童做过一次抽样调查。本研究样本中共108名留守儿童表现出严重的病理性网络游戏使用症状,即网络游戏成瘾率为12.93%。大量实证研究表明,留守儿童由于缺乏父母的有效监管而更容易沉溺于网络游戏之中,逐渐发展成为病理性网络游戏使用症状。

“解决网络游戏成瘾的问题刻不容缓。”广州日辉成瘾和心理治疗中心主任何日辉说。何日辉所在的成瘾和心理治疗中心,每个月的咨询量大约有200—300人,其中游戏成瘾的病患大约有十几个,绝大多数都是青少年。

“为什么会成瘾?”现在回忆起来,游戏设计师周瀚文的游戏沉迷史像是一场漫长的梦境,“在那里,没有饥饿感,也没有时间的流逝。”

“通过每一级难度挑战时,更快的反馈循环,唤起的瞬间情绪高潮,这形成了更快的学习和奖励周期,并对屏幕上的‘微观世界’产生了完美而有力的控制感。”在周瀚文看来,正是这样的“控制感”驱使他一步一步地玩下去。

“电子游戏就是一个精心打造的虚拟空间的斯金纳箱。”某网站游戏频道主编、资深游戏媒体人陈旭东说,我们最熟悉的“打怪升级”就是斯金纳机制的完美体现。

所谓斯金纳箱,是新行为主义心理学的创始人哈佛大学斯金纳教授为研究操作性条件反射而设计的实验设备。箱内放进一只小白鼠,并设有一根杠杆。小白鼠可在箱内自由活动,当它摁压杠杆时就会有一团食物掉落到箱中,小白鼠就能吃到食物。实验发现,动物的学习行为是随着一个强化作用的刺激而发生的。

“游戏开发者的目的不在于做出好玩的游戏,而在于控制游戏机理,通过建立强化循环、有节奏地投放奖励等,让玩家能坚持一直做重复无聊的事情。”陈旭东介绍说,斯金纳模式的游戏机理是一种剥削形式,让玩家定期辛勤地劳作,通过用来控制生物的奖赏惩罚制度把他们牢牢地拴在手机前不断地猛戳屏幕。

“如果要说这些孩子与小白鼠的处境有何不同,那就是游戏里的斯金纳箱的门是永远不会锁的。”陈旭东说。

一些孩子对学业感到乏味,是因为不能像游戏那样,获得明确的任务,每一步都能得到反馈,获得“即时而生动的情绪奖励”。“游戏则告诉孩子一个简单的道理,只要勤勤恳恳,就一定可以通关。”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青年学者何威说。

“游戏精神也许是世界上最没有功利性的精神。”何威说,当一个人在玩游戏时,他总是被允许失败,并且可以不断重来。游戏会鼓励失败者,而不是嘲笑失败者,这也许是不少孩子沉迷于游戏的一个重要的原因。

“你以为游戏开发者希望自己的玩家通宵达旦地沉迷在游戏里吗?大错特错!”刚刚开始接触游戏开发时,一位游戏界的老前辈对周瀚文说。

游戏成瘾不仅让无数父母心碎,更是整个游戏行业都在讨论的一个严肃主题。游戏沉迷似乎是困扰着过去30多年游戏行业的核心困境,这个问题背后的潜台词是:怎么样让玩家玩得更多,又不减少他们真实的生活?对大多数玩家而言,每周投入游戏20小时以上,就会怀疑自己错失了真实的生活。

“为了让玩家能够持续不断地沉陷下去,首先要做的就是教会他们有节制地玩。”一位游戏界的老前辈说。实际上,早在很多年前,电脑游戏《魔兽世界》就加入了类似的设定,玩家不玩游戏的每个小时里,都可以获得“休息奖金”。等他们重新登录,玩家扮演的角色可以赢取双倍奖励,直到下一轮休息时间的到来。

周瀚文调研过很多孩子的游戏“入坑史”,大多都经历了从线下到线上的过程。“别人都在玩,你要是不玩,你连聊天插话的机会都没有。”周瀚文说。

青少年沉迷网络游戏责任在谁?

“不是所有游戏都是恶魔,家长不应该只看到游戏的负面,也应该看到正面的东西。比如游戏可以帮助家长和孩子的互动。”今年3月3日,针对大家对《王者荣耀》的批评,全国人大代表、某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在媒体见面会上说。

这已经不是马化腾第一次被媒体和大众围攻了。在2017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针对《王者荣耀》被众多家长投诉,马化腾曾表示,家长应具备管理孩子玩游戏的能力。

但是就在这些投诉之前,某讯网公布了2017年第三季度财报,收入652.1亿元,其中网络游戏收入增长48%达到268.44亿元,占季度总收入的41%。

近年来,中国网游产业发展迅速。《2017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额将达到2036.10亿元,相当于全球电影票房总和,同比增长23%。其中,基于手机的移动游戏市场份额占比更是高达57%。

“对商家来讲,你只强调积极的一面就显得有点伪善了。”全国政协委员、中央电视台纪录频道导演王建国说。

在游戏成瘾的舆论上,如何划定责任的争论一直没有停止过。

近日,世界卫生组织发布了第11版《国际疾病分类》(ICD-11),其中新增了游戏障碍的诊断分类。与游戏障碍并列的,还有诸如合成毒品、酒精、烟草等具备成瘾性的物品。

这立刻引起了游戏业界的反击。一些从业者发出了“沉迷游戏跟沉迷电影没有本质的区别”“游戏无罪”的声音。

“他们并非对游戏成瘾造成的伤害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而是这些伤害是否是游戏造成的无法得到法律和医学的证据。”在张晓玲看来,这也是很多游戏公司有恃无恐的原因。

实际上,早在十几年前,就有人曾经发起过一场公益诉讼,但是以失败告终。2004年12月,天津市塘沽区13岁男孩张潇艺因沉迷于网络游戏不能自拔,从24层高的楼顶上跳楼自尽。“保护网瘾少年大行动”的发起者张春良代张潇艺父母将诉状递交到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准备起诉张潇艺死前在网吧所玩游戏的开发商。最后,官司以失败告终。

法律上要讲究因果关系,不法行为要和侵害结果之间存在因果推导关系。而游戏沉迷和少年之死之间的因果推定很难建立起来。

同样的问题,14年后的今天,张晓玲同样遭遇到。张晓玲说:“在司法鉴定方面,目前国内并没有此类游戏致残鉴定的标准和先例,要证明定残和游戏沉迷之间的必然联系也是非常渺茫的。”

张晓玲建议,未来国家应该设立专门的针对游戏的定残机构,制定定残标准(综合游戏的防沉迷系统、游戏内容等)。在纠纷解决过程中,实际用户可以申请对该游戏进行定残。定残后,游戏运营商及开发者需要根据游戏最终被确定的缺陷等级,向实际用户赔偿。

实际上,从一开始,这就是一场胜率很低的“战争”,尽管每天都能接到心碎家长的电话,但是目前委托张晓玲进行诉讼代理的只有几十个,因为一旦牵涉到了诉讼,就必须实名,家长担心孩子的隐私泄露,招致更多的白眼。

如何证明在线时间,也是一个艰难任务。张晓玲接手过一起家长向游戏公司索赔的案件,这个沉迷游戏的男孩几乎将整个青春都耗在游戏里,每天在线十几个小时,但是在诉讼期间,男孩的游戏时间却被游戏公司轻易地在系统中抹掉。

“游戏数据存在被篡改的可能,但是有一种东西却很难被篡改。”终于,张晓玲找到了反击游戏公司的武器——游戏充值。每当出现有小学生拿家长手机玩游戏充钱的新闻,总会有人问张晓玲,未成年人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所以他的充值行为无效,游戏公司应该将充值的钱退回。“确实如此,但是现实中却很难实现。”张晓玲说。

根据我国《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第20条规定:不得向未成年人提供交易服务。所以,小学生的充值行为,肯定是无效的。“但是如何证明这钱是孩子充的呢?因为孩子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那么作为孩子的监护人,你要证明孩子在玩游戏充钱的时候,你不在场。同时还要证明,你的手机使用和充值,都是由未成年人实施的。”张晓玲说。

[责任编辑:张雪媛]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凤凰中韩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